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万达电影重组后,离影视业中的“大而不倒”还差了什么?

万达正处于转型的艰难节点。

文|同相  指月

2019年开春,上证指数久违地回到3000点,今年以来(截至3月11日,下同)上涨了21.38%,资本市场整体有了回暖的趋势。

影视文化传媒板块在经历2018年的寒冬后,同样也在苏醒之中,尤以受科创板、5G等题材影响的公司上涨最快。如奥飞娱乐今年以来上涨了54.06%,电广传媒上涨了31.94%,实控人变更的慈文传媒也上涨了33.7%。

虽然资本市场有回暖迹象,但王健林父子也许并不会太轻松。王思聪创建的熊猫直播在上周宣布破产,曾经杀入直播领域第一集团的品牌如今黯然散场。而另一边拖了一年多的大事——万达影视并入上市公司万达电影的重组计划终于有了实质性进展,获得了证监会有条件通过。

从2016年宣布重组已经过去太长时间,方案也一波三折,从一开始包含传奇影业到剔除、并且全部通过发行股份收购,方案总金额也在经历2018年资本市场整体下滑后有所下降。如今重组已有眉目,万达电影能够如愿成为中国电影产业的“巨无霸”吗?

单银幕产出下滑院线仍在持续洗牌

万达电影2018年业绩快报和2019年2月经营简报都已经披露,称不上乐观。业绩快报显示,万达电影2018年实现营收141亿,同比增长6.59%,实现归母净利润12.9亿,同比下降14.72%。公告称:“主要原因系全国影城和银幕数量保持较快增长,市场竞争加剧,新开影城市场培育期有所延长,影城单银幕产出下降所致。”

3月8日,万达电影公布经营简报显示,2019年2月万达电影实现票房 14.9亿元,观影人次3,034.1万人次。1-2月累计票房21.3亿元,同比下降1.74%,累计观影人次4,516.9万人次,同比下降12.37%。截止2019年2月28日,万达电影拥有已开业直营影院609家,5,387块银幕。

2019年2月的电影市场是一个完整的春节档。根据猫眼专业版数据,2019年2月电影票房共计110.94亿元,较去年同期101.48亿元票房,同比增长9.33%。但春节档七天观影人次同比减少1500万,票价提升成为票房增长动力。

就在观影人次增长停滞的这一年间,包括万达电影、横店影视在内的院线公司却在不断扩张,银幕数量不断增长。据官方数据,2018年全国银幕数量已经超过6万块,增长18.32%——作为对比,2018年全国观影人次增加仅为1.49%。

也就是说,现在的影院扩张速度已经远远超过了观影人群的增长速度。大量的空置银幕必然导致行业洗牌的加速,在这个加速过程中无人能够置身事外,越洗牌,越让头部院线有动力去放弃短期收益争夺占有率。横店影视2018年单银幕产出为101.89万,同比下滑11.1%,就是一个缩影。

因此,短期之内,所有院线公司盈利难度可能会继续加大,如2018年星美院线那样的的关店潮也有可能会再现,横店影视在年报中甚至已经表示2019年会主动关闭5家经营困难的影院。

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观影人群增长速度下滑,影院、银幕数量却不断上升,意味着院线公司彼此竞争走向垂直、精细化。扩张较快院线里,横店影视专注于二三线城市下沉,万达电影则仍然保持着万达影院的高端品牌效应,随着观众对观影体验的需求不断深入细化,万达的院线业务稳定站在前列是没有问题的。

万达院线为市场终端的头部资源,意义远不只于卖票赚吆喝和爆米花赚钱。短期内单银幕产出下降并不会过于影响对万达的未来预期。

上游业务风险巨大万达影视能否完成业绩承诺?

重组标的万达影视是国内大型影视制作公司,主营电影和电视剧制作、游戏运营和发行业务。位于产业链上游的万达影视与主要为院线资源、位于产业链下游的万达电影结合之后,理想情况下未来显然不可限量。

但如果考虑到电影制作、发行业务的不确定性,即使是万达这样等级的巨无霸也不能说稳操胜券。至少从2019年开年至今来说,万达影视的成绩颇有些凄惨——未能参与春节档冠军《流浪地球》的出品或发行,与排名第二的《疯狂的外星人》也没关系,仅仅是参与出品了《熊出没·原始时代》以及《飞驰人生》《廉政风云》的联合出品。

这里面,仅有《熊出没·原始时代》票房略超预期,击败了《小猪佩奇过大年》斩获超7亿元票房,站稳了儿童家长观影市场。市场的风头没抢到就算了,万达影视出品的《情圣2》原本也是其春节档规划的重头戏,结果因为吴秀波事件波及临时撤档,极有可能血本无归。

万达影视2019年目前曝出的其他作品也很难看到太多潜力。情人节上映的《一吻定情》斩获1.73亿元票房匆匆下档,《过春天》口碑虽佳受众有限票房尚未突破百万,《未来机器城》仍未定档。

3月29日上映孙周导演、艾伦主演的《人间·喜剧》从题材和阵容来看,也许会成为决定万达影视上半年出品电影成绩单的重头戏。

万达影视的并购业绩承诺期限有四年,2018年度、2019年度、2020年度及2021年度承诺净利润数分别不低于7.63亿元、8.88亿元、10.69亿元、12.74 亿元,累计承诺时限净利润合计39.94亿元。作为对比来看,2016、2017年万达影视的净利润分别为3.64亿、5.97亿,目标完成并不简单。

万达面临的是一个有充分竞争的市场。在产业链各个环节都有出色的竞争对手,来自互联网的票务平台已经成为在线宣发的中心平台,抢走了发行端的大量份额;腾讯影业、阿里影业纷纷进军电影产业链上游,光线华谊仍然有自己的经验积累优势;院线端的横店影视、金逸通过差异化的战略下沉站稳脚跟,院线端也并非任由万达主宰。

因此强大的万达电影也需要抱团取暖。2月5日,万达电影宣布与阿里巴巴、文投控股达成战略合作协议,阿里巴巴出资46.8亿元、投控股出资31.2亿元成为万达电影的第二三大股东。重组过后,万达电影与阿里大文娱的业务会有更多交叉互补,两者的特性分别位于线下线上,巨头携手。

总的来说,重组成功的万达电影还未到“大而不倒”的境界,但作为电影产业中明确的头部公司被各方看好是必然事件,至于能否完成业绩承诺,还要看接下来参投电影的具体成绩。

结语

早在2015年,王健林就在演讲中表达了万达集团转型的决心:“我希望三到五年之内把‘地产’去掉,变成商业发展公司或者商业服务公司,我们正在为此努力。”

可以说,推动万达电影与万达影视的重组结合,是王健林的转型战略中极为重要的一环。过去的两年里,万达经历了股债双杀、重组方案不断修改、停牌一年多复牌连续跌停,可以说是历经了无数质疑。

近几年里,万达卖掉了大量文旅、酒店等重资产,回笼大量资金,一年多的时间减轻2000多亿的负债。轻资产模式下,以往地产板块所占比重不断下降,文化产业则不断上升——2018年,万达在文化产业的营收达到了692亿元,第一次成为了万达集团营收最高的业务板块。

在不知不觉间,万达距离完成转型目标已经不远了。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