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个人意见】《小飞象》:井然有序合家欢背后,依然是爱,勇气与反歧视

小象会飞了,然后呢?

本文涉及大量剧透,请酌情阅读。

经典动画翻拍真人版,近些年来一直是迪士尼一条重要的电影系列。《灰姑娘》、《沉睡魔咒》、《美女与野兽》等数部影片,都是在忠于原著风格的基础上,打造了精致的梦幻场景。本文涉及大量剧透,请酌情阅读。

3月29日上映的由提姆·波顿执导的《小飞象》,是最新的一部迪士尼动画真人电影。动画版《小飞象》在1941年上映,片长只有64分钟,讲述的是小象丹波出生在一家马戏团中,他和她的妈妈完全不同,有着蓝色的眼睛和非常大的耳朵。这样怪异的模样,让他被大象同类所嫌弃,母亲也因为保护他而被关进笼子里,马戏团也让他扮成小丑进行危险的表演。最终,通过老鼠、乌鸦等动物伙伴的帮助,丹波学会了飞行,成为整个马戏团的明星,红遍好莱坞,他和母亲也一起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动画版《小飞象》

由于时代原因,这部影片当中有不少在当下看来比较不符合常理的设定,比如片中的乌鸦穿着打扮和说话方式都与黑人如出一辙,其他大象都是一副贵妇的打扮,片中的工人还会在唱段中,说出类似“在这里干活直到死”的话。不过,片中对丹波的鼓励非常激励人心,跟大家不一样,并不代表自己是一个异类、怪物,而是要看到自己的不一样带来的天赋,只要鼓足勇气,将自己的天赋发挥到正确的方向,都能够获得幸福。

在真人版《小飞象》中,这一概念被很好地传承下来,丹波出生后第一次露面就让马戏团围观的众人受到惊吓,更别提作为小丑表演中的一环,在成千上万的观众面前遭到耻笑。好在作为一头“真象”,拖着大耳朵的丹波也是十分可爱的造型。

片中纯CG制作的丹波和真人角色有非常多的互动

虽然故事背景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但提姆·波顿赋予了这个世界许多童话气质,比如片中的动物都是真实动物的样子,不能说话却能听懂人类的语言,鼓励、嘲讽、喜爱、嫌弃,都被它们一一看在眼里。或许只有设定成这样,在真人版《小飞象》中,丹波才能通过人类的帮助,而非原版动画里动物朋友们的帮助,找到飞行的诀窍,最终跟母亲团聚。

片中,科林·法瑞尔饰演的霍特·法瑞尔原本和妻子同是马戏团的明星演员,但在他参加一战时,他丢掉了一条手臂,马戏没落且妻子因病去世,只剩他和两个孩子相依为命。片中,他们帮助丹波重拾自信,小飞象获得迈克尔·基顿饰演的大娱乐城老板文德维尔的青睐,也让整个马戏团短暂地找到活下去的方法。

霍特·法瑞尔一家跟丹波有着深厚的感情

动画将高潮设置在小飞象在表演中的首次飞行,真人版讨论更多的,是起飞之后呢?似乎是为了打破过去童话中的美好,小飞象并没有成为好莱坞巨星,也没有跟母亲过上幸福生活,它还是得依靠马戏团里朋友们的帮助,才能够逃离社会,回到自然。

遗憾的是,在真人版里,蒂姆·波顿的风格没有被执行到极致,只能从故事的少数场景设定当中,找到他黑暗童话的风格。马戏团帐篷上的涂鸦、大型游乐场里的恐怖岛,只有在这些地方,才能看到他的残酷黑暗美学的肆意。至于其他大部分的时间,不管是背景还是故事,都秉持了迪士尼动画真人电影的一贯风格,没有意外,制作精良,安全、简单、美好。

即将飞行表演的丹波

真人版《小飞象》的故事乏善可陈,基本都符合好莱坞典型叙事类型,黑白分明的好人、坏人阵营,正义在惊险的情况下战胜邪恶,最终大家获得了美好的结局。唯一值得思考的,是真人版将重心放到了小飞象飞起来之后的时光。被利用、被驯服、被迫和人类一同进行飞行。“能飞能带来幸福”的童话被打破,真实的人类世界,远比一只会飞的大象现实的多。蒂姆·波顿或许也在借此隐喻了自己童年时期被父母禁锢无法与大众接触的困境。

片中丹波的小丑妆致敬了动画版

彩蛋是真人版《小飞象》的一大亮点。马戏团的火车,两个版本都是人脸的形状,只是真人版没办法说话唱歌。丹波的眼睛,两个版本都延续了蓝色这一设定。动画版中帮助丹波最多的小老鼠,在真人版中也有出现,不过镜头极少,并没有参与到整个故事当中。至于丹波飞起来的关键,一跟乌鸦的羽毛,在两个版本当中都同样重要。丹波的小丑妆、关押它母亲珍宝的笼子,以及“粉色气泡大象”这一迷幻场景设定,真人版都对动画版进行了极为相似的致敬。

推荐指数:蒂姆·波顿粉丝和迪士尼合家欢粉丝推荐观看。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3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