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涉嫌信披违法违规*ST皇台遭立案调查,“摘帽”无望却走出六连板

雪上加霜,连亏三年“摘帽”无望的*ST皇台,4月12日收到了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通知书。

位于甘肃武威的皇台酒厂办公楼。摄影:陈慧东

记者 | 陈慧东

雪上加霜,连亏三年“摘帽”无望的*ST皇台(000995.SZ),又收到了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通知书。

*ST皇台4月12日公告称,公司收到中国证监会调查通知书(甘调查通字2019002号),通知书告知: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的有关规定,中国证监会决定对公司进行立案调查。

*ST皇台称,与公司一同被证监会立案调查的,还包括公司董事长胡振平,董事、总经理闫立强,董事、财务总监何维角,董事、董事会秘书谢维宏。公司将全面配合中国证监会对公司的调查工作,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界面新闻记者注意到,*ST皇台并未在4月12日披露的公告中对信披违规的具体事项进行陈述。记者就此事多次致电*ST皇台董秘办公开座机号,但均无人接听。

作为西北地区最大的白酒、葡萄酒制造企业之一,皇台酒也曾享誉省内外,甚至有过“南有茅台、北有皇台”之称,然而行至今日,连亏三年的*ST皇台已走到退市边缘。

据*ST皇台4月11日发布的2018年业绩快报显示,公司2018年实现营收2548.34万元,同比下降46.47%;净利润同比增长53.76%,但仍为-8675.28万元。连续三年净利为负,意味着*ST皇台这只股票面临暂停上市交易风险。

*ST皇台将公司经营亏损的主要原因解释为产品销售收入大幅下降,以及公司因诉讼案件计提预计负债2098.20万元。

与低迷的业绩相比,*ST皇台股价的涨势有些耐人寻味。截至4月12日收盘,*ST皇台已连续6个交易日涨停,报6.67元/股,涨幅5.04%。

2000年8月,*ST皇台登陆深交所,彼时酒类企业上市者寥寥无几,贵州茅台(600519.SH)也是一年之后才登陆上交所。但近两年来,从*ST皇台身上看到的更多是“獐子岛第二”、诉讼缠身、大股东成“老赖”、保壳遇阻等消息。

据界面新闻此前报道,*ST皇台内部人士称,*ST皇台前董事长卢鸿毅在职期间,以多种方式大肆“掏空”和“侵占”上市公司财产,涉案数额或超3.6亿元;此外,在卢鸿毅任职期间,*ST皇台所涉的多桩民事纠纷及债务,在账目上存在瑕疵。

2018年1月,*ST皇台在进行存货盘点中发现,公司成品酒存在库亏约6700万元。“库亏”事件引发轩然大波,*ST皇台也因此被冠上“獐子岛第二”的称号。

对此,上述内部人士称,*ST皇台巨额“库亏”事件的种种迹象,皆指向公司原董事长卢鸿毅;公司几名高管曾在近一年时间内“摸出”该案件的蛛丝马迹——“原本公司对接经销商都以现款现货的方式进行”,卢鸿毅等人为掏空公司资产并变现,“跟经销商说好,通过代销,配合起来把审计人员也蒙骗了”。

针对此种说法,*ST皇台董秘谢维宏1月21日接受界面新闻记者采访表示,公司曾因“库亏”事件在2018年2月6日首次报案,历时8至9个月后,甘肃省武威市公安局已成立“4.19”专案组对“库亏”及相关案件进行调查,缴获了犯罪嫌疑人藏匿的账本,会计凭证等,初步查清了武威、兰州两地的涉案金额,掌握了卢鸿毅等人侵占和掏空上市公司的大量证据。但鉴于主要犯罪嫌疑人还未抓捕归案,案件具体情况尚未对外公布。

*ST皇台内部人士告诉界面新闻记者,截至1月底,*ST皇台资金链早已断裂,目前无融资进款、贷款入账,多桩民事诉讼缠身,皇台酒厂自2018年以来基本处于间歇性停产状态。

不但财务漏洞层出,在退市边缘艰难维持的*ST皇台,已彻底失去了其酒品市场的支持。界面新闻记者走访武威市和兰州市多家烟酒商行发现,街头大部分烟酒商店早已不再销售皇台酒,甚至数年未听闻皇台酒。

“皇台现在没人做了,早就不行了。”兰州市城关区一家烟酒商行的老板告诉记者,“前几年我们也做这个酒,但是已经有四年多没进这个酒,也再没在圈子里听说过皇台了,以前做(皇台酒)的供应商都改行了。

而今*ST皇台信披违规面临调查,其余真相又何时揭开?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2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