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独者之痛

当希望破灭后,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瞬间分崩离析。

养儿防老,在中国传统观念中,不仅让父母找到自己安身立命的生活意义,还在孩子身上寄托着对生活的全部向往。当这些希望都破灭后,谁来养老送终,成为失独者们最关心的问题。

实际上,当这些希望破灭后,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瞬间分崩离析。

唯一的孩子一旦离去,对整个家庭意味着毁灭性的打击,他们面临的不仅仅是心灵上的巨大痛苦,还要忍受长期的孤独,以及因晚年生活无子女而带来的精神上的恐慌与忧伤。谁来养老送终,成为失独者最关心的问题。

随着失独者年龄慢慢变老,大家内心深处缺少一种安全感。如果总是离群索居,势必会存在不安全的隐患,比如病在家中无人知晓,遇到事故或者发生意外,无法及时求助。

在此情况下,贵州省的一些地方,已经开始承诺提供公租房,让失独者集中居住在一起,社区实行有序的管理,就会有效控制避免这些安全隐患发生。

但这些进步依然无法让失独者们安心,他们疑虑的是,帮扶都只是各个地方的单独行动。他们希望从国家层面,尽可能出台相关政策措施,使得对失独者的帮扶有法可依。

“目前,针对失独家庭的帮扶体制并不完善。”政协委员丁勇说,在他2013年提交的《关于完善失独家庭扶助政策措施的建议》中,国家虽然在2008年出台了扶助政策,为失独家庭发放一次性抚慰金和扶助金。但仅仅是经济上的补偿,无法满足失独家庭今后养老和就医等方面的需求。丁勇说,为此,他呼吁尽快开展对失独家庭的调查,了解他们面临的实际困难和诉求。

“我建议有专门的机构,牵头负责对失独家庭的服务工作,解决他们病有所护、生有所养、老有所终的问题。”丁勇说。

熊爸儿子的墓地在花溪郊外的山坡上,山路很陡,60多岁的老人步履蹒跚。白发的父亲和黑发的儿子阴阳相隔。
熊爸的儿子2010年因心脏病突然离开。抚摸儿子留下的玩具,吃着儿子平时喜欢的零食,曾今的家庭幸福已荡然无存。
特别想念儿子时,熊爸会给儿子写封家书。
孩子与丈夫相继离世,孤苦无依的黄黔英只能独自面对晚年生活。她说自己很胆小,甚至家里的灯泡因电压造成的忽明忽暗,也会引起她的不安和恐惧。
凌莉的女儿2000年因阑尾炎未及时得到治疗而离世。凌莉的家里挂满了自己绣的十字绣,失去女儿后的孤独,只能在日日夜夜的手工活中寻找慰藉。
悲痛之下凌莉把女儿的照片全部烧了,唯独这张留在办公室的照片保存了下来。
2011年,年仅27岁的小俊在南明河附近一个没有安装防护栏的石坎边意外失足摔死。母亲叶才英想念儿子时,会把儿子的睡衣拿出来默默地流着泪端详。
叶妈妈不忍心看儿子的照片,但又忍不住看了再看。
小俊的父亲一直执拗坚持打扫如今空荡荡的儿子卧室。
失独者家庭之间相互慰藉。

 *文中图片均来自:东方ic

0

相关文章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