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国家还没完蛋” 委内瑞拉危机中的富人婚礼

宾客中包括一位前环球小姐、土地业权人以及仅占委内瑞拉1%人口的一些富人。

委内瑞拉正在经历一场深刻的政治和经济危机,近10%的人口已经移民到其他国家,而仍然生活在本国的人大多遭受饥饿和缺乏基本药物的折磨。

32岁的 Juan Jose Pocaterra 是 Vikua 初创科技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Vikua 的意思是生活质量,此前《福布斯》杂志评价其为拉美最有前途的公司之一。日前,他与妻子 Maria Fernanda Vera 在拉诺斯草原地区举办了一场“盛大婚礼”,邀请了差不多50名宾客,包括富有的土地业权人、2009年环球小姐获得者、反对派政客和在反政府抗议活动中差点失去一只眼睛的前学生领袖。

由于环境受限,Pocaterra 和妻子不得不将儿童医院划为婚礼场地,为了答谢当地,宾客们将医院破旧的墙壁粉刷一新。

“委内瑞拉还没有完蛋,这里遍地都是才华横溢的人在倾尽所有努力着,这也是我们大肆庆祝的一个原因”,Pocaterra 说道。

委内瑞拉波图格萨州阿卡里瓜,婚礼派对前,宾客们在泳池里享受清凉时刻。这里是位于 Camburito Hacienda 的 La Llanada 夏令营地。阿卡里瓜是委内瑞拉牛仔的聚居地,已故总统查韦斯就是在这里的一间土屋下出生的。但任何关于查韦斯的谈话在这里都不受欢迎。
婚礼派对前,宾客们玩溜绳索。
在长满青草的田野里,当地工人用一头牛和一头猪作为祭品,把它们架在木头上烤熟,并为这场堪比摇滚音乐会的婚礼派对搭建了一个舞台。
在新郎22人 WhatsApp 群里,只有一位住在加拉加斯的朋友来参加了,这突显出委内瑞拉目前的移民潮现象。
宾客们陆续抵达婚礼会场。女客人们穿着长裙,撑着五颜六色的雨伞,在烈日下扇扇子保持结束,男士们则按照主办方推荐,身着白衬衫和吊带裤,戴上主办方提供的巴拿马草帽。
宾客们撸起裤腿秀出颜色各异的圆点袜。这场在拉诺斯草原地区举办的豪华婚礼邀请了不少名流人物,与正经历着前所未有大危机的国家现状格格不入。
一位宾客帮助新郎 Juan Jose Pocaterra 整理服装,这里是位于 Camburito Hacienda 的 La Llanada 夏令营地。“委内瑞拉还没有完蛋,这里遍地都是才华横溢的人在倾尽所有努力着,这也是我们大肆庆祝的一个原因”,Pocaterra 说道。
新娘 Maria Fernanda Vera 在父亲 Ricardo Vera 的陪伴下向礼台走去。在民不聊生的委内瑞拉,这场热闹的婚礼显得尤为罕见:两位年轻企业家在广袤热带平原上的度假农场举行奢华的户外婚礼。
参加婚礼的宾客们等待新郎 Juan Jose Pocaterra 和新娘 Maria Fernanda Vera 入场。婚礼的宾客包括富有的土地业权人、反对派政客和在反政府抗议活动中差点失去一只眼睛的前学生领袖。
日落时分,新郎 Juan Jose Pocaterra 和新娘 Maria Fernanda Vera 站在湖边。阿卡里瓜位于波图格萨州北部,是委内瑞拉的农业中心,也是拉诺斯草原地区(llanos)最重要的城市之一。拉诺斯草原地区是委内瑞拉中部的大片低地,从奥里诺科河 (Orinoco River) 延伸至安第斯山脉 (Andes)。
新郎 Juan Jose Pocaterra 跟朋友们合影。“在委内瑞拉艰难的大环境下举办这种大型活动是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这也是为什么医院也变成了会场”,32岁的 Pocaterra 是 Vikua 初创科技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Vikua 的意思是生活质量,此前《福布斯》杂志评价其为拉美最有前途的公司之一。
婚礼派对上,宾客们肆意狂欢热舞。在三天的时间里,来宾们喝光了一瓶又一瓶昂贵的威士忌,一边骑马一边赶水牛,伴随着一位流行乡村音乐歌手的吟唱踩节奏起舞,宾客中还包括一位前环球小姐、土地业权人以及仅占委内瑞拉1%人口的一些富人。
婚礼派对上,年轻的保姆抱着主人家的孩子站在一旁。在过去的几年里,委内瑞拉近10%的人口已经移民到其他国家,而仍然生活在本国的人大多遭受饥饿和缺乏基本药物的折磨。
婚礼派对上,宾客们在挑选美食。为了制作派对上的玉米饼,筹办方采购了超过50公斤的软奶酪。“这不是真正的委内瑞拉”,一位服务员说。

 *文中图片均来自:东方ic

0

相关文章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