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东方园林欠薪数月员工申请仲裁,交易所关注公司持续经营能力

东方园林欠薪事件持续发酵。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李章洪

东方园林(002310.SZ)欠薪事件持续发酵。

4月23日上午,多名与东方园林存在劳动纠纷、欠薪纠纷的员工,前往北京市朝阳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处理与东方园林的仲裁事宜。

据界面新闻记者获取的受理案件通知书显示,该批员工于3月底提交的仲裁申请目前已获受理,将于5月初开庭审理。

此前,东方园林已拖欠员工工资数月,至今未发。一名参与此次仲裁的前东方园林员工告诉界面新闻记者,自2018年11月以后,东方园林没再发过工资。

据界面新闻记者了解,早在2018年7月,东方园林已发生欠薪现象。离职员工透露,彼时,东方园林内部出现资金紧张迹象,不仅员工为公司垫付的差旅费等款项报销下发缓慢,当月的工资也遭停发。

直到2018年10月,东方园林才一次性结清了员工4个月的工资。但次月起,东方园林又欠薪至今。多名自称东方园林前员工人士称,东方园林7级及以下员工的工资,仅发放至了2018年10月,至今已拖欠4月有余;8级及以上员工的工资,则发放至2018年9月,拖欠至今已5月有余。

年报显示,截至2018年年底,东方园林合并报表层面的应付职工薪酬达2.55亿元。亦有离职员工向界面新闻记者透露,东方园林的财务部门做过测算,截至目前,整个东方园林拖欠的员工薪资、报销款、赔偿金等,合计规模约3亿元左右。但东方园林方面尚无充足资金偿还上述款项。

伴随着急剧紧张的流动性,东方园林在过去数月间也有裁员。据年报显示,截至2018年底,东方园林母子公司在职员工数量合计5244人,较2017年底减少了885人。有离职员工做过测算,自2018年至今,东方园林的裁员数量至少在千人以上。

东方园林主营园林类业务,一度被称为“中国园林第一股”。流动性危机爆发前,东方园林凭借在各地PPP项目上的迅猛发力,实现了业务与业绩的双重快速扩张。据2017年年报显示,东方园林当年共计中标50个PPP项目,中标金额合计715.71亿元,同比增长71.88%。

PPP项目回报周期长、资金占款多、回款难,因此从事PPP业务的公司通常需要大量融资。但自2018年初起,融资环境趋紧,导致包括东方园林在内的部分环保类公司遇到了问题。

2018年初,东方园林曾计划发行一笔10亿元的公司债,以偿还到期债务。但截至当年5月底募集完成,这笔10亿元规模的公司债最终实际募集到5000万元。东方园林发债受挫的消息在一夜之间传开,市场震动。这笔“惨淡”的公司债也被认为是东方园林流动性危机的开端。因为发债失败意味着,作为PPP项目的明星公司,东方园林的融资能力已出现问题,其“借新还旧”的模式已不能再持续。

自发债受挫之后,东方园林资金紧绷,不断寻求通过出售资产、退出项目等方式回笼资金。据年报显示,截至2018年年底,东方园林的资金状况仍不乐观,其流动负债高达271.4亿元,但流动资产为267.99亿元,其中流动性最强的货币资金仅为20.09亿元。

东方园林2018年的财务数据,比大多数流动性紧张的上市公司要好看得多。财报显示,2018年,东方园林实现营业收入132.93亿元,同比下降12.69%;实现净利润15.96亿元,同比下降26.72%。

吊诡的是,即便流动性紧张,已拖欠员工工资数月,东方园林董事会仍审议通过了每10股派发现金红利0.94元的利润分配预案。以26.85亿股的基数计算,若方案通过股东大会审议,东方园林将派发约2.52亿元的现金股利。值得一提的是,即使是在达到净利润高点的2017年,东方园林的派息方案也仅为每10股0.64元。

4月23日,就欠薪及资金状况等问题,界面新闻记者致电东方园林,电话未接通。当日收盘,东方园林延续跌势,报每股7.79元,跌3.71%。

此外,东方园林还收到深交所关注函,由于公司年报被出具带强调事项段的无保留意见,交易所要求对解释性说明涉及的相关事项作出的专项说明,并要求结合公司偿债能力、流动性风险等论证公司应对持续经营能力存在重大不确定性的措施的有效性。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6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