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演讲实录】猫王收音机联合创始人尧铭侃:感性推动创新

在“一个创新品牌的设计修养”暨年轻人喜爱的十大设计新品牌评选颁奖活动现场,尧铭侃分享了猫王收音机的品牌观。

猫王收音机联合创始人尧铭侃(图片由Vphoto拍摄)

4月20日,在界面新闻·面谈联合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学院、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举办的“一个创新品牌的设计修养”暨年轻人喜爱的十大设计新品牌评选颁奖活动中,猫王收音机联合创始人尧铭侃进行了主题为《感性推动创新》的演讲,以下为尧铭侃现场发言实录(略有删减):

尧铭侃:大家好!介绍一下,我也是一个文科生,而且是艺术生,首先非常感谢界面新闻我给这个机会,让一个18年前西安美院的毕业生站在自己曾经最梦想的殿堂,但没考上的地方,来做一个分享。

在开始我的分享之前,我先说一个段子,介绍一下猫王收音机。大概三年前,我有一次在深圳打的士,很晚了,996嘛,一种福报。的士司机看到我说,小伙子,这么晚了,你们还在加班啊,你们做什么生意的?我也很累,我说我们卖收音机的。司机说,卖收音机的,你们可能未来发展有点问题啊,现在谁还听收音机?小伙子你要考虑一下跳槽啊,我听说腾讯的福利都不错。司机跟我聊了一路。

接下来猫王几年的发展过程当中,可能很多人也看到,截止到今年3月份,刚才王总(泡泡玛特创始人王宁)说今年要卖掉800万个MOLLY,特别棒,我们也要有这个目标。截止到3月份,我们大概卖掉了200万台收音机,我们的收音机从单价399元到主销的5000元的产品都有,我们已经卖掉了全品类200万台产品。我后面要讲的是,对我们自己品牌的一些思考,这个主题也比较有特点,也是我临时改的,因为界面的同学跟我说尽量学术一点。

首先,我很久没有买过纸质杂志了,最近在机场买过两本,一本是三联的,主题叫“Be a father”,因为我是两个孩子的爸爸,最近老婆总是抱怨我对家庭的关注不够,所以当看到这个主题后,我主要是买来拍照,告诉老婆说我在主动进取。第二本杂志是《低美感社会》,我想大家都知道是说什么事了。大家都笑了,都知道这个事对吧?无独有偶,最近几件事都在一起发酵。梁文道先生的一篇文章也刷遍了我们所有人的朋友圈,《审美的败落,从宣扬“丑”开始》。我就在想,可能很多人都在看热闹,但作为一个做了八年“广告狗”的人,我在看待这个事件的时候,我想,如果我是乙方,什么提案能让这个方案通过的?你们有想过吗?一定有许多理性的论证,来告诉各位领导和主办单位,说你看,这个树代表了和平,代表了欣欣向荣的发展,这个小人是我们的形象ip,一个小人托起一颗树,证明我们的北京电影节可以如日中天、花开结果,桃李满天下。这是一个特别理性的判断,对吧?所有的元素都是对的,所有的创意和语言可能也是来自于理性的。

这件事情导致我做了一些思考。刚好在去年,我在某个学校里面学到了王强《美学的凝视》。其实王强算是个理科生,但他讲《美学的凝视》,让我那堂课一分钟都没有睡觉,我从中学到了一些特点,我们经常说的真、善、美,我一直以为这些就是大人们跟我们讲的普世价值观而已,但后来才发现,其实真、善、美代表了人类的三种能力,对吗?在座的不知道有没有人知道这三种能力是什么?我就直接讲。

首先,真代表理性能力,求真是一个非常理性的过程,所以求真过程的最极限,也就是理性的最极限就是真,我们现在的理性社会就是这样来的。善呢,善是道德约束的能力、道德化的能力,道德化能力的极限是什么呢?就是善,心怀善意。最后,美,我才发现原来是感性的能力,感性的能力极限是具备审美的素质,这个特别高深了。

后来我结合我曾经做过的一些思考,就发现,作为一个美术生毕业的我,在我从小到大,除了我读艺术学校之前所有的岁月,最容易被cancel掉的课是什么?美术课。“不好意思同学们,中考要到了,美术课暂停,改自习。”所以你看,我们人类经历了这么多发展,从神学到哲学到科学,今天我们活在一个科学时代,但我个人认为,其实感性的能力从来没有变成主流的追求。当然我说的不一定是对的。在神学时代到哲学时代,追求善、追求道德约束的能力占到了主流,据说以前皇帝打仗、出征不是要讲兵法的,是要先请一个大师来算一下到底要不要出征,要打仗也要有一个很充分的理由。

到了哲学时代,是人类求真的开始。从“我思故我在”开始,大家开始考虑存在的意义和价值。到科学时代的今天,我们都在追求真,越来越真,越来越保持真理,或者去接近我们所谓的真理。而美在这里面是贯穿存在的,不管是从最早的美学的诞生,再到后面各种流派的诞生,美都是穿插在过程中的。

所以我就总结了一句话,可能我们理性了太久,忘记了我们自己其实还有感性的能力。这也是一种能力的递弱代偿,当某一种能力特别强的时候,某一种能力就会下降,比如说坐月子这件事情,全世界只有中国人和某些东方国家的女人会坐月子,但事实上,坐月子到底应不应该呢?其实是递弱代偿,当你几千年来不去将这种能力发挥的时候,这种能力自然在生理结构上就会下降。这是一个蛮有趣的话题。

后来我开始翻我收藏的相册,两年前我在洛杉矶看到了一个汽车博物馆,这是来自于50年代一个汽车的设计。大家可以看到最吸引我的是什么?最吸引我的是它竟然在用皮带、皮绳来作为储物箱和引擎盖的加固。事实上,从今天理性的角度上来说,皮的保养成本会很高,皮在风刮日晒的过程中肯定会存在削减。但是我想了想,从感性的角度来说,马鞍不就是这样子的吗?后来,最近上海的汽车展,我关注了许多电动汽车的设计,我的结论是如果这个世界我们所有的设计、所有的美学审美的角度全部都是在求真的逻辑上去出现的话,那么所诞生的结果就必然是趋同的。

爱因斯坦是求真最厉害的一个人,他说不是所有有意义的事情都可以被计算得出来。所以我认为,在今天这个时代,感性的意义比任何时候都重要,所以就有了我们自己的价值观。

其实猫王最早诞生的时候,我们在想,我们究竟是在做什么样的生意?最后我们发现,如果要做一个持之以恒的品牌,我们必须要找到自己的价值观,核心的立足之本,这个立足之本必须要从我们的文化的根源性上找到,所以我们研究了电台文化。

有一部电影很多人可能看过,叫《海盗电台》,如果有机会大家可以看一下。《海盗电台》是非常棒的一部电影,是根据真实事件改编的。在英国的60年代,摇滚乐是被限制的,因为那是不入流的音乐,有一群特别牛的人跑到公海上做了一艘船,做了一个巨大的发射器,向欧洲大陆播放摇滚音乐,那时他们的收听率占整个欧洲大陆60%、70%,最多时有接近两千万人在收听海盗电台。《海盗电台》给我的启示在于,从这部电影里我总结出来的所有关键词,刚好等于我们这个时代稀缺的精神价值。

所以Radio在我们看来并不仅仅是一个名词,它其实是一个形容词,在形容今天这个时代的稀缺精神,而每个时代的稀缺精神都会变成一个文化遗产。举几个例子,比如现在打火机可能越来越不被需要了,一块钱可以买一个打火机的时候,Zippo依然卖得很好,因为它代表了男人的样子。还有钢笔,我相信很多人会用凌美,用派克,其实来自日本的水性笔或圆珠笔,已经用两块钱就可以解决问题,但钢笔代表了那个时代有温度的表达方式。所以我们慢慢找到了自己跟用户沟通的语言和方法,自此之后,我们作为一个创业公司,花了大价钱去打造了一个节日叫电台复活节,这个短片就略过了,如果大家有兴趣的话可以到腾讯视频搜“电台复活节”,可以看到一系列片段。

  至此,我们用感性规划出了我们要让用户得到什么样子的体验,有了我们的几个品牌。一个是猫王收音机,就是大家看到的我们的硬件品牌。其次,我们决定不仅仅卖硬件,因为我们卖的是一种精神状态、生活方式,我们决定做自己的内容,成立了猫王音乐台,截止到上个月,全网超过了5000万人次在收听猫王音乐台,腾讯音乐、QQ音乐也给了我们很大的支持。猫王妙播是我们去年8月刚刚推出的一个app,一个在线的平台,它的作用只有一个,就是让大家最快速地连接好的内容,听到那些好听但不常听到的好内容。根据这个,我们一直希望打造一个有趣的收听体验。

从设计观来讲,猫王的设计观非常有趣,比如说反主流,比如说与其更好,不如说是不同。比如说我们的创始人曾老师经常说的,我可以接受一个产品有它的缺点,但我不能接受一个产品没有特点。因此在这样的情况下,过去四年里面,我们最重要的事情是创造了自己的“猫”路,创造了自己的审美系统和审美体验,我们希望这种体验在今年再次升级。

我们今年打算推一个耳机的产品,也就是我身上戴的这个,我们再一次向独特的审美来致敬,这个耳机所有的灵感都来自于七八十年代的Walkman。大家看到现在所有耳机都长成一样的时候,我们希望我们的产品可以变成一个显著的存在,我们希望给大家提供的这个解决方案是一种有趣的,代表你自己生活方式的感性的方案,所以这个产品就出来了。所有的人都在讲便捷,讲方便携带、续航,但我们不讲,我们特别想把这个东西提出来,用一个纽扣的方式放在你的身上,像一个装饰品一样存在。我们还特别吹毛求疵地给了它一些比较复杂的仪式感,比如说你需要打开盖子,拉开玻杆,才能取出这个耳机的控制器,底下的盒子其实是一个充电底座,通过它可以完成三次充电,耳机续航可以到10个小时。

如果用理性的思维,很多人一定会觉得,这不方便啊,但事实上我们希望造就的是一种感性的选择,在理性的大背景下面,我们希望给用户一个感性的选择。于是就有了这些图,就有了我们希望给用户营造的状态。这是我们在3月26日刚刚发布的一个新产品,这个产品我们在审美上面也有所致敬。我认为在影像的领域,除了最早追求真,在哈苏年代,在莱卡年代,他们的影像都在追求真、求真实性、还原性和颗粒感的时候,我认为有两个小众的品牌是我特别感兴趣的,一个是nomalgraphed,它是一次有趣的失败,但是这次失败给艺术家带来了充分的灵感,另外一个品牌叫Fuji,它提出了一个新的视觉体系,叫做浪摄流,为了致敬这样的审美体验,我们专门用浪摄流的形态来表达了我们对耳机的不同看法,完全有别于现在所有的3C类产品和科技产品。

 因为时间原因,我带了一个剪辑版,导演的完整版比较长。大家相信吗,这是出生在1993年的一个导演做的,他们说我胆子很大,敢把这样一个case给一个刚刚毕业没多久的女孩儿。我觉得他们能够感受到我们想要的与众不同的感性体验,通过这种感性的体验,我们发现我们跟用户之间的关系变了。

大家买音响产品都是来用的,但我们有三个词改变了它,第一就是“盘它”,这个词现在比较流行,事实上最早给我灵感的是用户,因为我混迹到用户群里的时候,我们发现最早推出木质“小王子”的时候,用户在群里讨论的一件事叫“包浆”,我之前不知道这个词,后来来了北方才知道,它是盘和核桃用的,据说那个核桃的包浆越亮就越值钱,用户谈论的是这件事情。后来我们出了金属的“小王子”,他们把金属的产品拿来盘,盘的方式就变成了给宠物盘,给小孩盘,这是真实存在的。第二个就是“拍它”,你可能很难愿意跟一个有一点功能性的东西拍照合影晒朋友圈,和你的社交媒体产生关系,但我们的产品是特别有这样的特征的。第三个是当时为了博媒体眼球的“睡它”,我们在所有天猫用户晒图里面,看到的比例最大的场景来自于床头,还有跟自己的潮流玩具的合影,还有床上的一些抱枕的合影。一个60岁的老人设计的产品伴随了无数少男少女的每一个日夜,我觉得这是一个挺浪漫的故事。

我们发现我们跟用户之间的关系发生了改变,某种意义上我们具备了一些玩具的属性,具备了一些可玩的属性。我们回看最初罗振宇老师给我们的一个评价,他说猫王收音机不同于时下流行的音响的设计,比如轻薄、便携、功能性等等,它恰恰是要成为一个醒目的存在,它将用一种伴随性的享用方式来优化你的时间。就像我们刚刚所说的,如果你觉得你买的每一个东西都是通过理性做的决策,通过参数做的决策,生活的意义会大打折扣。而我们恰好希望大家回归到感性,回归到你对生活细节的关注来做出决策,来优化你生活的每一个细节,来享用你生活的时间,这是当下最幸福的一件事情。

如果问猫王为什么这样特别?是因为它是一个可以把玩的音响,它更像是你跟朋友之间的一种谈资。

我们在3月26日提出猫王收音机不仅是一个音响,我们更希望能够做用户的精致复古潮玩。这里也用到了“潮玩”这两个字,今年我去上海的潮流玩具展学习了一下,因为我们洞察到了用户跟我们之间关系的变化,如果用广义的潮玩来看待这个东西的话,其实许多东西都可以套用潮玩的概念,因为人们心目中看的是什么样,它的确就是什么样。套用王尔德的话说,这个世界上漂亮的皮囊太多,有趣的灵魂太少。我们发现现在比王尔德的时代更残酷,因为现在真漂亮的脸蛋也不多了,真有趣的灵魂更少,猫王希望让所有人能够听见生活的乐趣,给大家带来有趣的收听体验。

最后,让我们用感性创造一个更有趣的世界。谢谢!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