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汕头首现新出行模式:“网约+巡游”能否“合二为一”?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汕头首现新出行模式:“网约+巡游”能否“合二为一”?

今年春节前,200辆“曹操巡游车”出现在汕头市区。这些是100%传统出租车,有顶灯、车身标识和能打发票的计价器。也就是说,曹操出行这家新业态科技公司,开了一家传统业态的出租车公司,颇似电商平台收购百货商场包装成了“新零售”。

图片来源:Pixabay

文 | 21世纪经济报道 王峰

汕头市优行出租汽车有限公司(下称“汕头优行”)成为了巡游车和网约车融合发展的一个新标杆。注册成立于2018年12月的汕头优行有两个股东:大股东是曹操出行的运营主体杭州优行科技,占股20%的小股东是汕头市交通运输集团公司。

今年春节前,200辆“曹操巡游车”出现在汕头市区。这些是100%传统出租车,有顶灯、车身标识和能打发票的计价器。也就是说,曹操出行这家新业态科技公司,开了一家传统业态的出租车公司,颇似电商平台收购百货商场包装成了“新零售”。

“网约+巡游”的“新出行”也已面世。汕头优行负责人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说:“探索把网约车、出租车融合在一起。网约车就是大家通过APP就可以下单叫车,第二种模式就是出租车在马路上巡游招手即停的模式。在收费标准上,网约车根据市场机制定价来收费,出租车根据汕头当地的出租车规定进行收费。”

这种融合将直接打破网约车和巡游车的属性界限。也就是说,巡游车的价格管制将被打破。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的多位业内人士对此褒贬不一,有人赞赏这是融合创新之举,也有人认为这直接突破了监管机制。

3月28日,汕头市“曹操出租车”的网约功能上线,网约的收费标准“参照我市出租车定价为主要依据制定”。价格基本一致,暂时搁置了能否融合的争议,但“曹操出租车”还是捅破了出租车价格管制这层窗户纸。

汕头巡游出租车仅不足千辆

截至目前,曹操出行已在杭州、北京、上海、广州等31座城市上线。到2018年6月,有潮运专车、万顺叫车、呼我出行、蓝海科技、斑马出行等5家网约车企业在汕头市取得经营许可,但尚未投放网约车。

曹操出行为什么选择以合办出租车公司的形式进入汕头?

首先是因为,汕头的巡游车市场已极度萎缩。汕头市常住人口已达560万,3个中心城区的人口也超过170万,但截至2018年6月,全市实际营运的巡游车只有653辆,这只是一个县城水平的出租车投放量。

汕头市交通局2018年6月对当地政协委员一份议案的回复称,汕头市巡游车现有企业7家,取得运力指标1201个,企业已购置未能投放的出租车101辆,司机停运的114辆,实际在营运的车辆653辆,巡游车企业和司机普遍对经营前景信心不足,觉得无法维持。

另一方面,“此前汕头市出租车抢活拉客、不打表、拒载情形严重,车辆破旧、服务态度差,人们在市区出行严重依赖私家车和黑摩的。”一位汕头市民说。

曹操出行以全新车辆、统一服务进入当地出行市场,必须打表计价,给当地出租车市场引入了强力竞争。据报道,汕头市委书记方利旭亲自谋划和推动了此事。到今年年底,汕头优行将投放1000辆出租车。

对于曹操出行而言,“由于曹操出行采取B2C的重资产运营模式,同时开展巡游车和网约车业务是个好事,可以减少单纯开展网约车业务的竞争压力。”一名出租车行业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融合发展还是“合二为一”

汕头优行的创新之处在于同一辆“曹操出租车”既可以巡游,也可以网约。

“这些出租车本质上是巡游车,因为它是有顶灯的,”中国出租汽车产业联盟秘书长葛磊说,“巡游车同时具备巡游和网约功能,是符合目前行业规定的。其实现在全国多地的巡游车也都已具备了网约功能,比如上海、重庆等地的巡游车网约平台用户体验和应答速度都已经很不错了。”

但是,“国办《关于深化改革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鼓励巡游车企业转型提供网约车服务,并不意味着开展网约业务后,巡游车就变成了网约车。”葛磊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两种类型的出租车还是需要错位经营,所以在一种车上采取价格双轨制和现行的规定是有矛盾的。打个比方,就像性别一样,现在我们的法律还不承认‘第三种性别’。”他说。

两类车最重要的区别之一在于定价机制,巡游车实行政府定价或政府指导价,网约车实行市场定价。“如果巡游车可以接价格更高的网约单,那他们为什么还要巡游?价格管控机制就被打破了!”一位参与了出租车改革意见起草的专家告诉记者。

“巡游车是有一定公益属性的,如果巡游车都去接网约单了,对于在路边扬招的乘客,尤其是没有网约习惯的老年人不公平。”葛磊说。

目前,汕头优行采取了网约车价格“参照”巡游车价格制定的办法,一定程度上规避了上述争议。

出租车价格管制是非

问题的关键在于巡游出租车的价格管制能否被打破。

上述参与了出租车改革意见起草的专家告诉记者,20世纪70、80年代,美国的一些城市解除了对出租车市场的价格管制,随后一段时期内各城市出租车价格纷纷大幅上升,并且出现了拒载、绕路等服务质量问题,因此一些城市在90年代又恢复了价格管制。

英国一些城市从20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对出租车以最高限价代替统一定价。一段时间后,出租车的价格就涨到了最高限价。

“消费者对出租车的刚性需求、消费者与经营者之间的信息不对称、出租车过度竞争带来市场失灵等问题,决定了需要对出租车实施价格管制。”该专家说。

事实上,滴滴出行此前曾表示将给出租车司机派快车单,以补贴和扶持出租车司机,但到目前未见实行。

现行的《汕头经济特区出租汽车客运条例》规定,出租车经营者应当执行价格行政管理部门制定的收费项目和收费标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该条例修订已被列入地方立法计划。

一位一线城市出租车管理处处长对汕头市的“巡游+网约”模式表示认可,“巡游、网约公司应该融合在一起共同发展,至于价格问题,如果《条例》等相关法律法规上能明确写出来,我想就不需物价部门许可了”。他说。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原标题:汕头首现新出行模式: “网约+巡游”能否“合二为一”?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