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中国一年消耗16万吨抗生素 养殖业滥用形成恶性循环

日前公布的首份中国抗生素的使用量与排放量清单显示,2013年中国抗生素总使用量约为16.2万吨,农业养殖业使用抗生素占到52%,其余均为人用抗生素。滥用抗生素导致的耐药性正越来越严重。国外研究机构称,如果无法应对耐药菌,到2050年,中国将有100万人因此死亡。

图片来源:网络

日前公布的首份中国抗生素的使用量与排放量清单显示,2013年中国抗生素总使用量达到约16.2万吨,其中,将近一半被用于人体医疗系统,更令人吃惊的是,另外高达52%的抗生素则直接被用于养殖业,并可能最终吃进人类的胃里。

受国家基金委联合基金重点项目资助,中国科学院广州地球化学研究所应光国课题组承担了上述抗生素研究项目。在近十年的调查中,该研究选取36种常见抗生素进行了深入排放清单与多介质模拟研究。

此前已有多项研究表明我国抗生素滥用的严重程度。2014年5月,华东理工大学等机构发表的研究报告称,我国地表水中含有68种抗生素。据报道,此前估算中国每年抗生素总使用量约占全世界总使用量的50%。世界卫生组织也曾多次警告,如果中国不控制抗生素滥用,将害了全世界。

“现在国内养殖业很多都是大规模集中养殖,抗生素很多用于防治禽畜疫病,但是更多是在饲料中添加抗生素,以突出功效。”中国科学院广州地球化学研究所研究员应光国向界面新闻介绍,饲料中被广泛添加的金霉素,可显著提高肉鸡生长速度,防止猪类发生腹泻,并能显著提高母猪繁殖能力。

“这是一种恶性循环。”广州市饲料行业协会常务副会长冯定远曾向媒体表示,长期大量使用抗生素会造成动物机体免疫力、抵抗力下降等后果,从而造成疾病继发频发,再使用抗生素进行治疗。而另一方面,养殖业主在饲养中大量使用抗生素,生产出的加工产品等可能含抗生素,最终接收者还是人类。

2014年6月,发表在《中华预防医学杂志》的论文《环境中抗生素污染及对人群健康的影响》称,食源性感染调查显示20%的弯曲杆菌感染和超过1/3的非伤寒沙门菌感染发生在10岁以下的儿童身上,这些食源性耐药菌株的出现与农业上大量使用抗生素密不可分。

截止今年4月,上海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历经一年,对江苏、浙江、上海等地1000多名8~11岁在校儿童进行尿液检验,近六成儿童的尿液中含有抗生素,甚至检测出了临床已停用多年,但在环境和食品中经常发现的抗生素含量。由此观之,中国抗生素滥用不仅存在于临床治疗,环境与食品也是儿童抗生素的重要暴露源。

据应光国介绍,大量使用抗生素,将造成环境中抗生素残留的广泛存在与细菌耐药的的传播扩散,进而可能影响生态环境与人类健康。另一方面,“人和动物吸收的抗生素绝大部分以原形通过粪便和尿液排出体外,而环境中的抗生素绝大部分最终都会进入水环境。”

在受调查的全国58个流域中,北方的海河、南方的珠江流域抗生素预测环境浓度值最高,年平均超过79.3 kg/m2,比雅鲁藏布江等西部流域数值高出几十倍。总体而言,中国东部的抗生素排放量密度是西部流域的6倍以上。

“抗生素的残留本身不是大的问题,关键是抗生素污染排放过程所引起的对环境微生物耐药性。而环境中的微生物耐药性,最终还是会影响到人和动物本身,增加人和动物体内细菌的耐药性,新的抗生素研发速度赶不上细菌耐药性的增长速度,如果病原菌也耐药的话,再生病就无药可治了。”应光国指出。

《环境中抗生素污染及对人群健康的影响》称,部分从人体分理出的耐药菌株已被证实来源于环境宿主,特别是一些新出现的感染性疾病的病原菌。水产品中的抗生素进入人体后会引发机体过敏和毒性作用,且不易察觉。而耐药基因传递给病原体,将会引发人群的感染,甚至是感染性疾病的暴发。

英国研究数据显示,中国每年有超过8万人因耐药性死亡。据英国抗菌药物耐药评估委员会估计,如果无法应对耐药菌,到2050年,中国将有100万人因此死亡。

2015年4月,世界卫生组织在日内瓦发布报告《世界各地国家情况分析:应对抗微生物耐药性》,称抗生素耐药性细菌正蔓延至全球各地,各国面对抗生素耐药性普遍缺乏斗争准备。负责卫生安全问题的助理总干事福田敬二表示:“紧迫的问题是出现了现有抗生素越来越难以治疗的细菌。”

这份报告于2013年和2014年调查完成,首次收集评估了各国政府应对抗生素以及抗其他微生物(病毒、寄生虫等)药物的耐药性所采取的行动。报告指出,参与调查的133个国家和地区中,只有34个具备与抗生素和抗其他微生物药物耐药性作斗争的全面国家计划。

近年来,中国抗菌药物临床应用管理工作有所进步。2011年,“最严限抗令”《抗菌药物临床应用管理办法》出台后,各地陆续出台了相关规定,抗菌药物使用率呈逐年下降趋势。然而依然高于世界卫生组织建议的“抗菌药物在医院的使用率应低于30%”的标准,一些二级医院、基层医疗机构使用率居高不下,农村医院的监管存在空白和漏洞。

在农业和养殖业领域,早在2002年,农业部、卫生部和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就发布了《禁止在饲料和动物饮用水中使用的药物品种目录》和《动物源性食品中兽药最高残留限量》,2005年发布的《兽药地方标准废止目录》更是将29种抗生素列为禁用兽药。2014年3月起实施的《兽用处方药和非处方药管理办法》也限制了养殖户使用抗生素。但是由于畜禽产品生产、销售环节缺少严格监控和限制,缺乏实质性惩治措施等因素,养殖业中滥用抗生素的现象仍难以遏制。

“中国是全球最大的抗生素生产国和使用国,和国内许多使用的化学品一样,中国现在仍然没有对抗生素的全国性的统计监管。”应光国指出政府应该有监管的责任:“做好统计监管、使用规范、相关政策。对医院使用抗生素制定严格的惩罚措施;严格监管畜牧用药的种类数量,通过基层畜牧局进行监管和科普。”

除此之外,应光国认为医院、养殖企业、患者都应该树立起意识:医院要有良知,谨慎用药;养殖企业要改善养殖环境,提高污水粪便的处理效率;患者也要慎重考虑使用抗生素。

另一方面,替代性药物的研发也显得尤为可行。美国约有80%的抗生素是被农民使用。美国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的科学家发明了一种无需使用抗生素即可帮助家禽家畜抵抗常见感染的方法。而我国已有一些药物公司研制并出售添加中草药的饲料,然而目前推广成效并不理想。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