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收买病人、过度医疗,国家医保局公布的案例披露了这些骗保手段

国家医保局今年公布的两批16起骗保典型案例中,虚假诊断和挂名住院两种骗保手段最为常见。

记者 | 陈鑫

“通过乡村医生收买病人、过度医疗、虚构住院信息……”,国家医保局今年公布的两批16起骗保典型案例中,虚假诊断和挂名住院两种骗保手段最为常见。

3月29日,国家医保局公布8起欺诈骗取医保基金案例,这是继2018年9月开展打击骗保专项行动以来,国家医保局公布的第二批骗保典型案例。

界面新闻梳理发现,在16起骗保案例中,涉嫌虚假诊断的有9起,涉及挂名住院的有7起,另有3起涉及串换药品,1起涉及虚假票据。其中,安徽省淮南市毛集第二医院以免费体检为由,获取阜阳市颍上县参合群众信息,编造住院治疗材料,套取新农合基金。2016年8月至2018年8月,该院共编造450人次虚假住院信息,骗取新农合基金136万元,为16起骗保案例中违法人数最多、金额最高。

公开的案例可以发现,一些医院骗保手段五花八门。如:安徽省阜阳市阜阳双龙医院通过以支付回扣形式向乡村医生收买病人、过度治疗,两年间超范围开展手术套取医保基金38.20万元;陕西省渭南市合阳福音医院通过无医嘱收费、超医嘱收费等方式骗取医保基金38.86万元,类似案例就有两起;福建省厦门市翔安区马巷卫生院垵边卫生所通过套换医保编码、超医保支付范围开展诊疗项目等方式骗取医保基金96.11万元;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五洲医院等4家医院通过免费体检、赠药诱导五保户、参保人员住院,通过多记、虚记费用的方式骗取医保基金。

近半年以来,监管部门加大了对骗取医保行为的打击力度,这都源于2018年发生的一起骗保大案。2018年11月,央视《焦点访谈》揭开了沈阳市于洪区济华医院、沈阳友好肾病中医院内外勾结、骗取医保费用的黑幕。骗保过程触目惊心,按照医保相关规定,退休人员在一级医院住院享有97%的报销额度。医院雇请老人每次住院产生的上千元医疗费用基本由医保资金买单,医院不劳而获,成为主要获利者,而这些老人每天由专人接送,另外还能拿到300元左右的“返款”。

该案暴露出医保基金监管存在诸多漏洞,也引发国家医保局在全国范围内严查骗保行为。

浙江大学风险管理与劳动保障研究所所长何文炯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表示,打击骗保是为了维护基本医疗保险基金安全、维护基本医疗保险制度的严肃性和规范性、维护社会公序良俗。

根据国家医保局2月28日发布的《2018年医疗保障事业发展统计快报》,截至2018年末,基本医疗保险参保人数134452万人,全年基本医疗保险基金总收入21090.11亿元,总支出17607.65亿元。2018年9月起,国家医保局会同有关部门联合开展打击欺诈骗取医疗保障基金专项行动,截至2018年末,各地共检查定点医药机构27.20万家,查处违约违规违法机构6.63万家,共追回医保资金10.08亿元。

3月22日,国家卫健委、国家医保局等八部委联合印发《医疗乱象专项整治行动方案》,自今年3月起开展为期1年的医疗乱象专项整治行动。

日前,国家医保局发布骗保宣传片,列出9种常见骗保行为,包括挂名住院,串换药品、耗材、物品、诊疗项目,虚构医药服务、伪造医疗文书和票,将应由个人负担的医疗费用计入医疗保障金支付范围,利用社保卡套取现金,将社保卡转借他人,利用社保卡倒买倒卖非法牟利。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规定,以欺诈、伪造证明材料或者其他手段骗取社会保险待遇的,由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责令退回骗取的社会保险金,处骗取金额2-5倍罚款。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将追究刑事责任。

浙江大学社会保障与风险管理系讲师、香港中文大学经济学博士杨一心建议,保障医保基金安全可以从以下几方面着手:加强医保基金智能监控。依托互联网、大数据等信息化手段,完善医保智能监控规则;加强部门间信息共享与合作。推进医保部门与医疗服务机构、卫生、市场监管、公安部门的信息联网,加强稽核工作;健全社会信用体系。加大社会保险法宣传力度,建立医药机构诚信制度,营造全社会打击医疗保险基金欺诈行为;进一步健全法律法规。建议以《社会保险法》为指导,适时出台医疗保险条例,明晰医保欺诈的法律责任。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57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