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要步叙利亚后尘?老总统执政20年的阿尔及利亚发生了什么

“内战”是这个国家的人民心中最敏感的话题。

3月8日,阿尔及利亚阿尔及尔,示威者参加抗议活动,抗议总统布特弗利卡再次寻求连任。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钱伯彦

当地时间3月8日中午,数万名愤怒的抗议者再次走上阿尔及利亚首都阿尔及尔的街头,要求已经连续执政达20年的82岁总统布特弗利卡立即下台,这也是一个月以来这个北非国家第三次爆发大规模游行示威。

伴随着当地政治局势的持续紧张以及安全形势的迅速恶化,中国驻当地使馆此前已发布了在该国注意安全的提醒。

阿尔及利亚动荡局势的导火索发生在2月11日。当晚,关于布特弗利卡将于4月18日总统大选上寻求第五个总统任期的消息,在阿尔及利亚国内各大媒体上不胫而走。不满的情绪迅速在阿尔及利亚国内蔓延开来。2月22日星期五,是穆斯林的聚礼日(主麻日),下午15点的集体礼拜结束之后,数千名虔诚的信徒变成了数千名愤怒的抗议者,从各大清真寺涌上了首都街头,拉开了抗议潮的序幕。

尽管当天的抗议活动声势浩大,但是由于阿尔及利亚政府施压,阿所有媒体都被禁止报道一切与抗议相关的新闻,此次游行示威并未得到国际社会太多的关注。不过,这层窗户纸最终还是在2月28日被捅破,当天数百名记者走上街头,抗议政府机构对于新闻的严格管控。

此举遭到了警方的强力干预。据法新社记者报道,至少有十余名阿尔及利亚同事被警方带走。随着法新社的广泛报道,事件立刻在前宗主国法国和当地社交媒体上发酵,巴黎和马赛的阿尔及利亚社区都组织了游行声援地中海彼岸同胞的游行,阿尔及利亚国内更是通过社交媒体酝酿着一场更大的风暴。

3月1日,又是一个聚礼日,更大规模的游行示威爆发了。近万名抗议者走上了首都阿尔及尔和奥兰、君士坦丁、安纳巴等各大城市的街头,而上次阿尔及利亚爆发如此规模的抗议潮还是在2011年的“阿拉伯之春”。

游行示威的反对者和警方并未爆发大规模暴力冲突。

 “20年,够了!”“布特弗利卡,下台!”……在抗议者看来,第五次参选总统是布特弗利卡的阴谋。当天政府在阿尔及尔的中央广场上布置了大量警力,并在夜里与试图冲击总统府花园的抗议人群发生了冲突,警方动用了催泪瓦斯和高压水枪,并最终导致了180余人受伤,其中1人因心肌梗塞死亡,另有45人被逮捕。所幸的是,当天的冲突并没有演变为大规模的暴力活动

抗议者的队伍中还出现了不少阿尔及利亚异见领袖的身影,包括阿尔及利亚独立战争英雄贾米拉·布希莱德(Djamila Bouhired)、前总理阿里·本弗利斯(Ali Benflis)以及大作家卡迈勒·达乌德(Kamel Daoud)在内的多位著名人士都发声力挺抗议者队伍。在2014年总统大选中败于布特弗利卡的阿里·本弗利斯更是称前者为“阿尔及利亚人民的耻辱”,并指责他在当年的大选中涉嫌舞弊。

彭博新闻社报道称,布特弗利卡目前正在日内瓦的医院里进行“常规医疗检查”。面对着巨大的压力,已入耄耋之年的布特弗利卡似乎决定向抗议者让步。3月3日,阿尔及利亚国家电视台宣读了一封布特弗利卡的公开信,在信中,布特弗利卡承诺若再次当选,他不会干完第五个总统任期,并将提前举行新一届总统大选,他本人不会再次参选。

此外,据阿尔及利亚新闻社APS报道,布特弗利卡还同意组建一个国民会议,就政治和经济改革等议题展开辩论,并在会议上确定提前大举的具体日期。尽管布特弗利卡的公开信中并未提及下一次总统大选的具体时间点,但据其竞选经理透露,时间定于一年之内。

但这些让步显然并不足以平息众怒,在反对者看来,这不过是布特弗利卡的惺惺作态和缓兵之计。一方面,就在布特弗利卡的公开信被披露的同时,布特弗利卡就向竞选委员会递交了所有竞选材料,此时距离报名截止时间仅剩数个小时。另一方面,“放弃第六个总统任期”的所谓让步,在许多人看来根本就是空头支票,因为几乎没有人相信健康状况极为糟糕的布特弗利卡能够活到87岁。

自从2013年中风以来,布特弗利卡出行就必须依靠轮椅,此后六年间除了发表过一次公开讲话之外,他甚少抛头露面,2017年之后更是因身体原因多次取消了他国元首的国事访问。尽管他的画像遍布阿尔及利亚各大城市的街头巷尾,但他却是所有政府公开会议的缺席常客。由于布特弗利卡在最后一次公开演讲中甚至无法拿稳演讲稿,有不少人猜测,布特弗利卡目前可能已经不具备言语能力。也正因如此,在3月1日政治局势恶化之后,布特弗利卡也仅选择了通过公开信的方式与抗议者进行对话。

布特弗利卡上次出现在公众场合还是在2017年5月的议会选举。

至于布特弗利卡的实际健康状况,则是阿尔及利亚的国家机密。在游行示威大爆发的三月第一个周末,布特弗利卡本人并不在国内,而是在日内瓦大学附属医院度过了82岁生日。据阿尔及利亚政府的官方信息,布特弗利卡日内瓦之行的目的是例行体检,至于体检结果以及他将何时归国,则无从知晓。

布特弗利卡糟糕又神秘的身体状况也是反对者攻击得最为激烈的地方,多数反对者认定布特弗利卡已经无力担任总统之职,更怀疑他目前仅是军方大佬以及其所在政党民族解放阵线(FLN)的提线木偶。相比于布特弗利卡已经成了千夫所指,背后的实际掌权者却依然隐姓埋名藏于黑暗之中,即便是愤怒的阿尔及利亚抗议者们也只能笼统地称其为“当权者”(le pouvoir)。

不过,即便目前形势对于布特弗利卡来说已是风声鹤唳,他寻求第五任任期却并非毫无希望。

作为阿尔及利亚独立战争时期的老兵,布特弗利卡一直以来都享有战争英雄、民族英雄的巨大声望。在历时11年的阿尔及利亚惨烈内战结束之后,代表着阿尔及利亚军方——这个内战胜利者利益的布特弗利卡更是大赦天下,对战败的伊斯兰拯救军以及其他伊斯兰武装组织成员既往不咎,最终成为能够再次凝聚这个国家的象征人物。在其于1999年首次当选总统之后,推行的五年经济计划更是复苏了百废待兴的国家经济。

凭借着个人魅力、威权体制、军队以及民族解放阵线的支持,布特弗利卡此后又分别于2004年、2009年和2014年轻松获得连任。跟据官方数据,布特弗利卡在最近的2014年大选时轻松拿到了81.5%的选票——这还不要说由于身体原因,他本人在整个竞选期间中一次也未曾露脸。

此外,街头的抗议者宣泄着对总统的不满,却不意味着抗议者愿意投票给任何一个在野党。在极其强势的民族解放阵线的阴影下,阿尔及利亚的反对党过于弱势且四分五裂,既没有出现政党联盟也没有摆得上台面的领袖人物。事实上,街头群众也的确没有推举出任何牌面人物来替代布特弗利卡。

布特弗利卡最后的杀手锏就是人民心中的恐惧。在3月1日大游行当天,作家卡迈勒·达乌德撰文声援抗议者:“阿尔及利亚人民已经打碎了恐惧的高墙。”达乌德的说法也许过于乐观了。因为这份恐惧不是出于对威权的恐惧,而是对造成了十余万人死亡的残酷内战的恐惧。

此前,阿尔及利亚总理艾哈迈德·乌叶海亚(Ahmed Ouyahia)就警告街头抗议者,如果事态继续恶化,阿尔及利亚将会变成下一个叙利亚。而内战这个词,正是这个国家的人民心中最敏感的话题。1991年底,伊斯兰拯救阵线党在第一届国家大会选举中大获全胜。之后,军队掌控的政府以“伊斯兰政党终将破坏民主”为由单方面取消了选举,并成立了军政府,就此拉开了长达11年的内战的序幕。

与内战所代表的混乱、残酷相反,布特弗利卡这个名字本身在阿尔及利亚上层仍被视为稳定的象征

也许正是出于对内战的恐惧和痛苦记忆,相比于其他北非阿拉伯国家,阿尔及利亚出现大规模游行示威的次数较少。即便是在2011年的阿拉伯之春时期,布特弗利卡也通过扩大议会(国民大会)权力以及增发福利涉险过关,并没有像突尼斯和埃及那样发生政权更迭。

阿尔及利亚曾经希望效仿巴西新首都巴西利亚,在沙漠中营造新都布盖祖勒。图源:flickr

尽管如此,与30年前内战爆发前夕不同,现在困扰阿尔及利亚的最大问题不再是宗教问题,而是经济问题。

和其他北非国家一样,目前阿尔及利亚30岁以下的年轻人有三分之一处于失业状态。长期以来,阿尔及利亚都依靠大规模基建和扩大公务员队伍来控制失业率。但是过于依赖石油和天然气出口的财政收入,在2014年国际油价大跌之后就大幅缩水,大规模基建——特别是营建新首都布盖祖勒(Boughezoul)的计划实际上已经流产。

随着布特弗利卡的老迈,以及年轻一代对于内战记忆的逐渐模糊,4月18日总统大选能否像往常一样波澜不惊,将是个巨大的问号。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