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青春有你》Vs《创造营2019》

各个平台的练习生抢夺战远未结束。

“李汶翰C位出道。”

“UNINE组合成员名单诞生。”

随着比赛结果的宣读,爱奇艺《青春有你》落下帷幕。与去年同一时间收官的《偶像练习生》造成的全民狂欢现象不同,《青春有你》的结束影响有限,因为关注这场比赛的群体,只有圈层内的追星女孩儿。

在《青春有你》收官之时,腾讯视频的另一档偶像综艺《创造营2019》也在同一时间上线,两档综艺正面battle。原本以为会是一场腥风血雨,但结果却天下太平。

随着2018年的《偶像练习生》和《创造101》带来的偶像红利,2019年接连4档综艺陆续上线。不少人期待着这几档综艺会继续洗牌今年的流量市场,而事实却并非如此。政策寒冬、市场饱和之下,偶像综艺还能带来哪些新惊喜?

《青你》决赛现场变npc周年纪念日

“越努力,越幸运,ninepercent出道一周年快乐。”

“披金成王,伴坤远航,蔡徐坤出道一周年快乐。”

“唱跳演戏样样行,无限可能陈立农,陈立农出道一周年快乐。”

大厂门外,ninepercent九站联合列队出街,团站带队高喊团体及蔡徐坤口号,其他8位成员粉丝站有序跟上。口号声配合着主题曲《eiei》此起披伏,陈立农、黄明昊、范丞丞等人的应援车、易拉宝、条幅霸占一整条街。

此场面的发生时间并不是去年,而是今天下午。

4月6日,是ninepercent出道一周年的纪念日,但今天的主角并不是他们。几日前,ninepercent粉丝联合声讨爱奇艺,一周年不但没有安排专场活动,担任嘉宾出席的《青春有你》也未曾分配给她们一张门票。

一周前,黄牛在朋友圈造势NPC全员到场(事实上蔡徐坤缺席),将票价抬到6000-8000元。而据现场粉丝传达,《青春有你》总决赛前半小时,黄牛票价明显有下跌的趋势,3000元就可以买到一张票。这与去年最低一万元左右的《偶像练习生》相比,可谓是天壤之别。

但即使爱奇艺通过分票形式尽可能规避npc粉丝入场,将场内的掌声全部留给了青你选手,却也无法阻止NPC的流量光芒。

去年,《偶像练习生》以总决赛1.8亿的票数收官,总播放量接近30亿。据次日数据统计,节目中共14位练习生进入超话排行榜top50。其中蔡徐坤第一,朱正延和陈立农为前五名。直到现在,蔡徐坤依然是超话明星榜一位,陈立农、黄明昊、朱正延、范丞丞都在top20。

而《青春有你》C位出道的李汶翰,超话排名直至决赛开播期间依然是30开外,前50中只有《青你》选手仅占了两位。

明星资本论对比了《青春有你》和《偶像练习生》的部分数据,除了有《偶练》提前为《青你》造势的阅读量和讨论量之外,脱离《偶练》热度的青你数据全部低迷。截止到一年前,《偶像练习生》的弹幕数高达300万,但《青春有你》目前只有55万。官博粉丝数、豆瓣评分数也相差的明显。

没出圈,没诞生顶级流量,连总决赛的弹幕都被ninepercent屠版。《青春有你》的收场,这也预示着偶像市场的形势远不如去年那么美好。政策寒冬、市场趋近于饱和,种种原因导致爱奇艺《青春有你》、《演员的品格》,优酷刚刚收官的《以团之名》,3档偶像综艺都未能造出顶流巨星。

但目前还不能用“全军覆没”来形容偶像综艺市场,因为在《青春有你》收官当日,腾讯视频的《创造营2019》接连开播了,业内和大众都将偶像市场的希望,寄托在了这档节目上。

被赋予厚望的《创造营2019》能否脱颖而出?

从《创造营2019》官宣迪丽热巴担任男团发起人,郭富城、苏有朋、黄立行、胡彦斌担任班主任(导师)起,观众就不难看出腾讯的“野心”。《创造营2019》的目的很明确—出圈。

但《创造营》想要出圈,必须要解约致使《青春有你》、《以团之名》等综艺未能出圈的问题。其一,政策寒冬下的求胜欲。其二,偶像市场的饱和状态。

根据《创造营》首期节目来看,核心主义价值观确实隐藏在节目之中。比如学员集结后,墙上出现的“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等正能量口号,军训会操一样的主题曲MV,连赛制海报上注明了“理智追创,拒绝集资”四个大字。

但与《青春有你》首期加入艺术指导团相比,《创造营》的求生欲相对隐蔽,对节目的整体质感也没有构成影响。在政策压制下,偶像综艺开始朝正能量方向发展,话题度也大量锐减。但《创造营》的话题却是有的,且均在政策允许范围内。

首期节目中,时代符号郭富城、苏有朋等导师的表演风头更甚,大龄选手马雪阳、哇唧唧哇旗下成员也承包了话题点。“马雪阳再就业”、“想pick创造营导师”等5个话题登上热搜。

在赛制方面,《创造营》依然采取A、B、C、F的等级分班模式。但在表演前的学员自评环节中,A班选择不设人数上限,若选择A班的学员未达到导师评级A则直接降至F,增加了节目的戏剧性和可看性。

《创造营》首期节目的表现可圈可点,但能否能够在2019年的偶像综艺中脱颖而出目前还是未知数,毕竟偶像市场的饱和是最难解决的问题。毕竟2018年《偶像练习生》已经一次性推红了数十位偶像,其中不乏一线流量,而粉丝的精力也是有限的,很难快速在365天后投入新的热情。

面对粉丝对同形式综艺、同类型偶像的视觉疲劳,偶像综艺必须顺应市场做出改变。《以团之名》尝试以男团体的形式进行比赛,用团魂吸引粉丝。《创造营2019》也提出“重新定义男性审美”的概念,邀请各个时代的标志性艺人来担任导师。

《青春有你》除了顺应政策的改编之外,选手类型与《偶像练习生》无异,事实证明,“吃老本”的综艺并不能为节目和市场来去更多的价值。这些在节目期间造成的缺憾,只能靠经纪方的后续运营来补救。

优爱腾三大平台混战偶像市场,谁将突出重围?

在《青春有你》开播前,制片人姜滨曾表示对于NINEPERCENT团不成团的现象表示很遗憾,之后会更加注重对于团体的打造。前不久,爱奇艺宣布了新男团的团综将在6月份上线。但爱奇艺是否具备运营一个男团的成熟能力,依然被很多人怀疑。

爱奇艺对于偶练九人团的把控能力一直以来都受到行业和粉丝的诟病。NINEPERCENT出道的一年以来,先不论合体少之又少,承诺的团综迟迟未上线,组合开完巡演之后就分头捞金,而对经纪公司把控力较低的爱奇艺也只能听之任之。就连充满了仪式感的组合周年纪念日,也未能集合全团。《青春有你》的决赛舞台上,专程来见证新人团诞生的前任团NINEPERCENT已经变成了EIGHTPERCENT,人气最高的蔡徐坤并未出现。

这样的把控能力让一些粉丝不再愿意为《青春有你》买单。有粉丝曾告诉明星资本论,许多《偶像练习生》粉丝不再追《青春有你》的原因,就是因为爱奇艺承诺给粉丝的事情都没有办法实现,致使她们不想再继续付出真心被割韭菜。爱奇艺将一支一线男团运营得四分五裂,捧红一只x线男团,又能给粉丝多高的希望?

此外,一些业内人也对爱奇艺做男团的能力表现出较低的信心。

此前有偶像公司的创始人告诉明星资本论,他们在对比了三档偶像节目之后,选择了《创造营2019》。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爱奇艺在对男团的整体把握上略显凌乱。

今年《青春有你》没有诞生红到不可控的选手,对团体的把控难度或许会相对降低,但后续的团体资源也是运营方需要考虑的问题。这个问题直接地影响到粉丝用户和行业人对于平台能力的观感。

相比之下,今年同样做了一档偶像节目与爱奇艺正面刚的优酷在团体的后续安排上就显得更加从容一些。

在决赛后不久,背靠阿里大文娱的优酷就官宣了《以团之名》两个男团的多个重量级资源:10部影视剧主演、7部热门综艺节目嘉宾、5部整团参与的综艺节目。尽管优酷《以团之名》的节目效果比不上《青春有你》,但后续明确的资源安排却能给粉丝用户以及行业更大的信心。只是,在偶像产业颇为动荡的这两年,这样的承诺依然需要时间来证明。

而腾讯视频过去一年对于火箭少女的运营也让人清晰地看到其更强的把控能力。先是为女团拿下了电影插曲《卡路里》的资源,并使之成为了去年传唱度最高的歌曲之一,后又摆平了欲出走的乐华娱乐,使得火箭少女的团体发展和个人发展都两不误。

也有参与《创造营2019》的经纪公司相关人对明星资本论表示,腾讯视频确实相当强势。但这并不影响其与腾讯视频的合作意愿。

三个平台的练习生抢夺战还会继续,如果仅根据平台的把控能力来选择合作对象,较为成熟的偶像公司会做何选择,相信答案已经呼之欲出。

来源:娱乐资本论

原标题:《青春有你》Vs《创造营2019》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4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