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负债1558亿,濒临崩盘的中国版“雷曼”

这封信函意味着,中信国安的债务危机已经超出自身能够解决的范围,上升到中信集团层面,甚至达到需要监管部门出面协助的地步。那么,中信国安的债务问题到底有多严重呢?

图片来源:网络

文 | 变哥@时金研究所

5年前混改遭到质疑的中信国安,如今面临了更为严重的债务危机。

一份《关于恳请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协调解决中信国安集团有限公司重组过程中有关问题的函》的文件显示,中信国安已经启动了资产重组工作,而且中信集团正就旗下中信国安的流动性风险向中国银保监会请求协助。

简单来说,这封信函是由中信集团向中国银保监会发出的,大意是请求银保监会出面,稳定及协调相关债权人。总之,中信集团希望银保监会出面挡一挡前来追债的银行机构。

这封信函意味着,中信国安的债务危机已经超出自身能够解决的范围,上升到中信集团层面,甚至达到需要监管部门出面协助的地步。那么,中信国安的债务问题到底有多严重呢?

一、千亿债务缠身

一直以来,中信国安的债务状况究竟严重到什么程度,外界鲜有人知。现在,这封“求助信”将中信国安的债务危机清楚地暴露出来了。

这份函件显示,截止2019年1月底,中信国安整体有息负债1558亿元。其中,银行借款824亿,保险公司借款余额125亿,此外包括债权、证券公司、信托公司、以及其他公司在内,都有数十亿到百亿不等的债务。也就是说,中信国安几乎将所有借款渠道借了个遍。

中信国安的众多债权人中,借款余额排在前四的金融机构包括工商银行99亿元,建设银行80亿元,农业银行66亿元,国开行64亿元。

一旦各大金融机构群起而攻之,在中信国安资产重组过程中抽贷断贷、起诉查封、强行平仓等,则中信国安的重组进程将就此受阻,甚至功亏一篑。

资料显示,中信国安在2018年净偿还债务135.35亿元,但是应还未还的有息负债仍有30亿,换言之,这30亿债务已经违约。

另外,2019年,中信国安的到期有息负债为732亿,约占2018年全年营收的68%。这笔钱必须在2019年剩下的8个多月中全部偿还,而且随后两年的到期债务规模都在350—450亿元之间。

2019年3月,中信国安一笔25亿元的保险债权投资计划违约,作为担保方的北京银行不得不根据担保条款垫付了3945万元的利息。本来这份担保函还有2年多才到期,可是中信国安却在这个节骨眼连利息都拿不出来。

需要注意的是,这个债权投资计划还有一个担保条款:如果中信国安于首个付息日起六个月内仍未支付投资资金利息,则该债权投资计划将提前到期,到期日为 2019年9月3日。

这就意味着,要是中信国安还是付不起利息,这25亿债权计划就要提前到期,而25亿本金和利息都要由北京银行承担了,这也许会引发北京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对中信国安启动司法程序来保证资金安全。

二、百亿股权遭轮候冻结

2019年4月11日晚间,白银有色中葡股份先后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中信国安集团有限公司持有的公司股份被轮候冻结。

公告显示,中信国安持有的这两家上市公司的限售流通股,因为西藏信托有限公司与国安集团及子公司的转让纠纷一案被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轮候冻结,这次轮候冻结的股份数量为22.5亿股,冻结起始日为 2019年4月11日,冻结期限为三年,自转为正式冻结之日起计算。

所谓轮候冻结,是指对已被法院冻结的资产,其他法院也要求进行冻结。根据《民事诉讼法》等相关法律法规,对已被人民法院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其他人民法院可以进行轮候查封、扣押、冻结。查封、扣押、冻结解除的,登记在先的轮候查封、扣押、冻结即自动生效。

其实,这已经不是中信国安持有的股份第一次被冻结了。

据不完全统计,仅中葡股份一家上市公司的股权在2019年就已经被北京市顺义区人民法院、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等各地法院轮候冻结。

涉及的公司包括中关村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华鑫国际信托有限公司、广发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北京魏公村支行、中粮信托有限责任公司等多家金融机构。

图:来源于白银有色的公告

截至目前,白银有色中葡股份这两家上市公司处于轮候冻结状态的股份数量,已经占到中信国安集团持股数的100%。

另外,中信国安集团的一致行动人中信国安投资有限公司持有的中葡股份约1.17亿股无限售流通股,也被司法冻结。粗略估算,这些被冻结的股权市值已经超过百亿元。

三、卖资产缓解困境

重重资金压力下,中信国安也采取了一系列措施筹集资金,包括卸掉包袱和变卖资产。

2019年3月21日,中信信息科技投资有限公司发生股权变更,控股股东从中信国安有限公司变更为中信数字媒体网络有限公司,数字媒体这家公司也属于中信集团旗下。

根据中信国安披露的公告,2018年1-3月,中信信息科技投资有限公司实现营业收入0万元,营业利润为-665.75万元,净利润为-665.75万元。由此可见,中信国安退出数字媒体网络的举动无疑是在甩掉这个“包袱”。

另外,中信国安甩卖资产的步伐也在不断加快。2018年11月15日,中葡股份发布公告称,终止了部分募集资金投资项目,并将对应的3.52亿元剩余募集资金永久补充流动资金;

2018年12月底,中信国安对旗下子公司盟固利动力的出售完成,换取了21.72亿元现金;2019年4月12日,中信国安集团通过集中竞价方式累计减持湖南广电362.67万股,套现约3300万元。

与此同时,中信国安将持有的中信国安白银有色中葡股份三家A股上市公司股份进行了近乎清仓式的质押。中信国安4月12日的公告显示,中信国安集团持有中信国安14.28亿股,其中14.19亿股已被质押。

作为中葡股份的第一大股东,中信国安也将超过90%的中葡股份进行了股权质押。另外,国安集团以32.27%的持股比例为白银有色的第一大股东,这些股份几乎是100%质押。

2019年1月2日,迫于资金压力,中信国安将剩余的一亿股江苏有线的股权质押给了浦发银行北京分行。

除了上面提到的这些,中信国安还准备变卖青海盐湖项目、三亚椰林滩酒店、海南万宁地产项目、京龙大厦等资产,借此缓解债务危机。

作为第一大股东,中信集团也没有坐视不理,而是积极介入到对中信国安集团的抢救中。2018年9月,中信集团向中信国安提供了35亿委托贷款作为紧急流动性支持。

2019年1月,中信集团再向中信国安提供了2.5亿委托贷款,专项用于中信国安拖欠外来务工人员工资。连工资都发不出来,也一定程度上佐证了中信国安资金危机的严重程度。

四、老牌国企的混改“争议”

中信国安集团是一家地地道道的老牌国企,追溯起来,已经有30多年的历史。

1987年,国安宾馆由中信集团投资成立,随后在此基础上组建了北京国安实业发展总公司,进而被列为中信集团一级子公司,后来又更名为中信国安集团。

2013年,中信国安集团启动混合所有制改革,由中信集团100%国有控股改制为6家股东共同持股,引入了5家民营企业。

改制后,中信集团持股20.94%,华泰汽车集团持股19.76%,广东中鼎集团有限公司持股17.78%,河南森源集团有限公司和北京乾融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均持股15.81%、天津市万顺置业有限公司持股9.88%。5家民营企业合计出资80亿元。

消息一出舆论哗然,“国有资产被贱卖”的质疑扑面而来,市场将这次混改比喻为一场“世纪大拍卖”。而争议出现的根本原因在于“混改”中增资扩股的定价。

数据显示,截至2012年12月31日,中信国安集团合并资产总额为826.35亿元,债务总额671.22亿元,完成营收420.09亿元,合并净资产155.11亿元。这5家民营企业以80亿元的投资占股79.06%,已经与中信国安集团的合并净资产出现了倒挂。

更让人不解的是,中信国安集团在这次混改中对于资产定价、股东遴选等所有环节都没有任何的公开信息发布,最终只通过上市公司的一纸公告宣布混改完成,难免让市场产生“瓜分和侵占国有资产”的疑问。

五、高速扩张带来巨额负债

混改完成后,中信国安集团获得了80亿资金,然后就开启了“买买买”的模式。

公开资料显示,2014年至2016年,中信国安集团合并资产总额分别约为1172亿元、1580亿元和1663亿元。

截至目前,中信国安集团至少是中信国安中葡股份国安国际(港股)3家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并且是白银有色的第一大股东;同时,通过旗下国安通信、西藏满庭、国安化工等多个平台,中信国安集团还间接投资了江苏有线、报阅传媒(新三板)。

除了上市平台及新三板挂牌公司之外,中信国安集团还间接持有国家体育场有限责任公司(鸟巢)、银联商务、三六零等诸多知名企业,以及山东东明农商行的部分股份,还认缴45亿元参与了中国互联网投资基金。

同时,中信国安集团也在全球范围内展开布局,投资了美国NextVR公司、南非第一黄金公司、安哥拉社会住房、玻利维亚盐湖众多项目,足迹遍布亚洲、美洲、非洲。

2018年三季报显示,中信国安的总资产已经达到 2215.13亿元,与混改前2013年400多亿元的资产规模相比,五年来中信国安实现了爆发式增长。

然而,快速的扩张也带来了高额的负债。在总资产超过2000亿元的同时,中信国安集团的总负债也攀升到了1782.97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80.49%,并且短期及长期借款合计超过千亿元。2018年前三季度,中信国安集团的财务费用为40.5亿元,同比增长近四成,对利润造成了侵蚀。

抛开高昂的负债,中信国安的“造血”能力也不乐观。2015年至2018年前三季度,中信国安的营业利润分别只有9.21亿元、17.59亿元、13.03亿元和2.19亿元,一直呈现下降趋势。2018年三季度,中信国安的净利润只有5604.05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中信国安的账面现金也出现了断崖式下降,2018年三季度末,账面现金由2017年同期的168.37亿元降为84.95亿元。

造血能力差,又背负高额债务,中信国安的资金压力可想而知。在2018年的三季报中,中信国安将资金紧张的原因归为股市的不景气和子公司的债务偿还。然而,对于中信国安目前的局面,自身的管理问题和高负债率才是应该关注的重点。

 

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可在摩尔金融APP或摩尔金融官方网站moer.cn看到更多个股、盘面走势分析及投资技巧,也可在新浪微博、微信公众号、今日头条上搜索摩尔金融并关注。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2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