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提高门槛、缩减名额,多所高校启动“最严自主招生”

日前,多所高校先后发布2019年自主招生简章。与去年相比,各大高校进一步严格控制招生专业,提高招生门槛,缩减招生名额。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在论文造假和招生腐败问题频发的背景之下,试点了15年的自主招生似乎走到了十字路口。这条通往高校的捷径,正转变为愈发难上的“独木桥”。

日前,多所高校先后发布2019年自主招生简章。与去年相比,各大高校进一步严格控制招生专业,提高招生门槛,缩减招生名额。

根据各高校的招生简章,哈尔滨工业大学、四川大学、南开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兰州大学等多所高校则将报名门槛定在全国中学生奥林匹克竞赛(数学、物理、化学、生物和信息学)省级一等奖及以上。北京大学则要求,考生需在高中阶段参加全国中学生学科奥林匹克竞赛(数学、物理、化学、生物学、信息学)全国决赛获得优异成绩者;或在该校自主招生专业范围内有相关学科特长、创新潜质,并在相关专业学习实践活动中取得优异成绩者。

而文科专业的招生要求则更加强调“学科特长”。其中,中国政法大学在招生简章中提出:考生在与法学专业等相关的学科有突出特长、取得突出成绩、展示出较大潜力且品学兼优的,可以向该校提出报名申请。

界面新闻梳理发现,各高校愈发强调学生参与竞赛的“含金量”与学生的学科素养。而单科成绩、论文、文科类竞赛奖项等则不再是常见的“敲门砖”。武汉大学在招生简章中明确要求考生不得将论文和专利作为申请材料上传至报名系统。

“自主招生考试由于其招生程序比较灵活、招生标准不够客观,招生过程相对来说不是很透明,目前社会各界对此仍保持很大的怀疑,与仅以考试成绩作为唯一的录取指标的考核方式相比,其公信力跟高考招生仍存在很大的差距。 ”厦门大学教育研究院研究员袁卫认为,高校门槛的提高与近年来频发的造假问题不无关系。

此前多起自主招生论文造假与招生腐败事件被曝光,让自主招生一度处于风口浪尖。

其中,2018年8月,自媒体“知识分子”发表文章称,高考自主招生录取名额较多的九省市高中生发表的论文涉嫌造假,大段抄袭,甚至可能存在论文买卖,并且其中一些学生已经借助涉嫌抄袭的论文被高校录取。此文一经发布,高校自主招生的种种问题迅速引发热议。

经北京青年报等媒体跟踪报道,被指抄袭的论文有多处和此前发表过的论文相似,论文作者也涉及多所国内知名高中。其中,东北育才外国语学校霍姓同学的“重视和培养生物医学工程专业学生的营销理念”(发表于《教育现代化》)被指涉嫌抄袭2013年9月新乡医学院袁雪艳、张晶晶二人发表于《教育管理》上的同名文章。 而根据教育部“阳光高考”平台的官方数据,霍同学在2018年的自主招生中成功通过了东北大学自然科学类的初审和中国传媒大学网络与新媒体专业的初审。

更早之前,据中国广播网报道,2014年中国人民大学暂停自主招生一年,这也被指跟招生腐败有关。当年,该校招生就业处原处长蔡荣生就因涉嫌受贿罪被批捕。

自招政策带来的庞大需求,也催生了代写论文、买卖专利乱象。据界面新闻此前报道,在网上输入“自主招生论文”的关键词,可以发现了大量的论文发表和代写机构,大部分机构都称“能够帮助高中生发表自主招生论文,也可代写”,并且作出“能让你顺利过关”的保证。一家名为“海天文化”的论文发表机构在其官网上明确表示“若文章审稿不通过,本站或者杂志社可提供免费润色,代修改,确保成功。”

在此背景之下,2019年1月,教育部印发《关于做好2019年高校自主招生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明确提出“高校不得简单以论文、专利、中介机构举办的竞赛(活动)等作为报考条件和初审通过依据。”

此外,《通知》从招生政策、招生程序、加强监管等方面提出了规范高校自主招生的“十严格”要求,其中包括:严格制定录取标准,高校在现有基础上进一步降低给予自主招生考生的优惠分值;严格控制招生规模,高校在上一年录取人数基础上适度压缩招生名额等。

教育部政策收紧使得今年高校自主招生被称为“最严自主招生”。

2019年,全国共90所试点高校有自主招生资格,其中77所高校面向全国招生。另外,北京工业大学、 黑龙江大学、上海大学等13所高校只在本省自主招生。对比各高校今年和去年的自主招生简章,不少高校都对自主招生名额进行了压缩。

其中,武汉大学招生计划从2018年的350人缩减到192人,文学院、历史学院、哲学院三个学院的计划数均从31人缩减到15人;中南大学招生计划从420人锐减到120人。四川农业大学仅计划招生60人,比2018年减少一半。

“自主招生本来就是少数人的’游戏’。”浙江大学教育学院高考研究中心主任吕阳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严格控制自主招生规模、严格确定招生专业等是在引导自主招生回归其本来的定位。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清华大学2019年招生简章,今年该校招生专业类包括,建筑类,土木类,环境、化工与新材料类等理工科专业,与2018年该校自主招生专业相比,人文与社会类、法学类等文科专业被取消。这被解读为清华大学自主招生取消文科类专业,并引发热议。

对此,清华大学作出回应表示,清华大学自主招生取消文科专业属于误读。

“清华大学自主招生的目标是选拔具备基础学科和特色学科方向特长及创新潜质的学生,符合条件的文科、理科考生均可申请。”清华大学招生办公室告诉界面新闻。

尽管如此,高校自主招生的要求日益趋严,多校取消文科招录计划,仍是不可否认的事实。

界面新闻梳理发现,在山东大学2018年自主招生中,哲学类、中国语言文学类、新闻传播学类、历史学类等文科专业仍有招生计划,但在今年,该校的招生专业则仅限数学类、电子信息类、软件工程等理工类专业。

此外,吉林大学之前的“文、理、工、医”招生计划到今年仅仅只保留了理工专业;武汉大学的国学院也没有参与自主招生;厦门大学直接取消了外文组的专业自主招生;中山大学则取消了外语类、社会科学类专业招生。

在袁卫看来,名额分配是否合理直接影响着考生的报考意愿,“如果自主招生的名额分配过少, 其报考意愿会普遍偏低,潜在考生的数量就会减少,这可能不利于高校实现创新性人才的选拔 。”

此外,袁卫认为,招生程序是否专业决定着招生工作的成效,影响着高校自主招生工作效率和考试结果的公信力。

“在申请材料初审和考生入校复试这两个阶段,高校的考核程序非常灵活,很容易受到人为主观因素的干扰,而各高校也缺乏相应的客观公正的保障性程序。”袁卫认为,自主招生试点高校应“顺势而为”,建立专业化的自主招生委员会,在制定学校招生计划、确定招生政策和规则、决定招生重大事项等方面发挥其作用,同时尽可能保证招考透明。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5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