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谷歌与DeepMind的矛盾:或爆发于利益,终结于权属

谷歌与DeepMind内斗AI?

文|懂懂笔记

随着阿尔法狗战胜众多围棋圣手,以及《星际争霸 2》的职业选手大比分输给AI,谷歌旗下人工智能企业DeepMind,以及他的创始人戴密斯·哈萨比斯(Demis Hassabis)也被外界逐渐熟悉和了解。

图注:DeepMind创始人戴密斯·哈萨比斯

不过,作为谷歌在AI领域的一面旗帜,目前DeepMind却在很多层面与东家越来越“疏远”,而谷歌高层如今在一些商业举措上,也似乎越来越和DeepMind面合心不合了。

这种内部矛盾,近期在《经济学人》旗下出版物《1843》杂志的一篇报道中得以披露,而外界也从过去一两年的一些传闻,到如今实实在在看到了谷歌内部的AI权力之争。

一场控制超级AI的权力斗争

2014年,谷歌收购了英国的人工智能初创企业DeepMind。这笔收购案大概花了谷歌6亿美元,谷歌方面最终拍板的是拉里·佩奇,据说他最看重的不是DeepMind手里的技术,而是创始人戴密斯·哈萨比斯这个人。

当时38岁的哈萨比斯面对谷歌这样的巨头可谓不卑不亢,这位少年成名的数学天才只坚信两件事情:一是完成公司的使命——打造世界上第一个人工通用智能(AGI);二是谁给我资金完成这个使命还不约束我,我就跟你走。

所谓AGI,就是我们在科幻电影中看到的那种包罗万象的超级人工智能,比如大白。而为了确保AGI被负责任地使用,哈萨比斯通过建立内部保障措施,保护了公司从谷歌和母公司Alphabet中独立出来的权利,其中包括一个由Hassabis及其原始团队控制的道德委员会,而不是谷歌。

这四年来,看似双方相安无事,但是核心的问题总会被有心人提出来:如果DeepMind构建了一个超级人工智能,谁来控制它?

实际上,在DeepMind近两年来的一些研发成果以及项目进展中,双方的摩擦已经开始。

在《1843》杂志的报道中,由DeepMind团队中部分知情人士透露的情况可以看出,虽然谷歌一直标榜自己是人工智能领域的领袖(包括道德层面),但通过一些往事的细节描述,我们不难看到双方之间的权力争夺以及管理冲突。

例如,DeepMind在2016年2月成立了一个新的医疗部门(DeepMind Health),希望使用人工智能技术简化医院运营,并监测患者的生命体征。此后,DeepMind Health开始与伦敦皇家自由医院的研究团队合作,研发一个名为“Streams”的移动应用程序。“这款应用程序是为医生和护士诊断急性肾损伤而设计的。除此之外,我们还在开发另一款名为Hark的应用,专注于临床任务管理。”DeepMind当时对外发布了相关说明。

值得注意的是,在DeepMind Health与英国伦敦的医院合作前,双方就对与病患相关的所有信息和资料进行了约法三章:即病患任何信息都不会与谷歌的系统以及业务发生任何关联。但是在2018年11月(这时DeepMind Health与伦敦的合作医院签订正式合作协议刚半年),谷歌方面由谷歌AI大脑的负责人Jeff Dean正式宣布,谷歌成立了独立的医疗健康部门Google Health,并宣布将DeepMind的项目合并到了母公司。

这一过程,据知情人透露几乎没有通知DeepMind以及相关医院。结果。此举在DeepMind团队中引发了强烈的不满和愤怒。据了解,有相当一部分DeepMind的员工表示会在合并完成后离职。至于那些应该严格保密的患者信息或数据,谁知道呢……

从官方声音来看,DeepMind对于这次合并没有表示出异议,但是实际情况外界无从得知。有分析称哈萨比斯和其他的联合创始人目前主要专注于AGI的研究工作,但是DeepMind Health也并非是无关紧要的项目,何况谷歌开始在健康领域着手“搅动”DeepMind的业务,作为创始人能完全无所谓?

一旦哈萨比斯搞清楚了这里面的问题关键,他在公司被收时所设立的保障措施以及道德审查委员会,可能会出现作用,例如一些关键技术将继续掌握在他和他其他联合创始人手中,而不是仅仅成为另一项谷歌技术。

医疗健康这门生意可比下棋打游戏更“要命”

图注:谷歌AI大脑的负责人Jeff Dean

在《1843》杂志报道中,知情人士也对《1843》表示了自己的一些顾虑,包括哈萨比斯及核心技术团队是否有能力破解AGI的密码。他们指出了该公司鲜为人知的弱点,并对该公司广为人知的人工智能成功故事提出了警告。例如:DeepMind开发的算法可以做一些有趣的事情,比如搞定一些高难度的电脑游戏,并比其他系统更好地保留知识,但对于开发AGI所必需的基本新技术,公司目前还没有明确的路线图。

除了公众能看到的那些DeepMind搞定围棋和电脑游戏的故事,哈萨比斯目前最关注的是医疗健康领域AI的应用,其中DeepMind Health正在研究的蛋白质三维空间结构,很可能就是他对AGI研究的核心。

在破解人类生命奥秘的进程中,关于蛋白质的三维空间结构研究一直是“珠峰”般的存在。全球知名医学研究机构的研究结果指出:未来对于蛋白质的三维结构研究能够帮助科学家们获得更多生命科学领域的前沿信息,有助于了解蛋白质在细胞中是如何工作的。

哈萨比斯曾对媒体表示过,DeepMind研发的“阿尔法折叠”(AlphaFold)系统的终极目标,就是确定人类蛋白质的精确结构,为创新型药物的研发建立研究基础。

哈萨比斯在2018年初曾表示:“阿尔法折叠”已经开发了两年,能够预测蛋白质将折叠成的三维形状,生成的蛋白质的三维模型比在生物学领域取得重大核心进展之前的任何模型都要精确,但仍旧存在着许多待完善之处。为了构建“阿尔法折叠”,DeepMind在数千种已知蛋白质上训练一个神经网络,希望直到它可以预测单独使用氨基酸的3D结构。

虽然这些研究内容看着过于深奥,但是如果回到2018年11月初的那次发布内容:Jeff Dean宣布成立新事业部Google Health,而且是由他挖来的业界大咖David Feinberg来主抓所有业务。这里面有两个重要信息:谷歌要做健康医疗,是要当做生意来做的;这位David Feinberg可不是什么追求理想的AI科学家,而是正儿八经的职业经理人。

2018年1月,谷歌AI大脑的负责人Jeff Dean挖来了美国医疗业界的一尊大佛——David Feinberg,后者之前是在美国一家顶级医疗健康机构任CEO,在业内有着辉煌的履历。

Jeff Dean在David Feinberg来谷歌报到后,对外表示其工作是协调谷歌母公司Alphabet旗下的所有医疗相关的项目。当时Jeff Dean曾接连发推文表达了欣喜和诉求,这举措既是向业界也是向谷歌上下宣布了David Feinberg到来的使命和工作内容。

Jeff Dean着重强调,谷歌在医疗AI领域已经进行了大量基础研究工作,并且进展非常顺利,各项工作成果展示了AI如何帮助人类改善医疗保健,比如检测癌症,还有眼底筛查糖尿病等。“David Feinberg将帮助我们组织谷歌医疗健康方面的工作,并加强我们与Verily以及整个Alphabet的合作。“

这段表述中提到了谷歌在医疗AI方面的商业架构和体系。谷歌的医疗AI公司架构上主要为三家子公司Verily,DeepMind和Calico,面向心脏病、糖尿病、帕金森症、眼科疾病以及多发性硬化症这五项疾病开张相关研究。这些健康医疗领域,既是谷歌AI的强向所在,也是谷歌未来业绩和股价的支撑重点。

换一个角度来看,在手握David Feinberg这员大将,又坐拥谷歌医疗AI健全的商业架构之后,Jeff Dean领导的谷歌健康大事业部,为何不合并DeepMind Health?为何要每天看着哈萨比斯和其他联合创始人每天琢磨着蛋白质三维结构而没有任何产出?又为何要坐视DeepMind始终独立于英国伦敦的小总部基地,却在全球聘任着数百位科学家,以及近千名工作人员?

实际上,外界并非没有过猜测:诸如哈萨比斯是否会离开谷歌,再次自立门户;过于科学家理想的哈萨比斯,是否能在皮柴领导下的谷歌继续自己的梦想?

最大的矛盾,是商人(谷歌)要盈利,而DeepMind的科学家要梦想。

【结束语】

实际上,目前DeepMind的亏损情况已经成为谷歌财报上的一块心病。2018年10月,一家英国媒体公布了这样一组数据:在英国公司注册署发布的相关文件中,DeepMind的亏损情况令人咋舌。2017年,公司亏损高达3.68亿美元;2016年,亏损额为1.64亿美元。报告显示,DeepMind的高额成本主要集中在员工工资上。2017年公司的员工工资支出总计2.60亿美元,比2016年的1.36亿美元增长了91%。从谷歌方面的一些公开资料中可以看到。DeepMind目前在伦敦、巴黎、山景城、埃德蒙顿和蒙特利尔等城市均设立了分支机构,总体员工总数超过了700人。资料显示,DeepMind一直拒绝透露员工的平均工资。

回想一下,关于2017年谷歌为何要卖掉波士顿动力(著名机器人研发企业),外界有很多说法。未来很可能已经互相看不顺眼的谷歌与DeepMind,是会继续激化矛盾,还是继续维持一种平衡,目前尚无法给出判断。但是有一点可以确定,商业的意志与科学家的愿景,往往很难达到统一,如果不承认——请参考好莱坞所有相关科幻电影的剧情。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