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美的收购的机器人巨头库卡,去年利润暴跌八成将开始裁员

库卡应对业绩下滑推出了四大关键措施:成本削减、聚焦中国市场、加大研发、优化组织架构。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钱伯彦 发自德国柏林

短暂的寒暄之后,会场里的主题迅速变成了中美贸易摩擦、脱欧闹剧、全球汽车行业不景气、经济增速放缓。这里不是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也不是达沃斯经济论坛,而是机器人公司库卡(KUKA)的2018年年报发布会。

3月28日,库卡现任CEO Peter Mohnen在冗长的“国际政治研讨环节”之后,终于切入了此次发布会真正的主题:业绩,糟糕的业绩。

2018年,库卡订单收入33亿欧元,同比下滑了8.5%;营收32亿欧元,同比下滑6.8%;息税前利润率3%,同比下滑1.3个百分点;税后利润1660万欧元,暴跌了81.2%。

库卡2019财年的几乎所有业绩指标均为负增长。      图源:库卡标题

2018年初,库卡曾定下营收35亿欧元、息税前利润率约5%的目标。但之后一年内,库卡不得不两次下调业绩预期。

据《德国商报》及《奥格斯堡汇报》等多家当地媒体报道,2018年10月,库卡宣布下调盈利预期时,招致了大股东美的集团的不满,并直接导致了前任CEO罗伊特(TillReuter)的离职。

2016年,美的集团开启对库卡的并购,并在次年1月完成交割。目前,美的集团持有库卡约95%的股权。

罗伊特离开公司后,库卡原CFO Mohnen出任临时CEO,并于不久前提出了一套成本控制方案,计划在2021年前,实现3亿欧元的成本缩减目标。

这其中包括Mohnen在年报会上公布的德国奥格斯堡总部裁员350人、冻结德国总部所有岗位招新、严格审核试用期员工资质以及大幅削减外包员工数量。目前,库卡全球员工数量超过1.4万人。

Mohnen能否在未来三年内亲自执行自己推出的成本控制方案,也被舆论广泛质疑。罗伊特离职四个月以来,Mohnen始终未能从大股东美的集团处得到转正的承诺。在先前接受德国《世界报》专访时,美的集团副总裁、库卡监事会主席顾炎民就对从外部聘请新CEO持开放态度。

外界有猜测称,相比于财务出身的Mohnen,美的方面更希望由一位拥有技术背景的CEO执掌库卡,以解决当下库卡在研发层面的困境。

库卡内部研发投入不力、研发方向不明一直为外界所诟病,更被视为2018年业绩下滑的真正原因。全球经济增长的放缓似乎并不足以解释库卡糟糕的业绩。

2017年,在营收大幅增长18%的业绩推动下,库卡该年的研发投入只追加了1.6%。先前库卡通过收购德国公司Connyun发力工业物联网的努力,也于去年被正式放弃。

2018年,库卡的研发投入增加了18%,达1.52亿欧元,但研发投入滞后的红利效果何时能够体现在业绩之上,仍不得而知。

与库卡将业绩下滑归结于汽车行业缺乏增长不同,两周前,库卡的老对手ABB集团负责机器人业务的董事Sami Atiya在接受《德国商报》专访时,否认了汽车行业的衰退对ABB机器人业务产生的负面影响。

尽管未提及具体数字,但Atiya表示,即便在经济形势最不乐观的2018年第四季度,ABB机器人业务依然保持了增长。

除了推出成本控制方案和加大研发投入外,聚焦并发力中国市场、优化企业组织架构,也被Mohnen列为应对当前情形的四大关键措施之一。其中的关键是,在工业、汽车、消费品和物流自动化、医疗保健四大事业部之外,将新设立中国事业部。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作为中资出海收购的明星案例,美的集团收购库卡一直受到德国和欧盟的特别关注。但在此次年报会上,被称为“隐形房间里的大象”的美的集团一次也未被提及。

裁员计划公布后,与过往片面的负面态度不同,库卡位于奥格斯堡总部的职工委员会主席ArminKolb坦言:“美的不应为业绩下滑负责,相信被裁员工最终会得到合理补偿。”

在发布会上,Mohnen还预计,2019年,库卡业绩水平仍将处于相对低位,营收预估为35亿欧元,息税前利润率为3.5%。

库卡应对业绩下滑的四大关键措施:成本削减、聚焦中国市场、加大研发、优化组织架构。    图源:库卡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