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美团2018年报:全年亏损数额巨大,业务增速放缓

美团方面表示,餐饮外卖与到店及酒旅两大业务按合并基准计已录得正的“经调整经营溢利”,这意味着公司主体业务已实现盈利。

图片来源:网络

记者 | 王付娇

2019年3月12日,美团点评公布2018年Q4及全年财报。美团贡献了亏损数额巨大的一年:全年亏损达1155亿元,除了包含1046亿元的可转换可赎回优先股之公允价值变动外,美团全年经营亏损为110.86亿元,同比上升189.7%。

面对这种亏损,我们可以理解为,美团在2018年初收购摩拜单车产生的巨额资金消耗,和在2018年Q4由于外卖笔数的增长带来的人员成本的升高。在评论区里,有用户质疑,如此大额的亏损只有在互联网公司才可能存在。

与此同时,摩拜单车带来的巨额押金数和交易入口,使得美团的现金流相对稳定:截至2018年底,美团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和短期投资合计588.7亿元。这是美团这一庞然大物得以存活的关键。新业务也为美团提供了更健康的营收比例:

在随后的分析师会议上,美团点评CEO王兴和CFO陈少晖对财报进行了解读。期间,分析师尤其强调了和阿里巴巴在外卖、酒旅上的竞争降低了美团的毛利率。而在美团收入最核心的餐饮外卖市场,这种激烈的补贴竞争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仍将继续。

餐饮外卖

2018年,美团外卖的营收贡献已经从去年的63.2%降到了55.6%。整个外卖市场从过去的短期、爆炸式增长,逐步进入到长期、较慢但更为持续的增长。但是在Q4,美团外卖的订单增量在放缓,Q4同比增长只有35%。

从体量上,外卖收入达到110.1亿元,同比增长66%,增速较上季度的85%继续放缓。但是外卖贡献的佣金收入从202.8亿增加到357.2亿,同比增长76.1%。高于了外卖营收的增速。去年,界面新闻曾报道过,美团通过提高商家抽成比例来提高收入,这在财报上有了反应。

对此,CFO陈少晖解释:“美团在Q4有意将商业化率增长放缓,与Q3相比,Q4的外卖业务佣金率有小幅下降。公司并没有刻意提高商业化率。公司关注如何提高交易量,吸收更多商户,所以公司没有道理去提高佣金率。与海外的同行相比,我们的佣金率仍然较低,而且处在健康的水平上,这也是我们保持高速增长的原因。”

2018年Q4,美团提高了补贴比率,来留存高价值用户。

根据王兴的计划,未来美团外卖业务的增长主要靠提高购买频次改善消费场景和需求新供应商。在美团的用户结构中,每年至少点一次的外卖的用户中只有40%每月至少点一次外卖,他们点外卖的频次只占高频用户的1/4,王兴认为,这部分用户群体订外卖的频次仍然有非常大的增长空间。

另一个刺激作用是,美团将提供更加个性化的服务和智能推荐,以刺激再次购买。同时提供请采纳个性化服务和推荐,刺激用户再次购买。在财报中,美团提到,公司的递送系统也将不断进步,降低每单的递送成本。在整个2018年,超过3公里的外卖单量有所提升。

但是,根据见智的数据分析,Q4美团在外卖大战中似乎正在小幅度失去一些市场份额。如果以双方营收计算的市场份额计算,美团的市场份额再下降一个百分点。

此前,摩根大通中国互联网分析师Alex Yao预计,在未来一到两年,美团点评的最重要业务——外卖业务将实现盈利。

Yao将美团的餐饮配送业务分为自主配送(first party)和第三方配送(third party)两部分,其中自主配送占到美团点评配送量的六成左右。Yao指出,由于骑手的劳动成本难以降低,自主配送扭亏转盈的进度将慢于第三方配送,但是美团点评的餐饮配送业务将在2020年底前实现盈利。

酒旅

酒旅是美团已经盈利的项目。2018年Q4,到店、酒店及旅游业务交易金额同比增长11.9%至44.7亿元。营收为45.94亿元,同比增长48.1%,比上季度增速略有提升。

酒店业务是美团外卖业务商业化的一个渠道,2018年90%通过美团预订酒店的用户是既有的外卖用户或者店内消费用户。

其中,国内酒店的预订间夜量由2017年的2.05亿增至2.83亿,同比增长38.5%,平均酒店的价格也在同比稳步增长。同步酒店与其他业务的协同作用是美团2018年的重要课题。

美团强调,美团的酒旅业务与传统的OTA业务有所不同。美团不会为高端酒店预订提供补贴,但可以为酒店预订用户提供额外服务,比如送餐、健身房或其他娱乐服务。

王兴在财报中表示,2018年,美团“Food+Platform”的战略布局为各业务发展持续注入新动力。其中,餐饮外卖市场领导地位持续夯实,尽管业务仍未扭亏,但餐饮外卖与到店及酒旅两大业务按合并基准计已录得正的“经调整经营溢利”,这意味着公司主体业务已实现盈利。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1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