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专访】《海市蜃楼》导演奥里奥尔·保罗:柏林墙倒塌改变了整个世界

“在我的创作过程中,我会把自己想象成观众,带着‘如果我是观众,我想要在影院里看到什么’的心态来写”。

《海市蜃楼》剧照

奥里奥尔·保罗是一名西班牙导演,在3月28日他执导的《海市蜃楼》上映之前,只有一部电影在中国内地上映过,便是在2017年9月获得1.7亿票房的《看不见的客人》。豆瓣电影8.8分的成绩,让该片目前排名“豆瓣电影Top250”的第65名。

《海市蜃楼》是他在2018年的最新作品,影片保持了他过去冷峻和逻辑性极强的风格,就连片中时间穿越这样的科幻情节也十分严谨。该片2019年3月28日在中国内地上映,故事中,薇拉一家搬入新房时,发现了过去房主留下的摄影机与电视,通过一场风暴,她与25年前生活在这间房子里的小男孩尼克直接沟通。此后她的生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丈夫变成陌生人、女儿消失。她为了找回过去的生活,挽回蝴蝶效应带来的巨大影响,开始与前来调查她的莱拉警长合作。

薇拉与大卫表面上生活幸福,但两人之间隐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奥里奥尔·保罗是一名擅长拍摄惊悚片的导演,在《看不见的客人》当中,他通过一次次的反转,让观众看到的是人性中的黑暗面,令人不寒而栗,而在《海市蜃楼》里,他并没有将惊悚的特性收敛,反而将其非常灵活地运用在进入不同世界的薇拉身上,在浓烈的情感的包装下,提升了观众对惊悚片的代入感。

有一些观众认为,《海市蜃楼》里只进行了两次反转,相比《看不见的客人》中将一个真相包装在多个假象之后,似乎少了反转、反转、再反转的快感。另一方面,《海市蜃楼》通过电磁风暴与电视、录像机,将25年前与25年后联系在一起,这一创意与2000年的好莱坞电影《黑洞频率》有着不少的相似。该片的豆瓣电影评分在上映第一天也降到了7.7分。

奥里奥尔·保罗并不认为自己的这部影片与《黑洞频率》有着太多的相似,“通过电视机和摄影机来进行沟通这一点,《鬼驱人》给我带来的灵感更大,片中鬼通过电视机把女主角的闺女给掳走了。”

尼克通过电视与摄影机同未来的薇拉进行对话

从格局上来说,《海市蜃楼》是一部更加宏大且电影语言更加成熟的一部影片。风暴发生的当天1989年11月9日,柏林墙倒塌。从保罗的角度来看,这是20世纪末影响世界的一项大事,“能很好地标记这个时间。另一方面,柏林墙倒塌相当于改变了整个世界,我在里面做了一个隐喻,就是女主角薇拉的生活,也在这个时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在创作故事时,奥里奥尔·保罗首先将人物完成。在《海市蜃楼》中,每一名角色都具有非常明显的特征,不论出场时间的长短,都能通过简单的神态与对话明确非常明确他们的过去与个性。不管是杀害妻子的隔壁大叔安吉尔,还是偷偷与薇拉的闺蜜出轨的丈夫大卫,都是一名全面的人,在做出错事的同时,也会拥有一些人性的闪光点。

在人物完成之后,保罗再让人物来发展情节,这样的情节既会符合人物的特性,不会产生为了反转而反转的情况,又能尽可能地保证故事的逻辑性相对较强。

尤其是女主角薇拉的一系列变化,都彰显她差点成为神经外科医生的强大逻辑。她改变了时空之后,最先想到的就是自己的孩子。当她通过大卫、同事和朋友确认这个世界她根本孩子之后,马上想到了该如何通过自己改变时空的角度去找寻蝴蝶效应的起点,通过这一点来判断自己的人生究竟是从哪里分叉的,最终不仅逐一发现了自己在原本时空当中被蒙蔽的真相,让犯人最终还是绳之以法,接下来还在孩子、爱人当中找到了一个最优解,带着孩子离开劈腿老公、获得真爱(在第二个世界中她获得了与莱拉警长相爱结婚的记忆)。

奥里奥尔·保罗在《海市蜃楼》中国首映。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界面娱乐对话奥里奥尔·保罗:

界面娱乐:情感是《海市蜃楼》当中非常重要的元素,角色的许多行为都是浓烈的情感驱动的,电影的灵感来自于哪里?为什么将情感放在这么重要的位置?

奥里奥尔·保罗:电影的灵感来自我的个人经历,5年前我的前女友跟我提出来想生一个孩子,我考虑了一下,没有答应这个事,后来我们就分手了。分手之后我想,如果当时生了孩子,我现在的生活会怎么样?因为当时我和前女友的生活还是很幸福的(采访时,他的现女友也在房间当中),我的生活应该和现在很不一样。因为这个灵感写了《海市蜃楼》,我做了两条线,一条有孩子,一条没有孩子。

我想在悬疑里面,加进去各种各样的情感,比如母亲对女儿的情感,情人之间的情感,还有夫妻之间的情感,各种都想加一点。虽然我加入了非常多的情感,但还是以悬疑的方式表达出来。

其实我想通过这两部电影,带给观众不一样的东西。《看不见的客人》里也有情感元素,父母之间的爱之类的,不过那部片子是想给观众看谎言与真实之间的不停交错。《海市蜃楼》主要想展示的,还是情感。

女儿是薇拉最大的依靠与寄托

界面娱乐:这两部片子,哪一个故事写起来更困难?

奥里奥尔·保罗:我觉得《海市蜃楼》更难一些,因为《看不见的客人》可以说是侦探片的类型,观众一直在进行解密,最后的时候也能看到主角的情感。但《海市蜃楼》从一开始就可以说有剧情上的反转,也有情感的反转,会更难一些。

界面娱乐:故事原点来自于孩子,后来是如何想到那么多其他的元素的?

奥里奥尔·保罗:写这个剧本我用了很长的时间。虽然以我自己的经历为起点,但我首先就是把自己的个人经历从这里面抽离出来,要写一个完全不一样的故事,把这个距离给拉开。然后,我就把剧情里面需要用到的所有点子,都写在小纸条上,贴满办公室的墙,怎么开始,怎么结束,把中间这些细节都贴满。

开拍前,我先让演员们排练了一下,排练的时候基本上没有改特别的东西,但是有一些是拍了但是最后没有呈现出来的。比如结尾的时候,我们拍了薇拉最终和她丈夫分手,但觉得观众可能感觉得出来,所以这一点删掉了,做成了开放式的结局。这里面的每个情节都是丝丝入扣的,一环接一环,像一个积木城堡一样,抽出一个它就散了,所以我写完后也基本没有怎么改。

界面娱乐:柏林墙的倒塌作为片中重要的时间标志,为什么将这么重要的历史事件放在故事当中?

奥里奥尔·保罗:因为只要一说柏林墙倒塌,人们都能立刻想到那个时间,能很好地标记这个时间。另一方面,柏林墙倒塌相当于改变了整个世界,我在里面做了一个隐喻,就是女主角薇拉的生活,也在这个时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电视里正在报道柏林墙倒塌事件

界面娱乐:片中决定性的科幻元素就是时间穿越,是怎么想到的?不少观众会觉得跟《黑洞频率》很像,你怎么看这种说法?

奥里奥尔·保罗:我看过《黑洞频率》,非常喜欢,但我觉得不是很像。《黑洞频率》是不停地去转变,但《海市蜃楼》只转变了一次。而且通过电视机和摄影机来进行沟通这一点,《鬼驱人》给我带来的灵感更大,片中鬼通过电视机把女主角的闺女给掳走了。我构思的时候,想怎么把这个有孩子的跟没孩子的两个空间连接起来,就肯定想到时空穿越这个题材。

界面娱乐:每次改变世界,都只有薇拉记得之前发生的所有事,为什么这样设定?

奥里奥尔·保罗:这是剧本上的一个设定,写剧本的时候,我就让她记住所有的这些事,一方面可以解释成因为改变时间的是她,其他人都是被动改变的,所以别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她知道。另一方面,也可以解释成她对女儿的爱是非常深刻的,她一直坚持着对她女儿的爱,保持着最初的记忆。

界面娱乐:薇拉一共生存了三个时空,她自己最初的、第一次改变的、后来变回去的,这三个时空是属于平行宇宙,还是在同一个时间线里交替出现的?

奥里奥尔·保罗:时间一直在走,走到薇拉救了尼克的点,改变了,但时间还是往前流逝的,一直到薇拉跳楼的那个点,此后时间再次改变了,但还是继续向前走的。所以对于薇拉来说,这三个世界其实是平行存在的,但对于其他人来说,他们什么都不记得,自己的世界只是在正常运转。

造型独特的钟表是片中重要的隐喻

界面娱乐:《海市蜃楼》里的每一位角色都有着很强的存在感,你是如何设计这些全面且个性的角色的?

奥里奥尔·保罗:写这个剧本时,我先有了灵感在,然后就开始设计这些人物,设计他们每个人是什么样子的,有什么故事,隐藏了什么秘密,再通过人物的发展来创造情节。另外一点,薇拉在最早生活的时空中非常幸福,有女儿、有丈夫,但其实很多事她是被隐瞒着的。在第二个时空里,因为很多事她都知道了真相,这时情节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许多角色都有了反转。

界面娱乐:在你看来,一部悬疑片想要变好看,绝妙的点子和严谨的逻辑哪个更加重要?你是如何让自己的故事始终都具有很强的逻辑性的?

奥里奥尔·保罗:我觉得重要的是一个绝妙的点子,因为电影公司肯定觉得一个点子是最重要的,就像一枚种子把它种下去以后就会长大成为一棵树,一切都是从点子来的。在我的创作过程中,我会把自己想象成观众,带着“如果我是观众,我想要在影院里看到什么”的心态来写。为了保证逻辑没有问题,我会花很长的时间去琢磨剧本,这个剧本我写了一年半,写完之后还会给我的朋友看,看他们能不能找出什么问题。比如我就给了当警察的朋友看,经常会看出好多问题,也给了一些科学家看,因为里面涉及了一些理论。

片中有不少值得品味的细节都充满了惊悚感,比如合伙杀掉安吉拉妻子后在一起成婚的这一对情人

界面娱乐:能看出来,阿加莎·克里斯蒂的小说,和希区柯克的电影,对你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奥里奥尔·保罗:没错,我奶奶是一名悬疑迷,经常带我去看悬疑电影,看希区柯克的电影。那时,我就被他的电影深深迷住了。我奶奶也看阿加莎·克里斯蒂的小说,现在我家里还保存着奶奶的一整套阿加莎·克里斯蒂小说全集。我之所以成为现在的我,就是因为他们的影响。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3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