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专访】鱼子酱文化CEO雷瑛:《青春有你》之后,我们想创造真正的China Style

“偶像文化是什么?偶像文化当然不止只是明星。偶像文化的背后是时代的烙印。”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对于雷瑛来说,去年的《偶像练习生》让成立仅三年的鱼子酱文化真正走到了偶像产业的赛道上,36亿的播放量,微博超话社区155.8亿的阅读量,这部现象级网综让节目的制作方鱼子酱文化抬升了一个大的台阶,成功打破了养成系综艺的天花板。近日,鱼子酱文化宣布完成数亿元规模的B轮融资,由众源资本领投,辰海资本跟投。

今年鱼子酱文化与爱奇艺合作的《青春有你》,训练生100人,前来参与偶像产业博弈的经纪公司共计47家,这其中既有华策、新丽、黑金等影视剧及音乐领域的翘楚,也有成立不到一年的等风来影视和天加一传媒等文化公司,希望借推出的练习生打开市场。一时间,偶像产业似乎勃兴起来,“池子”活泛了起来,“鱼”也多了起来。

《青春有你》

而在创造爆款之前,鱼子酱文化一直在音乐综艺的赛道上。据艺恩数据显示,2015年鱼子酱文化制作的《歌手是谁》有着11亿的播放量,《2017快乐男声》则让沉寂已久的“快男”选秀重回大众视野,累计播放量27.5亿。

事实上,出身于湖南广电的雷瑛现在带领的团队中,核心骨干依旧来源于湖南广电,来源于曾经的“超女快男”团队,音乐综艺和新人选秀也一直是鱼子酱文化基因的一部分,“大家对音乐和偶像文化这两个赛道上的内容特别感兴趣,也有专长,所以我们公司的节目一直集中音乐偶像类和真人秀类”,雷瑛说。

《快乐男声2017》

从当下偶像产业的蓬勃,雷瑛看到了C-POP形成的可能性,但仅有市场勃兴的现象是不够的。 接受界面娱乐专访时,雷瑛说:“China Style有可能会形成,但是它还是要靠人,靠一些有理想的公司去推动并且形成”。雷瑛所说的有理想的公司是指有意于引导偶像、引导市场的公司,这些企业需要帮助偶像们成为兼具个性表达与社会责任感的年轻人,通过努力的日常中与观众共情,更能以文化主张去带动社会潮流。“偶像其实承担了很多人梦想的杂合体,偶像这碗饭也不是那么好吃的,如果中国的这种偶像文化能够走出中国味来,这一定是值得支持的一件事情!”

为了打造能引领China Style的偶像,鱼子酱文化正在偶像产业链上写下自己的闭环。雷瑛介绍,2015年的鱼子酱文化还是一个简单的节目制作公司,但经过三年的团队搭建,现在鱼子酱已经成长为“从节目研发到内容营销一体化的公司”。这其中雷瑛引以为傲的就是鱼子酱文化打造的内容交互体系,这与养成系偶像的特性是相通的。除了一周一播的正片外,鱼子酱文化在各大平台上为《偶像练习生》和《青春有你》打造了庞大的内容交互体系,7×24小时跟拍以勾勒出每位训练生的成长线,再以清晰可见的方式呈现给观众。

《偶像练习生》

目前,通过以长短视频搭载的视频内容生态,加之在《偶像练习生》和《青春有你》等综艺影响下建立健全的艺人经纪生态,目前市场上已经基本形成了偶像产业的闭环。

在雷瑛看来,这个偶像产业链闭环形成对于国内娱乐产业的裨益很多。“中国的歌舞艺人,它的产业闭环并不好,因为生态没有建立起来,就出现了断层。在偶像产业形成闭环后,各类公司都在推出人才,包括做影视剧内容的,做艺人经纪的,当大家都在给‘池子’里面去贡献不同的人的时候,其实这个市场是越来越宽,而不是越来越窄的。”

在接下来,鱼子酱文化将聚焦偶像生态和真人秀,希望通过偶像对年轻人的生活状态和的梦想的呈现,实现偶像与年轻人的勾连,从而完成对当下社会关系的全新阐述。目前,鱼子酱文化与爱奇艺合作的《青春的花路》正在播出,以明星闺蜜真实生活日常展开的《闺蜜的美妙周末》也即将在今年二季度上线。

界面娱乐对话雷瑛:

有小Bug的偶像更吸引人

界面娱乐:《偶像练习生》和《青春有你》在各个平台都有大量的内容素材,除了正片还有泡泡社区和直拍视频的内容,你们如何筛选一周一播的正片内容的,哪些内容您觉得是值得呈现的?

雷瑛:对于偶像养成类的节目来说它已经跟以前常规的一个收看模式不太一样,它是长短视频和互动的一个结合体。去年的《偶像练习生》每一周要生产两三百条短视频出来。这些短视频,包括直拍视频、泡泡社区,还包括其它的一些社交媒体的互动,它构成了整个节目的交互的内容体系。而这个体系里面其实核心的东西它很清楚,就是训练生们,他们是我们要表达的重点。

《青春有你》的衍生节目

以往影视剧中的男女主角总能吸引到观众的注意力,但那时候的偶像团体成名比较困难。现在观众也会欣赏影视剧的配角,人的审美开始多元化了,这也使得单一的偶像它会变成团体偶像,只是在这个团体里面,每个人都会拥有自己不同的粉丝。因为你自己的才艺和人格的魅力,甚至是一些小bug,都会吸引很多不同的人。

所以我觉得现在对于团体偶像来说,他们得接地气,他们不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完美主义者,他们在自己的粉丝的助力下,一点一点成长起来,观众能看到这种的成长,这叫偶像养成。这和以前刚出道就是全能的偶像不同,训练生有些可能是从60分开始的,有些可能真的不太及格。但到后面,他们会为了自己的梦想去努力,生活中间点点滴滴,这个过程会印证到观众的人生,因为每个人的人生都是这么过的,都是从不会到有点会。

所以我觉得共情特别重要,共情也不是一个长视频能够完成的事情。就是在这些训练生的纵向当中,可能慢慢会找到跟你能产生共情的元素。 然后因为那个元素你可能你真的会成为它们粉丝,只是大家粉丝的紧密度不太一样。

偶像不再是“偶得的像”

界面娱乐:你们是怎么处理7×24小时拍摄产生的庞大素材的呢?

雷瑛:我们有导演组和编剧组,导演组管整个节目的录制和舞台呈现,另外还有编剧组。每一次公演舞台是训练生们的变化最大点。养成类节目不是每期都淘汰,我们每三期淘汰一次,淘汰的时间节点就在训练生最后一次上舞台的那一刻,上完一次舞台,可能一个人就会发生逆转。当然我们也会呈现公演舞台之前,训练生们如何选歌、如何与队友配合,或者怎么去表达“我想当C位”的想法,在这个过程中,观众能看到训练生的变化。编剧组会抓取每个训练生的个性,观察所有练习生的成长线,有人说真人秀都是有剧本的,其实我们是没有的,但大剧情的设定是有的,这是指编剧要在非常繁杂的素材当中去找到每个训练生成长的主线,然后把主线拎出来给观众看,因为观众不可能7×24小时生活在他旁边,受到他的感染。但是,最亮眼的一刻还是在舞台上。

界面娱乐:那编剧任务岂不是很重?

雷瑛:在最开始由于训练生人数比较多,一个编剧会主管好几个人,到了后期,从一百个最后集中到前二十,这里面会有一个不同的分配过程。

《青春有你》的线下活动;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界面娱乐:从《快乐男声2017》到《偶像练习生》和《青春有你》,您觉得内地的偶像市场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雷瑛:去年是网综偶像元年,在爆发之后整个市场正在纷繁复杂中形成规律,这其中最好的一点是整个偶像产业有了发动机,产业的链条逐渐形成了闭环。在这个闭环上,做艺人经纪的、做音乐的、做综艺的、做粉丝经济的各家公司形成了合作。以前的偶像是“偶得的像”,它没有办法产业化。

界面娱乐:现在是可以制造生产的?

雷瑛:主要在于年轻的孩子没有舞台,当偶像不像别的职业有特定的培养方式,以前偶像产业是没有形成培养的闭环的。有些孩子飞蛾扑火地追逐梦想,但并不一定能实现。这些孩子又分两种,一种是家庭条件不太好,但是家人都很支持他追求梦想;另一种是家庭条件很好,自身条件也很优秀,而且还非常努力。

C-POP需要有理想的公司去推动

界面娱乐:鱼子酱文化希望打造什么样的偶像?

雷瑛:每一代人都需要自己的偶像,在互联网时代和移动互联网时代,正能量偶像是市场和政策的共同选择,也是偶像对粉丝的最大持续吸引力;我们也希望通过真人秀节目去展现偶像的正能量,比如阳光、才艺、拼搏、男子汉气概等。概括来说,就是中国需要什么样的偶像,而鱼子酱文化需要打造什么样的偶像。

《青春有你》的导师及教练团队

在之前,中国的青少年有一些粉韩国明星, 接触的也是K-POP。但他们其实更应该由中国自己的流行文化来引导,所以我在想中国能不能形成自己的C-POP?China Style可能形成,但它还是要靠人、靠有理想的公司去推动。

我知道韩国、日本、欧美文化可能对中国不同的年龄段、不同城市的孩子都有不同的影响。但是它们都不如C-POP接地气,C-POP代表的是你,是中国文化。在突破了偶像元年之后,大家发现这个产业形成闭环了,年轻人有舞台了,产业链上有很多公司,当积累了多年、大家都想在产业里面有所表现的时候,这个产业就到了一个新的境界,那就是不单要生产偶像,还要生产有价值观的偶像。

偶像其实是承担了很多人梦想的杂合体,这个词有两层意义,一方面它寄托了很多年轻人的音乐理想和它的舞台艺术理想,这是他们的个人追求,百行百业都受到尊重,他们希望这个行业也受到尊重;另外一方面,正是由于偶像受到很多人的追捧,所以也需要引导。

中国的偶像文化如果能够走出中国,这一定是值得支持的。当然,这里面不光有人的元素,还有音乐的元素。这几年随着数字版权的发展,音乐版权也开始恢复。所以从去年开始,各个平台都在推音乐打歌的节目,慢慢我觉得有作品、有舞台、有闭环的偶像产业,它就慢慢的形成。其实元年就是元年,今年到底还是元年之后,第二年刚开始。

《青春有你》线下活动;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界面娱乐:您认为偶像文化是什么?

雷瑛:偶像文化当然不止只是明星,明星到底代表什么?为什么大家会喜欢那种音乐,那种服饰,或是偶像表达出来的文化主张?其实最后面折射这个时代的烙印。中国人此时穿着蓝衬衣、灰裤子、白球鞋,它可能代表的是一个年代的印记。

当我们慢慢形成中国式的文化主张时,中国的偶像产业才真正形成了。所以我觉得偶像产业还真的不是说造几个人,就叫偶像产业。如果没有音乐人去创作好的歌曲,来表达当下年轻人的主张,让人共情,偶像没有社会责任感和自我要求的意识,那偶像产业就是乱的。

界面娱乐:在偶像产业链中,鱼子酱文化具体在做什么?

雷瑛:四年前鱼子酱文化刚成立的时候,就是一个简单的节目制作公司,到现在,我们有五支承建制的节目团队。2016年我们建立了内容营销团队,2017年,鱼子酱文化已经成长为从节目研发到内容营销一体化的运营能力的公司。这其中《偶像练习生》帮助我们公司抬升了一个大的台阶,这个台阶让我们走到了偶像产业赛道上。之前,我们还在音乐综艺的赛道上,转到偶像赛道后,我们的天花板就打开了。通过去年在长短视频和社交内容上的实践,我们掌握了偶像产业的基本规律。

《青春有你》的“训练生全记录”

在前三年,我们以音乐内容和造人内容为内核,从研发到制作到内容营销,写下了一个小闭环。在第四年,我们就进阶到围绕偶像生态形成一个闭环。其中一个方向是刚刚讲到的视频内容生态,第二个就是艺人经纪生态。

在艺人经纪这一块,我们通过节目去招人,也通过更多的各种的视频内容去给这帮人去提供它们的一个新的舞台。国内产生偶像的方式,一个是综艺形态,一个是电视剧,在这个偶像产业链形成之前,更主要的还是靠电视剧。演员这个队伍它很庞大,而且它的闭环很强,其实中国的歌舞艺人,它的闭环并不好,因为音乐版权的问题,要红一首歌很困难。

包括中国出名的歌手和包括舞蹈演员,其实现在也开始在出现断层,年轻的有才华的这一拨人没有舞台,中国没有一档专业的打歌节目,以前有电台,现在都没有。因为生态没有建立断层就出现了。

现在有了偶像,我们会希望偶像有颜值、有综艺性、还有演艺才能,于是不同方向的公司都在向节目推出他们的人,这之中有影视剧公司、艺人经纪公司,还有生产内容的公司等等。当所有人都在给池子里面去贡献不同的人的时候,其实这个市场是越来越宽,而不是越来越窄的。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