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多了些文艺的春天,还不是文艺片的春天

在《阳台上》,看一本《绿皮书》,听一首《波西米亚狂想曲》,好好享受好好《过春天》,也许此刻便是《地久天长》。

《过春天》

作者:季南

编辑:李春晖

电影圈有一种说法,称每年三、四月为“平三淡四”。但平淡倒也有平淡的好处,少了强敌环伺,文艺片们随风潜入夜,衬托得三月更加春风沉醉。

《绿皮书》国内上映后口碑一路高歌,票房直逼5亿;《夏目友人帐》猫眼评分9.1、豆瓣评分8.1,票房也为低迷已久的日本引进片一雪前耻;上周新片《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在冷门日周四上映,单日票房就达2000万票房,周末无悬念夺冠。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文艺的三月。国产文艺片扎堆上映,《过春天》《阳台上》《地久天长》等陆续登陆院线,其中不乏国际电影节奖项影片。

但是,《过春天》和《阳台上》上映后反响平平。此前业内各路神仙纷纷抛出“文艺片的春天来了”的期待,恐怕此刻仍难做肯定回答。

要文艺范,不要文艺片?

《阳台上》、《过春天》、《风中有朵雨做的云》作为近期重点影片,都文艺范儿十足。其中《风中有朵雨做的云》避开3月定档清明,明显对票房有更大期待,且体量相较其他几部,也确实更有优势。其余两部影片则都在上周上映,针尖对麦芒。

《过春天》在上映前经过首映和路演后并无差评,并且入围了多项国际奖项,田壮壮监制也成为影片的宣传亮点,因而豆瓣开画8.0,并不是什么稀奇事。

但该片最大软肋是演职人员阵容太弱,上映4天票房未过千万,全靠影片质量单枪匹马在纷繁热闹的市场闯关,实属难事。

相对来说,周冬雨出品和主演的《阳台上》还要更加文艺。

该片在北京高校路演时,就曾有男观众直言:“我用失望和烂片作为给你们这个片子的评价,想问下你们想用这个电影圈多少钱?”但也有人持反对观点:“作为一个普通观众,我看进去了,我感受到了片子里的人想说什么。第一,迷茫,第二,真实,第三,普通人的故事。”

有关文艺片的争论从未停歇,由《地球最后的夜晚》引发的“看不懂就是烂片”也不时占领文艺片的讨论主场。《阳台上》营销动作上未有大动静,仅凭周冬雨的流量引导,很难冲破导演张猛以往的风格藩篱。虽然一心想走长线,但奈何受众太窄。比《过春天》更惨,上映4天票房不足400万。

文艺片扎根三月很好理解。热门档期几乎都被商业片占领:或是《流浪地球》一枝独秀,或是《无双》后来居上,亦或是《西红柿首富》一马当先,这样的形势很难给文艺片留有活路。

因此,3月这样一个传统淡季,便相对给了文艺片更大的发挥空间。且小众文艺片跟随进口大片一同上映,往往也能够跟随一波热点流量,有利于影片热度上涨。

有趣的是,现在的电影市场,商业片拼命营销自己的文艺性;而真正的文艺片,倒总是不提自己是文艺片才是营销之道。《过春天》导演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该影片“不只是青春片”,从营销角度看,更像是在努力规避“文艺片”三字。

带点文艺调调的商业片,才是最适应当下市场需求的存在。上周末,票房冠军还是落在了爱情片《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身上。

该片翻拍自2009年上映的同名韩国电影,此前已陆续在中国台湾、中国香港、新加坡和马来西亚上映,并成为了2018年中国台湾华语电影的票房冠军。

尽管精致画面也难遮盖其剧情的狗血俗套和表达的过于煽情,但巧妙扩散了“请带足纸巾”的营销卖点,评分虽稍有两极化,丝毫未影响票房走高。猫眼专业版对其近10亿的最终票房预测,更让《我的少女时代》都难以望其项背。

小语种战斗在3月

打着和文艺片一样的“错峰出行”的主意,小语种进口片也在3月纷至沓来。

光是西班牙电影就有3部,《篮球冠军》《警告》期待突围,《海市蜃楼》作为《看不见的客人》导演的第二部代表作也备受关注。不仅如此,荷兰的《狂暴凶狮》、泰国的《把哥哥退货可以吗》也同是小语种电影。但从目前的表现看,影迷对小语种片的好奇围观,也正在迅速退热。

《把哥哥退货可以吗》的制作团队是《天才枪手》原班人马。《天才枪手》曾让内地影迷对泰国电影好感度攀升。但如今作为2018年泰国电影票房冠军的《把哥哥退货可以吗》,在国内上映4天,票房不足200万。我们国内影迷,还真是等闲变却故人心。

2017年,《看不见的客人》和《天才枪手》相隔一个月上映,两部影片和《摔跤吧!爸爸》联手铸就了小语种影片在中国的黄金一年,并开启了小语种批片热潮。

如今两部带有续作性质的作品同在3月上映,也是颇具意味。《把哥哥退货可以吗》已经被大浪淘沙,而《海市蜃楼》作为悬疑片大师作品,仍被寄予厚望。

自《看不见的客人》在国内市场大获成功之后,西班牙电影逐渐被国内影迷所关注,但也再未出爆款。《篮球冠军》在西班牙国内的成绩十分亮眼,荣获了有西班牙“奥斯卡”之称的戈雅奖的“最佳影片”。虽然体育电影市场仍旧冰冷,但《篮球冠军》的出现也算是对这一类型的开拓。

不管是小语种影片还是美式大片,憋了太久的“国产保护月”,在3月终于放开,进口片犹如野马脱缰般纵横驰骋。《阿丽塔》之后老哥《惊奇队长》依旧稳,层出不穷的热门动画也玩起了接棒跑,《驯龙高手3》《夏目友人帐》《我的英雄学院》《小飞象》等影片不断涌现。如今的商业片也带有文艺范,而相较之下,文艺片的气息倒相对弱化了。

获奖与票房的换算公式?

奥斯卡最佳影片《绿皮书》还在热映,狂揽奥斯卡4座小金人的《波西米亚狂想曲》又进军3月。

《波西米亚狂想曲》即将通过艺联专线上映,上周末全国128城率先开出600场点映。

与《波西米亚狂想曲》正面刚的是刚刚获得柏林电影节两项大奖的《地久天长》。两部电影同为世界四大奖、相同档期并且开启了同样的点映策略,只是前者点映在周末下午、后者在晚上黄金时间。

两部电影虽不是同类型影片,但完全可以称之为“二虎相争”。《波西米亚狂想曲》的策略很干脆,“sing along”成为其营销的创意点,“卡拉OK放映版”已经官宣。如果真有可能在影院里“嗨起来”,那估计又能成为一个现象级宣发案例。

《地久天长》媒体场放映会散场以后,据说大部分人都泪流满面。眼泪虽然不是评判电影好坏的标准,但对于国内观众来讲,催泪故事确实更容易产生共情。因此该影片简单走泪腺,依靠《药神》《无名之辈》式的口碑传播激发观影热情。从这一点来看,或许《地久天长》的长线更长、受众更广。

片方应该也是对这点充满自信,遂增加了19号、20号、21号的大规模点映,且策略由一线城市到二三线再铺开到全国,从精准式到撒网式、由点及面欲做爆款。

但必须指出,对于票房而言,两部得奖片也各有各的劣势。《波西米亚狂想曲》只是艺联专线放映,因而票房盘子就摆在那里;《地久天长》时长在三个小时左右,更是硬伤,也让该片的排片量大大降低。如故事真能对上观众胃口,才能增加票房的长尾效应。

获奖影片在国内3月的趁热打铁早已有之。世界四大电影节中,柏林国际电影节和奥斯卡金像奖往往在每年2月左右揭晓,国内第一时间引进恰能抓住观众的眼球,让大家能够吃上一口热菜热饭。

2014年3月上映的《白日焰火》,也得益于上映前廖凡在柏林电影节斩获最佳影片金熊奖和最佳男演员银熊奖。《三块广告牌》《水形物语》《绿皮书》,无不是拿下奥斯卡后快马加鞭赶来。

《绿皮书》《波西米亚狂想曲》《地久天长》,三部获奖片,无疑给3月增加了更多文艺气息。但从过往经验看,3月这个文艺月,也不是总能对文艺片回以春风拂面。

2017年3月,金马奖影片《八月》只博得400万票房;2018年3月,是枝裕和的《第三度嫌疑人》则直接扑街;目前为止,《阳台上》、《过春天》都没看到后期发力的迹象。

因此,及时抓住机会,适时选择或改变档期,并根据情况制定宣发策略,对各家电影公司来说道阻且长。同类型影片撞档并不是束手无策,文艺片也不是一定晦涩,如果能够找到差异化元素做放大营销,并处理好各环节中的细节,便也能够拉近观众的心理距离。

阳春三月,抛去硬核,也该是文艺的时节。在《阳台上》,看一本《绿皮书》,听一首《波西米亚狂想曲》,好好享受好好《过春天》,也许此刻便是《地久天长》。

来源:娱乐硬糖

原标题:多了些文艺的春天,还不是文艺片的春天

最新更新时间:03/19 10:21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4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