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阿尔及利亚总统20年执政将落幕,功勋老兵为何引爆民众抗议?

在大多数走上街头的年轻人看来,他们对独立战争和内战只有模糊的记忆,眼前的问题是自己依旧找不到工作,而现在正是国家做出改变的时候。

资料图:阿尔及利亚总统布特弗利卡于2009年4月发表讲话。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田思奇

连续数周的民众大规模示威活动后,担任阿尔及利亚总统20年的布特弗利卡(Abdelaziz Bouteflika)最终在4月1日(周一)宣布将于本月底任期结束前辞职。阿尔及利亚国家媒体公布了这一消息。

然而这个北非国家至今没有确定大选的新日期,也没有布特弗利卡的盟友离开的迹象。这位总统的反对者可不仅仅希望他辞职,还希望彻底结束他领导的“体制”(the system)。

82岁的布特弗利卡曾参加反抗法国殖民的独立战争,总统任期内结束阿尔及利亚内战,推行的五年经济计划改善了国内的民生福祉,并连赢四届总统大选。与此同时,能源出口为阿尔及利亚带来巨大的财富。

但在大多数走上街头的年轻人看来,他们对独立战争和内战只有模糊的记忆,眼前的问题是自己依旧找不到工作,而现在正是国家做出改变的时候。此外,布特弗利卡自从2013年中风后就甚少公开露面,民众难以知晓这位最高领导人的健康状况,因此反对者相信他的身体已经无法支撑其担任总统一职。

由于缺乏足够有威信的反对派领导人,没有人清楚谁会成为布特弗利卡的继任者,民众是否能满足于布特弗利卡最新提出的方案,抗议会不会延续,这一切都是未知数。

政坛新星

数十年前,布特弗利卡年纪轻轻就做到政府高位,在国际社会引人注目。

他于1937年3月在摩洛哥边境小镇出生,并在当地长大成人。19岁时,布特弗利卡便加入反抗法国殖民统治的民族解放军,并结识了日后成为阿尔及利亚总统的指挥官胡阿里·布迈丁(Houari Boumediene)。

阿尔及利亚独立后,年仅25岁的布特弗利卡被任命为青年和旅游部长,32岁便开始担任外交部长。他支持中华人民共和国恢复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并谴责南非的种族隔离统治。1974年,作为联合国大会主席,布特弗利卡史无前例地邀请阿拉法特在大会上讲话,推动了国际社会对巴勒斯坦的承认。

然而在布迈丁于1978年去世后,布特弗利卡的外长职位被替换,他本人也受到腐败指控,于1981年流亡瑞士。随后布特弗利卡又抵达迪拜成为该酋长国的顾问。

1987年,布特弗利卡回到阿尔及利亚,并保持低调,没有接受政府提供的职位。外界对他的私生活所知甚少,官方记录中没有提到过他的妻子。

到了1990年代,阿尔及利亚陷入了另一场战乱,布特弗利卡也改变了置身政坛之外的想法。

总统的声望

1992年初,在伊斯兰拯救阵线党即将赢得阿尔及利亚议会选举之前,军方支持的政府宣布选举无效,声称担心伊斯兰主义者破坏民主。由此双方爆发流血冲突,持续十年的阿尔及利亚内战造成超过十万人死伤。

在战斗激烈的1994年,布特弗利卡拒绝了成为总统的提议,但五年后又改变主意,在军方支持下以74%的选票当选总统,而所有其他候选人都在投票前夕退出选举,理由是担心选举舞弊。

在第一个总统任期内,布特弗利卡致力于停止战争,并在2005年刚刚连任后力排众议大赦武装分子。同时布特弗利卡着手使该国摆脱外交孤立,与美国等西方国家展开反恐合作。

在石油和天然气收入的帮助下,阿尔及利亚变得更加和平且富有。2004年至2014年间的高油价为布特弗利卡政府大举投资建设国内基础设施奠定了基础。不过也有人指责布特弗利卡的家人和亲信从这些国家建设计划中受益最大。还有反对者认为,布特弗利卡的经济政策没有让阿尔及利亚摆脱对石油和天然气的依赖。

“在布特弗利卡的领导下,阿尔及利亚在政治、经济和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浪费了一个历史性的发展机会,”独立报纸《El Watan》的记者哈森·瓦利(Hacen Ouali)说。

消失的领导人

2011年,当隔壁的突尼斯和利比亚等国出现轰轰烈烈的“阿拉伯之春”革命时,阿尔及利亚却度过了相对平静的一段时期。按照路透社的说法,这是有外汇储备缓冲和在内战后对重大动荡格外警惕的结果。

即便如此,阿尔及利亚人也会以生活水平低下、缺乏就业机会等理由举行抗议。虽然人们不否认布特弗利卡结束内战的成就,但很多人相信,布特弗利卡的受欢迎程度被高估,不足以担任总统至今。

另一方面,年逾古稀的布特弗利卡健康状况引人担忧。2005年接受手术后,官方说法是布特弗利卡换上了胃溃疡,但一份遭到泄露的美国外交电报说布特弗利卡实际上患了癌症。在他母亲于2009年去世后,布特弗利卡变得更加虚弱。

早在2012年时,布特弗利卡已经流露出退意。他在阿尔及利亚东部塞蒂夫的一次演讲中说,现在是他这代人将权力移交给新领导人的时候了。“对我们来说,一切都结束了,”他说。

2013年初,一次中风让布特弗利卡在巴黎的一家医院住了三个月。他在返回阿尔及利亚疗养后也很少公开露面,长期在瑞士治疗。

抗议持续?

然而在今年2月,布特弗利卡仍然宣布将竞选第五个任期,但多数阿尔及利亚民众已经不想让这副很少出现的老面孔统治这个国家,大规模示威不断升级。

随后,布特弗利卡表示,如果他赢得原定于4月18日举行的选举,就会再举行新的选举,但这远远不足以平息民众的怒火,抗议活动愈演愈烈。尽管布特弗利卡宣布不会寻求第五个任期,但他将继续任职到无限期推迟的选举中选出继任者。这一提议当然没有令抗议者满意:他们要求的是布特弗利卡带着自己的“体制”立刻走人。

直到上周,布特弗利卡遭遇最新也是最重大的打击:据《纽约时报》报道,颇有权势的军队参谋长呼吁该国宪法委员会宣布称布特弗利卡不适合担任总统。

不过显而易见的是,即便布特弗利卡下台,他仍然留有不容忽视的影响。3月31日(周日)晚上,布特弗利卡甚至任命了新政府,要求罢免他的将军、国防部副部长艾哈迈德·加德·萨拉赫(Ahmed Gaïd Salah),并重新任命被普遍称为缺乏灵活性的努尔丁·贝多伊(Noureddine Bedoui)担任总理。

虽然反对派乐于见到布特弗利卡在本月离开,但他们仍然呼吁民众继续抗议。“这是人民的第一次重要胜利,”阿尔及利亚人权联盟副主席萨尔希(Said Salhi)说。“但我们不能就此止步。我们必须要求积极的改变并促成全新的民主共和国。”他补充说:“这是我们走向最后胜利的唯一保证,即建设一个享有权利和自由的新共和国。”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