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迷妹来救音乐剧?

能解救音乐市场的,可能也只有饭圈女孩了。

文|娱乐硬糖 叶春池

编辑|李春晖

在这个万物皆可饭圈的时代,追星女孩永不停业,海纳百川。

躲得过朱一龙,躲不过张云雷;躲得过张云雷,也躲不过郑云龙。新晋几大迷妹群体里,粉“梅溪湖36子”的梅溪湖女孩们必须有姓名。相声成功偶像化之后,音乐剧也在偶像化的边缘不断试探。

作为梅溪湖女孩的入坑之作,湖南卫视声乐竞演类综艺《声入人心》在豆瓣获得了9.2的高分;“声入人心男团”更以超高人气登上新一季《歌手》;“梅溪湖36子”组成不同的小分队,在各大卫视春晚及元宵晚会抢尽风头;郑云龙、阿云嘎的“云次方”CP更是蝉联CP榜第一名。

打榜、应援、安利,“声入人心男团”俨然成为炙手可热的新晋流量。

追星女孩从不用爱发电,真爱就必须真金白银。郑云龙主演的音乐剧《谋杀歌谣》,门票开售即售罄。与一月份的最高票价260元相比,3月的这场票价飙升,最高票价为880元。这种情况在整个音乐剧市场上,也可以说是独一份了。

从德云女孩到梅溪湖女孩,迷妹们追星的套路都大同小异,被吸引的标准也都差不多——始于颜值,陷于才华,忠于人品。

同样,作为两个团体里的流量担当,张云雷和郑云龙的走红路线也基本一致——长得不错,很有才华,自带CP基因,还有丰富曲折又励志的人生经历,刻画出了一套标准的走红模版。

不过,相比相声的大众热度,音乐剧距离真正出圈还有一定差距。毕竟,音乐剧的欣赏门槛相对较高,“梅溪湖36子”凭一己之力也很难拯救整个音乐剧市场。

说得再热闹,现在火的也只是几个“郑云龙”,而不是音乐剧本身。

走下神坛的全新人设

《声入人心》一开局,就用“新美声”瓦解了很多人心中“唱美声的都是帕瓦罗蒂型”的刻板印象,带给了观众太多惊喜。话说回来,当初张云雷能够爆火,靠的也是“相声圈第一帅”的标签。

36个人的平均身高达到了183cm,大长腿不说,颜值也是比肩《偶像练习生》的标准。不过硬糖君公允的说,音乐剧才子们本身长得不差,但真要靠颜值吸粉,还是少不了芒果台tony老师们的“妙手回春”。

芒果台的tony老师们在江湖上向来留有传说,不知挽救过多少杀马特中二少年。而“梅溪湖36子”虽然颜好腿长,但之前的造型也是一言难尽。用粉丝的话来说:头发瞎留,衣服瞎穿。

阿云嘎本来就五官突出,有着内蒙汉子的独特魅力。不过国内的综艺也不是每个都适合他,比如在《中国正在听》里的阿云嘎。嘎子哥,答应我,放弃沉重的斜刘海好么。原本优秀的五官被刘海遮住,简直暴遣天物。

蔡程昱下了《声入人心》的舞台去拍杂志,被网友调侃是“地主家的傻儿子”。舞台上的他光芒四射,杂志上的他让人一夜梦回非主流时代。参差不齐的狗啃刘海,长到及肩的头发,蔡蔡你要是被理发师绑架了就眨眨眼睛。

其他像李琦、周深之前也都是貌不惊人。谁知换个发型,再加上打光和滤镜,分分钟也可以靠脸吃饭了。

始于颜值之后,粉丝们就开始迷恋人设了。即便随立随崩,但立人设仍然是娱乐圈迈不过的一道坎。无论是相声演员还是音乐剧演员,想圈粉还是立个讨巧的人设。相声演员普遍“骚浪贱”,而一向在神坛之上的音乐剧演员,则钟情于反差人设。

梅溪湖36子声部齐全,修养在线,人前典雅庄重,私底下却常常放飞自我,展现“沙雕”本性,简直是股可爱的“泥石流”。

郑云龙在舞台上端着高冷王子范儿,私底下却是个爱搞怪的“表情包”、“光头强”。台上还在深情款款地唱着歌,台下自拍却七扭八歪。反差大到粉丝都想问:“不好意思,你是谁??”

翻看其他选手们的微博,发现既定印象里的高冷人设都崩得厉害,自黑、话痨、互黑,非常放飞自我。

而且,梅溪湖36子的料根本不用粉丝费劲心思去挖,他们擅长自曝。像没有灵魂的蔡巧儿蔡尧同学,他的日记不仅很感人,也是真的藏不住秘密。一句“嫂子真漂亮”就爆料了李琦有女朋友的事,还爆料了张超从高中开始就用pola、吃鹌鹑蛋不吐壳等趣事。

好看的皮囊配上有趣的灵魂,再加上高大上的才艺和接地气的人设,自然吸引了饭圈女孩的注意。

大型嗑CP现场

《声入人心》前几期节目给人的观感是“用偶像练习生的方式打开青歌赛”;中间几期则变成了“大型音乐剧广告宣传番”;而在最后几期中,前面建立的观感完全被推翻,选手之间的CP占据了社交媒体对节目的讨论主题。

时至今日,嗑CP早已成为助推影视内容或明星出圈的强有力因素。德云社能够迅速出圈,也少不了粉丝对各种官配、邪教CP的关注。组CP不仅能增加明星的记忆点,更能轻松让粉丝真情实感,顺便感慨一下团魂。

跟德云社的各路CP一样,梅溪湖36子也有着数不过来的CP。有时候,还真不怪追星女孩腐眼看人基,一堆男孩子的情谊也太容易引粉丝遐想。

粉丝还特别乐于给CP起名,云次方、深呼晰、大小凡高、正主疯狂上分的凯迪拉克、上音三角……搞不搞的另说,必须要先有姓名。有了响亮的名字,cp就成功了一半。

节目刚播出时,为了争首席,36子把比赛演出了偶像剧的效果。什么“我就一直在等你来呢”“我的梦想就带你实现梦想”“我的心不仅被打开,还被反锁了”,各路让人羞耻的霸道总裁标准台词,也是随口就来。

节目结束之后,各组CP完全没有停止秀恩爱。其中“云次方”可以说是成功出圈,成了热搜的常客。

北舞伉俪阿云嘎和郑云龙,曾经在《吉屋出租》里爱得那么深爱得那么认真,毕业后却为了生活和梦想各奔东西。郑云龙坚持在音乐剧表演的第一线,嘎子哥串场各类综艺。两人在《声入人心》里再次联手,时不时亲密互动。连作家辛夷坞都成功入坑,想要给三星堆堆主和草原小甜心写10万字同人文。

而嗑CP到一定程度,粉丝们就会变得非常博爱,开始变成团粉。这个时候,一点点的团魂都能让粉丝热血沸腾,顺带粉上越来越多的成员。“声入人心”男团参加《歌手》,其他选手纷纷微博转发,强势互动,这糖就够粉丝嗑一个星期了。

始于颜值,陷于才华之后,粉丝们有了更高的追求,就是忠于人品。像德云社的粉丝,一开始只是欣赏相声演员的才华和搞笑,了解之后才发现,从郭德纲到张云雷,大家的辛酸史一把一把的,让粉丝心疼的同时更加敬佩他们对传统文化的坚持。

这点上,梅溪湖36子更是如此。比起相声,音乐剧更加小众,也难怪主演的音乐剧票秒空的时候,郑云龙感慨“这一分钟,我等了十年”。还在坚持音乐剧事业的人,或多或少都有这样的辛酸史,这种经历也更加完善和丰满了他们的人设。

粉丝经济失灵了吗?

上综艺、拍杂志、走红毯,“郑云龙”们火了吗?火了!音乐剧市场被关注了吗?关注了!那粉丝能拯救音乐剧市场吗?不一定……

被饭圈文化侵袭的音乐剧,这些梅溪湖女孩和传统音乐剧观众,早已不是同一群人。她们口中的“剧场见”并非一句空话,毕竟连如此小众的《谋杀歌谣》都能卖到880一张票。但根据“本质全网追星女孩300人”定律来看,梅溪湖女孩与之前的镇魂女孩、德云女孩,很大程度是同一批人。而热度能维持多久,还是一个未知数。

音乐剧和相声、影视剧这类通俗文化不同,自带高雅属性。《声入人心》作为综艺节目将受众下沉,将一种高级的文化形式以一种更加大众化的方式向下倾斜。但音乐剧的特征在于掌握了一部分高级音乐形式的稀缺性,因此它的边际效用很高;而越大众的文化,边际效用越低,甚至趋近于零,这会打破这种稀缺性。

《声入人心》作为一档综艺节目是成功的,将音乐剧与男团偶像选秀相结合,在专业性与偶像性上找到平衡。选出“美声流量”,这样确实更符合普罗大众的审美与喜好,但在音乐剧的普及上,或许并没有太大效果。

梅溪湖36子在公开场合表演的时候,也基本没有演绎过真正的音乐剧,都是一些《嘴巴嘟嘟》之类的流行洗脑神曲。当一种高级文化想通过下沉的方式扩大受众群,行业内人士难免忧心忡忡。

虽然现在因为郑云龙的影响力,饭圈女孩儿们即使看不懂,也仍然愿意为音乐剧买单。但这个钱她们是花给郑云龙的,而不是音乐剧本身。

参加《歌手》的时候,声入人心男团的演绎也没有百试百灵,大众对这种音乐形式的接受度还有待提高。接下来,对梅溪湖36子来说,要想走得更远,既要考虑如何呈现出更丰富且多维度的表达,也要去真正理解并拥抱流行。

毕竟,虽然饭圈女孩能不能解救音乐剧市场还是个未知数。但能解救音乐市场的,可能也只有饭圈女孩了。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