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特朗普“爱过”维基解密,现在却说对阿桑奇被捕“无感”

在2016年10月的一场竞选集会上,特朗普曾主动提到了这位“功臣”:“维基解密,我爱维基解密!”

美国总统特朗普。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潘金花

“我真的没有什么意见。”

4月1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答记者问时,就维基解密创始人阿桑奇在厄瓜多尔撤销庇护后于伦敦被捕一事作出了回应。

“我对维基解密一无所知。我不了解,我知道朱利安·阿桑奇与这有关。我也看到了阿桑奇的遭遇,之后会有一个决断。我想应该会是司法部长来定,他工作做得很出色,应该会由他来决定。我对他(阿桑奇)真的一无所知,对我来说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但从特朗普过往的态度来看,维基解密对他来说还真不是“没什么大不了”。

11日,美国司法部宣布将向阿桑奇提起诉讼,指控其曾在2010年协助美国陆军前情报分析员切尔西·曼宁(布拉德利·曼宁)破解一道储存在美国国防部电脑上的密码,以获取美国政府的秘密信息。

而就在那年,维基解密公布了大量涉及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的秘密文件后,特朗普曾在做客福克斯新闻主持人布莱恩·吉米德(Brian Kilmeade)的电台节目时表示,“我认为这样做很可耻。我觉得他们该判死刑一类的刑罚。”

但到了2016年,这位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的态度来了一个180度的大转弯。在希拉里“邮件门”丑闻随维基解密公布民主党国家委员会内部文件持续发酵后,特朗普在10月份的一场竞选集会上主动提到了这位“功臣”:“维基解密,我爱维基解密!”那段时间,他正好被媒体曝光了侮辱女性的视频与音频。

当时特朗普还发布推文称,“我希望大家看看维基解密揭露的克林顿·希拉里的可耻行为,她不适合参选总统。”而据美国新闻博客网站ThinkProgress统计,在2016年总统大选前的最后一个月,即10月10日至11月8日,特朗普在演讲、媒体及辩论场合至少提到了164次维基解密与“邮件门”事件,光是“维基解密”这四个字就提到了124次。

在11月4日俄亥俄州的竞选集会上,特朗普已俨然成为维基解密的“忠实粉丝”。一开场他就说,“他们又公布新的解密了!我真想先读完再来,但我又不想让在场的各位等我。我可真是太喜欢读这些解密了。”

不过,在2017年1月正式就任总统后,特朗普对维基解密的“热情”开始降温。

尽管他此前仍在推特上写道,“阿桑奇说‘14岁的孩子都能黑掉波德斯塔(希拉里竞选团队主席)’”,“朱利安·阿桑奇谈美国媒体报道:不诚实”,但他很快就作出了澄清,表示自己和阿桑奇不是一伙的,“我只是告诉大家他说了什么,让大家来决定什么是真相。”

随后,时任司法部长塞申斯在2017年4月表示,逮捕阿桑奇是优先任务,特朗普也在当月向媒体表态,对阿桑奇逮捕“我没意见(it’s OK with me)”。去年10月,厄瓜多尔开始对庇护中的阿桑奇实施更加严格的内部规则,次月,面对“阿桑奇是否该获得自由”的提问,特朗普的态度已与这周的发言如出一辙:“我对他一无所知,真的。我不了解他,真不了解。”

然而,从2017年5月特别检察官穆勒主持“通俄门”调查至今年3月提交报告期间,特朗普及其竞选团队与阿桑奇及维基解密的关系一直是调查人员的重点关注对象。

卫报》在去年11月披露称,特朗普前竞选经理马纳福特曾在大选期间前往厄瓜多尔驻伦敦大使馆,与阿桑奇秘密会谈。特朗普前私人律师科恩则在今年2月底出席国会公开听证会时表示,特朗普对其政治顾问斯通和维基解密商讨泄露民主党全国委员会邮件一事知情,不过斯通在之后否认了曾与维基解密联系。

彭博社指出,随着阿桑奇即将被引渡至美国受审,联邦检方有望获悉更多有关维基解密是否曾干涉2016年美国大选的细节。目前,根据美国司法部提交的“通俄门”报告,现有证据尚不足以证明特朗普妨碍司法公正,暂无法得出有罪或无罪结论。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6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