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斯德哥尔摩48 小时 | 瑞典人的好品位是如何养成的

瑞典人有天生的好品味,大概是没什么机会看到丑的东西。

记者 | 李烨

我们的飞机追着夕阳跑了不知多少小时,在下午四点多降落在斯德哥尔摩阿兰达机场,但窗外已经是浓稠的墨蓝色。俯瞰下去,被一片雪白覆盖的城市朦胧静谧,人字形屋顶和彩色外墙装饰的建筑疏疏落落,所有窗户都透出暖黄色的光,星星点点氤氲成一片,不远处有一辆火车,安静地从画面中间驶过。这是七千公里另一头喧嚣庞大、灯火通明的城市无法拥有的景致,也是斯德哥尔摩给我的初印象 —— 一个童话。

图片提供 / visitstockholm

身处北极圈内,奇异的风光和成群的岛屿让瑞典人对自然拥有天然的亲近,斯德哥尔摩更是在不短的历史中幸运地躲过了所有战乱,让整座城市的中世纪建筑得以完好留存,并陆续建造了近百座博物馆和美术馆。这种种得天独厚的优势让同行的媒体编辑笑称:“瑞典人有天生的好品味,大概是没什么机会看到丑的东西。” 

诚然,一座城市可以如同哈瓦那一样颓败与华美并存;可以如纽约一样,充满生生不息的欲望与活力;或者可以像巴黎一样潮湿暧昧,万种风情。而斯德哥尔摩的气质是怎样的,风靡全球的 “北欧风格” 又是如何养成?在 48 小时密集的行程里,我想每个人都有了自己的答案。

摄影 / 李烨

从机场到酒店的路上,除了厚重的积雪,让人无法忽略的是路边大片的树木 ——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这些高挺、纤细的北欧树木始终是城市里不可或缺的景致,在极夜墨蓝色的天空之下以奇异的姿态伸向远处。

摄影 / 李烨

但身处漫长黑夜之中的斯德哥尔摩人更渴望延长光照时间,所以这里的餐厅、咖啡厅许多都会在店铺外面加盖一间通体透明的玻璃“阳光房”,日落之后点上蜡烛,在老城区中世纪建筑群映衬之下愈发显得古典浪漫。位于老城区市中心的 HOTEL DEPLOMAT 艺术酒店也属此列,但它给人的惊喜远不止于此。

这栋 1966 年改建、开业的酒店前身是一栋拥有“新艺术运动”建筑风格的、真正的宫殿,这一点从大堂的装饰色调、繁复华丽的玻璃窗、红色地毯铺就的旋转楼梯和雕花装饰的古董电梯便可见一斑。

摄影 / 李烨

酒店的经营者 Malmström 家族不但完好地保存了宫殿原有的建筑风格,出于对艺术的热爱,还在走廊、餐厅等公共空间增添了家族收藏的瑞典艺术家作品,与客房内的当代斯堪的纳维亚风格一同和历史产生对话。

图片提供 / 酒店官网

摄影 / 李烨

            

图片提供 / visitstockholm

精品酒店Miss Clara的前身是一座20世纪的学校,酒店名字也来自于前任女校长,由建筑工作室Wingårdhs设计完成,保持镶木地板和拱形窗户这些具有年代感的设计元素之外,内部以当代斯堪的纳维亚风格家具进行填充。

https://missclarahotel.com/

At Six 是由废弃的银行总部大楼改建而成的艺术酒店,由 Universal Design Studio 完成全部设计。酒店内随处可见风格鲜明的绘画、雕塑、装置等等艺术作品。

https://hotelatsix.com/

 

图片来自官网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把逛博物馆当作了解一座城市、一个国家的入口,通过集中记载的文明成就领略目的地的人文魅力。在并不短暂的历史当中躲过所有战乱的斯德哥尔摩更是幸运地拥有近百座博物馆和美术馆,而我们有幸成为修缮五年后重新开放的瑞典国家博物馆前几批参观者之一。

图片来自网络

瑞典国家博物馆的翻新由当地建筑工作室 Wingårdhs & Wikerstål Arkitekter 和德国建筑师 FriedrichAugustStüler 合作完成,除了新增的雕塑展厅之外,还在公共空间常年展出 82 件当代斯堪的纳维亚风格的作品 —— 包括家具、灯具、餐具、纺织品等等。

图片来自网络

除了收藏伦勃朗画作以及其他重要艺术品和雕塑作品的画廊空间外,还有一个餐厅和咖啡厅,提供正宗的瑞典菜,可以在看完展之后吃个午饭。

图片来自官网
摄影/李烨

 

摄影 / 李烨

漫步也许是感受一座城市最好的方式,如同波德莱尔笔下的的巴黎,冬日午后的斯德哥尔摩同样是漫步者的天堂。在老城区鳞次栉比的中世纪建筑群之外,新增的公共设施 —— 例如广场中心的聚会地点大“蘑菇”Svampen也值得体验,运气好的话,还能遇到正好路过的皇家马队。

摄影 / Hannes R
摄影/李烨

斯德哥尔摩的地铁号称是世界上最长的艺术博物馆,这个全长为108公里的地铁网络包涵一百多个地铁站,而每个站台的墙壁和大厅则像是天然开凿的“洞穴”,遍布艺术家的墙绘作品。

图片提供 / visitstockholm

自1957年以来,艺术家在新车站建成后发挥了关键作用,所以在斯德哥尔摩的地铁上度过一天基本上就像参观世界上最长的艺术展览一样。

 

摄影/李烨

作为北欧五国中与丹麦比肩的设计重镇担当,斯德哥尔摩随便一条小巷子里都藏着几家让人无法移步的设计品商店,展厅设计也十分考究。1927年开业至今的 Svenskt Tenn 则是其中率先尝试将家具商店、展厅和餐厅进行融合的典范。

摄影/李烨

图片来自官网

上下两层空间经过重新装修之后,店主从全球挑选的家具、灯具和印花面料以更加场景化的方式分别陈列。二层的茶室则接受早茶、下午茶的全天预订,在正宗的瑞典美食之外,也让客人们对店里的家具和器皿有了最直观的体验。

图片来自官网

喝茶时大家都爱不释手的玻璃烛台就是意大利设计师 Luca Nichetto 的新作品,全系列作品也同期在一层展厅展出。

摄影 / 李烨

www.svenskttenn.se 

 

图片来自斯德哥尔摩设计周官网

北欧五国的木制家具是全球家具的典范,而每年年初在瑞典斯德哥尔摩举办的斯德哥尔摩家具 & 照明展( Stockholm Furniture & Light Fair)则是斯堪的纳维亚地区最大的设计活动,参展品牌超过 80% 都来自北欧地区,是米兰设计周之外欧洲最重要的设计展。

图片来自斯德哥尔摩设计周官网

在斯德哥尔摩家具与照明展上,除了可以见到北欧设计史中的数款经典作品,还有许多小范围进入中国市场,或以家族方式经营的手工家具品牌。

图片来自斯德哥尔摩设计周官网
摄影/李烨

相比米兰家具展、巴黎家饰展等大型展览,斯德哥尔摩家具与照明展的体量又刚刚好大半天就可以逛完,三个展厅的品牌集中了北欧五国的精选作品,针对新人设计师的 “Green House”更加轻松有趣、充满惊喜,比如下面这个用按扣就可以组装完成的水母灯(来自日本设计工作室 eau)就是今年Greenhouse人气很旺的一款作品。

摄影/李烨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的荣誉嘉宾 —— 来自中国如恩设计的胡如珊女士(Rossana Hu)和郭锡恩(Lyndon Neri)在展厅的大厅中央以“折叠乡村”为主题设计完成了以中国乡村发展变迁为主题的装置作品。

图片来自斯德哥尔摩设计周官网

 

图片来自FOGIA 官网

设计周期间,除了主展馆的家具&照明展,许多base在斯德哥尔摩的设计工作室、展厅和概念店都会对外开放参观、交流,或是举行小型的发布会和Party,通常也都会准备各式各样的点心、火腿等简餐和葡萄酒。距离展馆不算太远的 FOGIA 概念店则可以提前预定晚餐,在 1200 平方米的空间里逛吃。

图片来自FOGIA 官网

这个上下两层的空间由废弃的造船厂改建而成,浓重的工业气质、裸露的管道之下, FOGIA 用不同作品围合成一个个不同氛围的家庭空间。一层展厅的尽头便是专门辟出来的用餐空间,可在一天的看展结束后来这里歇歇脚,稍作休息。

 

摄影/李烨

BAKER'S HOUSE 任何一个角度看过去都拥有古典油画才有的浓稠色调,这栋 19 世纪的私人别墅至今也只接受小范围的预约参观。作为当红设计组合 Färg&Blanche 新系列的展示空间,BAKER'S HOUSE 是法国出生的Emma Marga Blanche 曾祖父的私人住所。

图片来自 Färg&Blanche 官网

摄影 / 李烨

两位设计师将新近完成的作品布置在不同房间中,难得的是,时间跨度带来的壁垒在这里自然消弭,造型柔软的皮革椅子、“流动”的烛台和云彩一样的地灯都像是原本就属于这间老宅的物件,丝毫不觉违和。

摄影 / 李烨

离开 BAKER'S HOUSE ,仿佛是从中世纪的油画中抽身。据说两位设计师的祖母至今还住在楼上的房间里,尽管壁炉上摆满了她年轻时的照片,我还是忍不住想象她现在的模样:

是否如同这座城市一样,

生于奇异的天光水色之中,

坐拥自然和艺术的馈赠,

在动荡的历史中躲过战乱与风霜,

直到美感成为一种日常。

 

排版/设计:mimimi_ 

实习生:AZ 

图片来源:记者拍摄、官网、visitstockholm、Hannes R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