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B站走“红”

如今B站一直在做的,或许就是变得更为大众,取下固定的标签只保留“年轻人平台”这一特征。

文丨同相 指月

可还记得就在半年前左右,哔哩哔哩和主流媒体搭边的新闻还是“APP下架”、“央视点名”、“内容整改”这些难堪往事?

2月22日,在中国宋庆龄基金会人民日报媒体公益专项基金启动仪式现场,哔哩哔哩(以下简称B站)荣获由中国宋庆龄基金会、人民日报全国党媒信息公共平台分别授予的荣誉证书及“2018年度优秀合作单位”奖项。

2月23日,“2018中国文化产业年度人物”揭晓,B站董事长兼CEO陈睿与华夏电影发行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傅若清、腾讯音乐娱乐集团CEO彭迦信、北京文化董事长宋歌等10人一起获得“中国文化产业年度人物”奖项。

B站的决心,不仅仅体现在2月28日公布的年报数据之上。调整业务收入比例,和腾讯、阿里两边合作左右逢源,迈向月活用户过亿的门槛,除了这些业务运作上的成熟之外,B站在企业形象、文化上也变得更加成熟。

慢慢的,至少在许多“ACG圈外人”眼里,B站已经撕下了“圈地自萌”的小众文化标签,它不再只属于ACG、宅文化等某几个领域,而是想做新一代年轻人即“Z世代”的代言者。

想要成为平台级的存在,就必须被主流文化所接受认可。

从“下架”到嘉奖B站越来越主流

虽然在此前B站就以《我在故宫修文物》这样的国粹纪录片表达了弘扬传统价值观的方向,但B站彻底抛开种种负面标签走向主流的转折点,或许是2018年9月10日与人民日报的战略合作协议签订。有媒体以“党报遇到二次元”的标题来形容此次事件,可见其破天荒的程度,这次合作或许也稳定了当时饱经风雨的B站——

2018年7月26日至8月25日一个月间,B站App被网信办等六部门要求多家安卓应用市场下架惩罚。8月2日,文化部也开展专项查处工作,对以B站为首的27家网站严查含有低俗内容的网络文化产品,下线近千条违规动漫视频,超过100部漫画作品,以及超过4600首网络音乐。

而App解封上架后直到当下,B站再也没有出现类似严重的负面新闻了。相反,我们看到以CEO陈睿为主B站头面人物不断在主流发声,为国产原创内容、年轻群体的爱国情怀等等正能量点赞发声。

11月,陈睿先是为改革开放40年“生逢1978,我的故事”亲自撰稿发文,讲述了自己创业的历程和B站的发展上市:“中国的年轻一代已经成为被世界资本市场所关注的力量。”

在11月底的第六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上,陈睿在演讲中提到:“我希望B站能够服务于这一代的年轻人,丰富他们的文化生活,我相信这一代人将诞生出世界级的创作者,让中国不仅成为全世界最大的文化消费国,也成为最大的内容生产国和文化输出国。”

B站的官方活动也越来越高大上:

2018年B站用首页的很大版面推出“年度弹幕”总结,特别引人注意的并非是“真实”这个年度弹幕词,而是B站与中国社科院的合作,年度弹幕评审委员会专家之一,中国社会科学院辞书编纂研究中心副主任储泽祥解释说,“‘真实’有三层意思:与现实相符,与认知相符,与心意相符。”

1月26日的首届BILIBILI POWER UP年度颁奖典礼上,B站甚至邀请到了唐国强本人到现场颁奖,不止于此,当代著名筝乐大师王天一,中国舞蹈家协会副主席、上海舞蹈家协会常务理事张玉照等人也成为颁奖嘉宾阵容之一。

再加上春节后的“2018年度优秀合作单位”和“2018中国文化产业年度人物”,说B站已经成功融入主流,应该没有什么疑问了。

抓住年轻群体B站不需要太多标签

B站这大半年的发展过程说起来简单,实际上却是步步荆棘。游戏一直是B站的收入支柱,而2018年整个游戏产业的大环境可谓是极差:版号停发大半年,游戏业寒冬原本就不利于B站开展新游戏项目,而当家花旦《FGO》又在这一年出现9周年这样的恶性危机,最后陈睿出面自掏200万致歉。

另一边,包括游戏、视频产业在内的资本市场都在2018年经历了生死之际的危难。在这个夹缝之中,视频平台则纷纷大举发展付费会员业务,B站同样也有这样的趋势,而大量的内容投入、越来越低的付费会员单价却是不可避免的,加剧亏损是常见情况。

因此,B站四季报的成绩单已经颇具亮点,可以看到B站自上市之后的改变步伐并未因为大环境而停滞。此前,围绕在B站营业方面的问题主要在商业变现单一上——在2018年的上市招股书中显示,其2017年手游收入占比超过83%,非游戏收入仅有约16%,而游戏业务又多集中在《FGO》这一款游戏上,因此游戏收入占比成为此后投资者关注的焦点。

一年过后,四季报显示,B站当季游戏收入、非游戏收入分别为7.1亿元、4.4亿元,非游戏收入已经占到38%。崛起的业务收入主要来源于广告业务和直播及增值服务业务,四季报广告业务营收达1.6亿元,同比增长高达302%;直播及增值服务业务营收2.02亿元,同比增长276%。

月均活跃用户达到9280万,离1亿门槛仅一步之遥,用户平均时长、日均视频播放量、互动数、正式会员数量均保持了高速增长。先后接受腾讯、阿里巴巴的投资也从内容、电商变现两端支撑了公司发展。

如果说商业化上的稳健让B站在业绩上具备相当可观的未来,那么走“红”的结果可以说解决了B站的“原罪”问题。弹幕网站的鼻祖毕竟是niconico,诞生于日本宅文化,与ACG密不可分。弹幕网站诞生的环境文化正是互联网发展最为混乱快速的时间段,早期的A、B站充满了各种搬运而来的节目、电影、国内外剧集,鬼畜等二次创作也是野蛮生长。并且因为早期成为正式会员的高门槛,B站自然被打上了二次元和小众的标签,也成为早期发展的基础。

而如今B站一直在做的,或许就是变得更为大众,取下固定的标签而只保留“年轻人平台”这一特征——只要新一代年轻人是正能量的,那么B站也将是充满希望的。

正如财报电话会议上陈睿回答分析师提问:“我认为中国的年轻人对内容的需求会越来越多,而且对内容品质的需求也是消费升级的,所以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会成为我们的用户。其实从我们过去半年的新用户数据分析来看,无论是来自一二线城市的,还是来自二线城市以下的,用户都在变多,然后来自二线城市以下的用户的增长速度回更快。我觉得这个形势在未来几年还会持续。”

至于如何用稳定的社区文化留住各个垂直领域爱好者,B站或许寄望于智能推荐分发来满足不同用户的需求。“我们在产品设计时,也会整个社区体现去中心化的特质,不同的用户看到的是不同的哔哩哔哩内容,每个人在哔哩哔哩的页面上看到的都是自己感兴趣的内容。”陈睿说。

这个“去中心化的社区”是否真的能满足新老用户的需求,那就是另一个层面的问题了。B站在走“红”的过程中,大概也不得不丢掉了一些东西吧。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