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影视圈新传:巨公司,巨风险

影视公司们正处在“四面楚歌”的境况下。无论亏损多少或者小幅盈利,相比前几年的“盛景”,都相差甚远,已经不可同日而语。

图源:pexels

作者:薄荷

“崔永元事件”的蝴蝶翅膀扇动至今,影视行业的困顿已然不是个别从业者的税务风波问题,转而形成一圈圈缓慢却持续的涟漪,全景式地波及到影视业的上下游。

最突出的表现莫过于在内容上的管控进一步加强,最新的消息是网传的“网络限古令”,如果政策属实,那么古装剧为了简化过审流程而选择网播的“捷径”,或将彻底被堵死。

一时间,作为国产影视剧的重要品类,古装剧该何处觅春天,被从业者们和观众反复讨论。

此次事件由一张微信聊天截图引出,之所以受到广泛关注,是以优爱腾为首的各个视频平台的快速反应:首页有关古装剧的推荐全部被替换。

从去年喧嚣至今的“寒冬论”,且不说为行业带来的正面效果、人人自危背后的融合和求变效应如何,首先从视频平台的态度,还是能嗅到一丝极度不乐观的气息。而往年通过向B端销售大项目顺利收回成本的行业巨头们,在视频平台崛起、To C模式日渐成熟的当下,在市场和政策的双重原因作用下倏然立于尴尬之地,项目高昂的成本致使其业务营收受影响较明显,如制作完成的影视作品不能按原计划排播或者回款,都能直接体现在账面上。

从白手起家到成为巨轮,大型影视公司正是通过一个个国民度高的大项目,在行业里站稳了脚跟。

如今电视台和视频平台呈现出的谨慎态势,让单部作品动辄投资过亿的大型影视公司陷入了囹圄之地,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们所面临的风险和焦虑,要远远大于中小型影视公司。

变卖资产、质押、变更股权投靠国资,甚至是“借钱”,在2018年超六成亏损的上市影视公司们,不断用行动显示,他们正在努力寻求降低风险的最佳方案。

四面楚歌

受到外界广泛关注的影视大盘,在2018年年中的那只黑天鹅降临后,一度低迷消沉。

目前,在一片绿色中能够坚挺的上市影视公司仍有,老牌企业华策影视是其中一员。业务广泛、收入来源多样的华策影视,股价在去年底《地球最后的夜晚》时曾遭遇了下跌,如今已经回升至8.45元每股,目前看来还有上涨的趋势。

华策2018年预计2018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盈利2亿-3亿元,在一众亏损众多的影视公司里显得分外亮眼。

究其原因,它在2018年播出的电视剧作品较多,而且多部作品即是未播出也已经产生收入,包括《天盛长歌》《橙红年代》《创业时代》《奔腾岁月》《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蜜汁炖鱿鱼》《宸汐缘》《平凡的荣耀》《完美关系》《盛唐幻夜》《我只喜欢你》等。

相比之下,华谊兄弟、唐德影视、慈文传媒、新丽传媒等公司的情况不太乐观。

1月26日,亏损9.68亿、市值比巅峰时期的800亿下跌了81%的华谊兄弟,选择了与阿里影业签订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借款7亿元,期限为5年,期间“至少完成主控并上映10部院线的产能”。

作为《手机2》的出品方,华谊兄弟此次受到的影响无疑是最大的,而业绩急速下降主要原因在于两方面,业务收入减少和商誉减值。

财报显示,“报告期内上映的《狄仁杰之四大天王》、《云南虫谷》等主要影片票房未达预期;电视剧方面储备项目在开发制作过程中,未能于报告期内实现完片播出;品牌授权与实景娱乐板块收入较上年同期相比有所下降。”

此外,华谊兄弟将按照《企业会计准则》和公司相关会计政策对包括商誉在内的资产计提资产减值准备,导致资产减值损失与上年同期相比有较大幅度的增加。

慈文传媒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则为10.84亿元,跟新剧新综艺项目未能及时在报告期内确认收入有关。对于其他影视公司而言,待播剧和积压剧何时才能过审成功播出、确认收入,都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业绩。

反观播出较为顺畅,剧集的热度也相当在线,看似在一片悲凉中突围的华策影视,其去年的盈利却相比同期下滑了68.48%-52.71%。

影视公司们正处在“四面楚歌”的境况下。无论亏损多少或者小幅盈利,相比前几年的“盛景”,都相差甚远,已经不可同日而语。

政策风险加剧

2015年1月1日,行了10年的“4+X”政策退出电视剧舞台,“一剧两星”政策正式实施。

同年6月,古装仙侠爱情剧《花千骨》播出,市场开始出现IP投资热潮。但实际情况是,当大量IP被各个影视公司抢入囊中时,也意味着IP的囤积开始了。当一部从“花千骨时代”开始立项的大IP于2018年问世播出后,市场反馈和观众口碑却和当初大相径庭。

在资本市场风起云涌的当时,一剧两星政策让电视台选剧的动作愈加谨慎,向头部化、精品化的趋势靠近,在当时就对古装剧的播出造成了明显影响,也对影视公司的B端销售路径受阻埋下种子。同时,随着视频平台的蓄力完成,一剧两星政策也顺利让平台接纳了数量更多的剧作,网剧的精品化态势初步完成。

当然,这也使得电视台的分化愈加激烈,二三线卫视购剧预算不足以支撑计划,而一线卫视之间的竞争也无形中抬高了电视剧的制作水准,大明星、大流量、大制作的配方,开始成为影视制作公司中炙手可热的金字公式。

但当时的热潮使得从业者们没有过多深入考虑风险。

而在那时,市场中的“热钱”已经出现了冷却和撤退的趋势,监管趋严导致数家上市公司重组失败,影视标的并购重组进入冷静期,相比持续火热的2015年,2016年的下半年,出现了四年来增速的首度下滑。

而往后限制天价片酬等政策的出台,政策的红线开始贴合大众越来越不满的情绪持续收紧,同时伴随着对参差不齐的作品的指责,短暂的红利期似乎过去了。当时的从业者或许还抱有一丝乐观,但是来到了贸易战、税改、政策监管调整等多重影响并发的2018年,往日“咬咬牙怎么也能撑过去”的大型影视公司,在这次行业变革里,“感觉有点悬了”。

2019年开年,上星播出的《如懿传》和《延禧攻略》突然被下档的消息,就对古装剧的从业者们产生了冲击。而这次的“网络限古令”传言过后,已经有一部古装剧《新白蛇传奇》宣布延期上线。

对于该传言的真实性,不少业内人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按照惯例,这些都只会口头传达。‘限古令’并不是今天才有,而是早就是这样了,并且(有关部门)已经再三提示过大家。”

照此境况,新丽传媒等以古装剧为大头,或古装剧存货较多的影视公司,或将遭遇较大的冲击。新丽传媒在《如懿传》时期便尝到了“限古令”苦涩的滋味,这部传言投资超过3亿的大投资作品,在不断权衡博弈后最终纯网播,即便热度在线,也远远达不到行业原本对其的期待。

新丽传媒还拥有《庆余年》《狼殿下》《斗罗大陆》等投入不菲的待播古装剧,在和阅文集团牵手后,古装剧本来应该是新丽传媒未来的主要输出之一,如今看来,不仅影响到目前的收入,恐怕也会对新丽传媒的未来发展产生较大影响。

在阅文集团发布的2018年全年财报中提到,新丽传媒未能完成对赌协议中的5亿净利润,实际为3.24元,而净利润低于预期是因为部分项目的拖累及延后的收入确认,另外分项目由于排播的原因,从原来的网台联播模式改成了独播的模式,也对收入和利润产生了影响。

在阅文集团2018年全年财报分析师电话会议上,阅文集团联席首席执行官梁晓东表示,“净利润低于预期主要原因是推迟了某些计划。去年出现了很多行业上和政策上的改变,过去两年有些计划没有按照预期推行,推迟到了今年,所以就没有涵盖在去年的财报中,但这些计划会在今年推行并且创收。”

与此相似的还有慈文传媒,即便年度账面不利,却有望在2019年第一季度完成收入确认,外界纷纷猜测将来自《风暴舞》。但不同的是,慈文传媒虽然以几部古装剧风靡市场声名鹊起,但是在2018年便开始布局现实题材。

炮制出《择天记》和《扶摇》的柠萌影业,尚有一部投资5亿的《九州缥缈录》未播出,在“网络限古令”风波下或将对公司产生较大影视。柠萌影业也意识到了政策风向的转变,在2018年第一季度新品发布会上,现实题材新剧占比不小。

即便意识到政策风向转变扭转发展趋势,但是影视制作公司的反应速度相比政策管控来得要滞后一些,那些投入不菲的大项目一般都有着较长的制作周期,短时间内无法彻底抽身或者买定离手,使得古装剧积压越来越多。毕竟,古装剧在四五年前还处在高光时刻。

行业内经常出现各种政策趋严的传闻,这次“网络限古令”却实打实地对平台和剧集产生了影响,没有确切消息已经风声鹤唳。在2019年,政策危机达到了高点,在不断加剧的形势下,谁也无法预测下一步会落在哪儿。

双重危机:资金和信任

经济大环境和政策调控的双重原因,让曾经驻扎影视行业的矿业、房地产业、股市等领域释出热钱撤离。

IP热潮时也是上市公司和明星“联姻”的热络时刻,两者互相借力、试图共同提升竞争力和身价。彼时有光线影业投资喜天影视、唐德影视收购无锡爱美神,后者的做法在当时引起了争议,有业内人士曾表示,“影视本身就是高风险行业,上市公司采取与明星IP利益捆绑的方式,其投资风险或将在1-3年内逐渐显现。尤其是当前处于快消IP时代,大多数IP的投资价值泡沫太大。”

当明星的影视公司并入上市公司后,两者之间往往存在对赌协议,这就对两者都造成了高风险。唐德影视的重创也来源于此,即《巴清传》的折戟,而在今年1月末,范冰冰悄然卸任了爱美神的法定代表人。

从耀客传媒、喜天影视、乐华文化、嘉行传媒等影视公司纷纷撤离新三板,再到华视娱乐、新丽传媒、和力辰光、开心麻花等公司的IPO几乎零通过,以及以永乐影视为代表的影视公司重组并购失败等案例,可以看到影视公司融资困难,还有营收波动变大、对赌协议造成的负面影响。

而兼求“量”和“质”往往难以两全,作品质量下滑带来的口碑损耗,再加上即便如此,不少在015年、2016年并购的公司未能完成对赌协议或者收益下降,直接导致商誉减值。《会计风险提示第8号—商誉减值》文件的发布意味着,“影视行业中高额收购的明星‘皮包公司’并签订对赌协议、因此形成巨大商誉的情形将得到进一步遏制,影视公司盲目对外扩张的现象将得到进一步解决。”

受大环境影响,上市影视公司从2018年初的股价便开始下跌,直到阴阳合同事件爆发,持续飘绿。

其中被波及,和反过来影响到行业最大的无疑是唐德影视。

《巴清传》中的范冰冰、高云翔均出现黑点事件,直接导致该剧无法播出,整个行业被蝴蝶效应波及。像唐德影视这样被一部投资体量较大的项目直接扼住命门的大型影视公司不多,但也不是个案。相比之下,华策影视这样以集团下分出许多制作工作室的模式,显得稍微“安全”一些。

但是只要有投资巨大的项目,在政策风向快速转变的当下,大型影视公司受到的风险明显更高。

爱奇艺创始人&CEO龚宇在出席第六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时提到,截止2018年12月,已开机、已杀青,在后期制作,或者已经成片的网剧和电视剧中,没有找到播出平台的超过百部,投资的金额在100亿元以上甚至可能更多,“这只是最近一两年新诞生的作品,还没算上历史积压。”

某位匿名的影视出品人表示,“这轮调控最大的问题是,很多公司的资金链出现问题了。大公司开戏多、应收账款多,现在电视台钱紧、付款慢。收视上稍有闪失,回款就是大问题。而网络平台现在也是看播放量,播得不好一样付款不痛快。融资渠道不畅,该收的钱收不上来,资金链就成问题。”

跟随资金链条断裂、股价下跌等一起出现的,还有舆论上的负面影响。

从2015年开始,随着资本热钱的涌入、影视公司不理智的预判,和作品同质化严重等问题,直接导致影视行业在公众舆论中的风评越来越差,观众和从业者之间的对抗性增强,不少书粉会在喜欢的作品被宣布改编时直接表示“不约”“再也不看这家公司的剧”,很大程度上都是受那些年被魔改的影视剧的负面影响。

而能够产生较大反面舆论效应的影视作品,基本体量和国民度都不会小,也基本出自大型影视公司之手。

负面影响的恶果,同时反噬在了投资链条上。

投资人越来越谨慎,导致影视公司普遍存在项目融资困难的局面,光线传媒董事长王长田表示影视行业的“铺张浪费吓退资本”,“不仅对小公司,对头部的影视公司也造成了比较严重的影响。虽然票房在增长,行业收入在提高,但是只有行业内的人知道,这个行业在真正地走向水深火热。”

在他看来,无论是投资人还是观众,整个社会都对影视行业不再信任。

影视行业的寒冬之所以在2018年降临,还是因为税务风波深刻刺痛了大众神经,使得其情绪到达了顶点。某位制片人在接受骨朵采访时曾经表示,那段时间身边所有的从业者都很难捱,但是在普通观众大多表示大快人心、拍手叫好,不了解其中的利弊。从底层从业者到顶层决策者,从确实有黑点到无辜的从业者,无一不受影响。

而这些行业里的掌舵人,其实正在为前几年和市场共同制造IP热和明星热付出代价。包括为了迅速扩大规模而高溢价并购,在市场和政策的影响下迅速影响到公司业绩。正如此前的行业人士预测,错误的布局和决定,正在逐步显现后果。

当下的影视寒冬,有一部分内因在泡沫时代就埋下了种子,而中小公司不可能成为影响行业的关键因素,巨型影视公司的行为是冒进还是稳妥,每一个决策可能都会影响到行业发展,尽管在当时并不明显。一旦行业发生危机,受到反噬和影响最大的,还是这些掌舵手们。

有趣的是,在电视剧市场前两年最光鲜的时候,国产电影市场尚在谷底。

如今国产电影备受鼓舞,上市影视公司巨资押注、进行票房对赌,跟当初电视剧市场的情况十分相似。但是不能忽视的是,在繁荣风光的背面,投资人依然对电影行业持谨慎态度,对于其盈利的不稳定性,认知愈加明显。

这也许是泡沫散去后的理性。不管是电影还是电视剧,整个影视剧市场都在战战兢兢中开始求稳,能够度过难关的那些公司,或许能早些迎来春天。

来源:骨朵网络影视

原标题:影视圈新传:巨公司,巨风险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