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寓见公寓爆雷半年,大批租客仍没拿回押金

分散式长租公寓行业大洗牌中,租客的小小权益仍被资本所裹挟。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马一凡 实习生 刘航

距离寓见公寓宣布“濒临倒闭”半年后,目前仍有大量租客的租房押金还没有退还。

去年10月,寓见公寓一纸公告宣布遭遇资金链危机,数百名租客被房东勒令搬家、数千名房东没有按时拿到租金。如今半年过去,尽管已有数个平台逐渐接收寓见公寓的房源,租金贷事件也渐渐平息,但租房押金问题仍没有得到彻底解决,这成了一笔多方都说不清楚的糊涂账。

小荷(化名)2017年12月从南京奔赴上海实习,在相中了一套寓见公寓的房源后,和寓见管家签约,付款按照“押二付一”的方式,缴纳了2800元的押金,同时管家推荐小荷的男朋友使用“分付君”App来付款,在没有太多心理防备的情况下,他被管家拍摄了手持身份证的照片。

没想到,按照管家推荐的操作注册了App后,小荷的男朋友还背上了人生第一笔贷款。而且当时缴纳的2800元租房押金,至今都没有要回来。

2018年10月,寓见公寓爆雷的消息传开,小荷在租客群里听说,由于房东收不到寓见的租金,有租客已遭遇房东砸门驱赶。没过几天,小荷的房东也找上门,称有好几个月没有收到寓见的租金,希望小荷能够立即搬出,或者另外缴纳租金给房东。

但此时小荷还在“分付君”App上按时缴纳房租,随后她惊讶地发现,实际上那不是交房租,而是每个月“按时还贷”,她的租金已经变成了一笔贷款。

寓见公寓“玩”的是让租客向第三方小贷公司贷款分期偿还、再向房东定期付款的资金流模式,通过资金错配滚动房源。

在弄清楚这一“租金贷”模式后,许多租客在去年年底集体维权、投诉,最终避免了自己的个人征信受到寓见爆雷的负面影响,不过代价是他们被要求快速搬离原房源,否则征信仍然会受影响。

在搬离房源后,征信问题解决了,但退押金却成了难题。首先是小荷已经联系不上寓见公寓团队了,她想走法律诉讼途径,又怕律师费用成本太高。

小荷称,退押金涉及人数很多,寓见在上海曾有约2万间房源,小荷所在的一个维权大群里就有2000人,大部分租客的押金在2000元—10000元的区间内,这笔钱对于刚毕业的年轻人来说挺多的,但从金额来看也不足以为此走法律途径。

到了2019年2月,事情看似有了转机。房东打电话告知小荷,蛋壳公寓接盘了原寓见公寓的房源,打电话给蛋壳的客服,或许能要回押金。结果却令小荷很失望——在拖延了大半个月后,小荷被告知,押金问题是租客和寓见之间的纠纷,与蛋壳无关。

实际上,最初要接盘寓见公寓的是青客,早在去年8月寓见的资金流十分紧张之际,寓见就决定要将3000间分散式公寓房源转给青客公寓,但随后寓见公寓发生了爆雷事件,寓见方面把这一事件的起因部分归咎于青客在合作中没有把握好分寸,造成了挤兑危机。后来青客的接手工作也不顺利, “接盘”不了了之。

青客之后,麦家公寓和蛋壳公寓入场和寓见公寓沟通重组事宜。其中麦家方面对原寓见进行了部分收购重组,而蛋壳则是接手了一部分房源。

麦家公寓的母公司——复基集团住房租赁生活产业板块执行总裁蒋中此前接受媒体访问时曾表示,在重组中,针对寓见公寓的遗留问题,主要涉及对业主、租客的中断服务,以及拖欠旧员工薪资和拖欠各合作方的债务上,麦家公寓制定了一系列解决方案,为此需要花费几千万资金。

不过,在对于此前已退房的租客押金问题上,麦家的态度和蛋壳一样,认为这一纠纷应该由租客和原寓见团队去协商解决。

麦家公寓方面回复界面新闻记者表示,在接手了寓见公寓部分房源之后,确实一直不断接到原租客的投诉,不过麦家方面认为原寓见公寓的纠纷应由寓见团队自行解决。

蛋壳公寓方面则称,在接受原寓见房源后,如果租客还和蛋壳继续续租,那么所有租约、押金都可以维持原关系,但小荷是在去年年底已经搬离房源,所以蛋壳认为她的押金问题与蛋壳没关系。蛋壳相关人士表示,小荷的遭遇应该只是个例。

不过,小荷早已联系不上寓见团队。

和她有类似遭遇的租客还有很多,上海市消保委4月9日发布的2018年度投诉十大案例中,排名第二的就是“寓见公寓资金链断裂不履约”,消费者主要反映了三个问题:租房期满后,寓见公寓未按约如期退还消费者押金;寓见公寓扣除违约金却不退还剩余租金;寓见公寓未像房东缴付房租,导致一些尚处于租房合同期的消费者,不仅遭遇房东强制清退,还因租赁合同绑定贷款而面临个人信用风险。

小荷在今年2月向工商行政部门进行投诉,相关部门虽然受理了该事项,但结案反馈仅是“对于投诉人的诉求,经与商家协商无法达成一致意见”这样一句话。

去年分散式长租公寓行业经历了大洗牌,杭州鼎家、上海寓见、上海好租好住、爱公寓等多家长租公寓机构破产倒闭,同时头部企业仍在大举规模化,比如蛋壳公寓在洗牌中吃下了一批房源,目前在管公寓已达50万间,覆盖全国10座城市,年初还完成了5亿美元的C轮融资,获得老虎环球基金和蚂蚁金服联合领投。

在这个行业的动荡前行中,租客的权益却不断被资本所裹挟,一旦资金模式玩不转,企业就将风险转嫁给了租客,作为消费者,他们反而成了弱势群体。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3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