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蔡徐坤何时成为下一个鹿晗?

流量明星就有过气的一天,三两年一个轮回是很正常的事情。

文|文娱商业观察 浮萍

出道才一周年,还未享受成名快感的蔡徐坤接二连三陷入舆论的争议。

先是因NBA中国新春大使遭虎扑直男围攻,后是因为微博转发过亿被央视315点名数据注水,再接着就是蔡徐坤与B站之间因名誉权引发的口水战。

遗憾的是目前这3个事件中,蔡徐坤都没有拿出有力的应对措施,反而因为热心粉丝的帮忙而越帮越乱,出现节奏被带偏的趋势。

流量明星喜爱争议,因为他们本身就自带争议体质,往往越争议就越会有大众知名度;但他们同样惧怕争议,尤其是那些损伤他们路人缘的争议,比如蔡徐坤及其粉丝团与虎扑、B站的争议。

在新人哪闻旧人哭的流量明星时代,蔡徐坤很容易就会成为他的前辈鹿晗那样,人气、口碑、商业价值等全面下滑,提前步入衰退期。

蔡徐坤与B站隔空激辩是否侵权,网民已站队

这一轮的危机爆发是因为一纸律师函。

近日蔡徐坤发布对B站Bilibili的律师函,称B站上存在大量对蔡徐坤的恶意剪辑和AI换脸,并存在诽谤,蔡徐坤公司要求B站立即删除相关内容,并呼吁引导粉丝去攻击B站。蔡徐坤的律师称:已经收集了很多证据,将B站告上法庭。

引起蔡徐坤愤怒的主要是其打篮球视频,这是蔡徐坤在在成为NBA中国形象大使后的一段打篮球视频,网友是把球换成头,把头换成球,又AI换脸成六小龄童和卢本伟,一时间成为B站上最火的内容之一。

二次元人群聚居的B站强势回应,并附上人民网的一篇名为《看舆论监督中“公众人物”的名誉权问题》,暗指B站没有侵犯侵犯蔡徐坤的名誉权。

正面对刚远没有结束,稍晚蔡徐坤粉丝团官微随即宣布:即日起退出bilibili所属账号(蔡徐坤粉丝团、蔡徐坤粉丝团官微)永久不再更新。

对于这一场双方都为强势的争议,网民已经先于法律给出了判断:支持B站。在社交媒体上除了蔡徐坤的核心粉丝之外,路人都倾向于支持B站的鬼畜视频,一方面是因为B站历来就有解构名人视频的传统;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蔡徐坤作为新晋流量小生,很容易被当成旗帜性人物质疑。

这一争论的后续是大部分UP主对关于恶搞蔡徐坤的视频还是进行了下架,B站做了一定的妥协,但是引发UP主的反弹,更多关于蔡徐坤篮球的恶搞视频开始出现,甚至有UP主手绘700帧,还原蔡徐坤打篮球的视频,暗中嘲讽。

粉丝反扑遇阻,B站代答题衍生新商机

明星未动,粉丝先行。

这是绝大数流量明星发生争议时的套路,蔡徐坤的忠实粉丝们断然忍受不了偶像被污名化,在粉丝团官微退B站之时,组织力量反击,准备贴爆B站的相关视频,但是遗憾门槛太高而出现严重的分歧。

原来是因为B站是所有视频网站或者说具有社区性质平台中门槛最高的平台,如果想要参与评论或者上传视频,就必须成为B站的会员,而成为会员之前必须先回答20道二次元相关的问题。

这可难倒了蔡徐坤的粉丝,因为大部分人不是B站的用户、也不是二次元的受众,对问题显得茫然无助,有一种拳头打在棉花上的无力感。

恰恰这个时候出现了中间商赚取差价。大量b站会员突然聚集到蔡徐坤贴吧开贴卖号,有的提出50元帮助粉丝代答题的,也有1000元出售B站邀请码的,总之官方贴吧下面被各种叫卖的用户屠版。

没想到在B站这件事情上,蔡徐坤和粉丝的维权出师未捷身先疲,重演了虎扑的一幕。

今年年初的时候,蔡徐坤成为NBA形象大使遭到了虎扑直男们的抵制,因为和蔡徐坤一起的是著名球星扬尼斯·阿德托昆博、达米安·利拉德和克莱·汤普森,蔡徐坤是唯一的小鲜肉,和其他人的画风很不一样。

虎扑直男们甚至还发起了一个投票——对于NBA新春贺岁形象大使怎么看?一共有3万6千多人投票,百分之八十的人表示“我选择死亡”,足见虎扑直男们对蔡徐坤的意见很大。

对于虎扑直男们的DISS,蔡徐坤的强大粉丝团并不是没有想过反击,可惜在虎扑盛行的直男文化中,一众女粉丝的呼吁和呐喊被淹没,同样无法拿出有力的反制措施。

二次元和虎扑都是垂直用户聚集的社区,这种社区的用户认同感和战斗力都比较强、一般的“外人”很难打入带节奏,这也是蔡徐坤连续两例维权失败的原因。

蔡徐坤什么时候成为下一个鹿晗?

蔡徐坤频繁惹起争议的关键是流量明星这个身份,即使他自己慢慢开始转向原创音乐人的身份,但是市场给他的标签仍然是偶像明星,在收割年轻用户的同时带来争议,这是蔡徐坤们无法避免的。

流量明星就有过气的一天,三两年一个轮回是很正常的事情。

蔡徐坤是已经是内地自主培养的二代流量明星,曾经的一代吴亦凡、鹿晗等流量明星们已经切身地感受到了流量下滑带来等困扰:代言、片酬、曝光率、人气全面下滑。

最经典的例子莫过于2018年10月份进行全国巡演的鹿晗演唱会门票被“骨折”出售,很多转手价格接近票面价格的五折,而曾经一票难求的鹿晗演唱会门票如今正变得一票难卖,最后主办方不得不取消郑州巡回演唱会。

蔡徐坤很难逃出这一路径,问题的症结在于这一天什么时候会到来?

出道才一年、各种资源迅速聚集在周围,蔡徐坤看似仍然处于上升期,但面临的风险随时有可能吞噬他:新一代男团的竞争。

2019年被称为男团扎堆年,爱奇艺推出新一季的男团选秀节目《青春有你》、优酷推出新的《以团之名》、腾讯视频推出《创造营2019》,都希望培养出新一代的流量明星,外部竞争压力陡增。

如果蔡徐坤继续这样消耗自己的路人缘,在外部快速迭代的情况下,成为下一个鹿晗的历史进程将会大大加速。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