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多地闹“油荒”民众叫苦不迭,叙利亚政府面临西方“经济战争”

受经济制裁影响,运油船均无法靠近叙利亚港口,而叙利亚北部的主要产油区目前仍由库尔德武装控制。

图片来源:syrianobserver

记者 | 潘金花

伴随着失地收复、外交回温与有望重返阿盟,叙利亚政府与阿萨德政权在八年内战后开始占据更多主动,但如今,政府控制区内的多个主要城市又陷入了停滞,原因是“油荒”。

为迫使叙利亚政府让步,美国等多个反对阿萨德政权的国家切断了该国政府获取汽油、柴油及燃料油的渠道。在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望不到头的加油队伍让加油站附近的交通一度陷入瘫痪,上百位司机在油罐车驶入、加油站营业前就已在等候,但几个小时的苦等或许连燃眉之急都无法解决。

4月至今,该国私家车的加油额度已从40升削减至20升,且每5天只能加一次。出租车每2天可加一次,但能加的油量也没比私家车高出多少。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等不及用油的人甚至跑到了邻国黎巴嫩去加油,半路没油的司机只能自己推着车子到加油站碰运气。焦躁与无奈的情绪很快演变成了冲突与争吵,官员与民兵的插队行为一度引发了暴力。

“油荒”与西方国家的经济制裁不无关系。2011年内战爆发后,叙利亚主要依靠伊朗与俄罗斯填补石油缺口,但自美国退出伊朗核协议、全面限制后者出口石油,并将俄罗斯与伊朗多家运油公司列入黑名单后,叙利亚国内原就失衡的石油供求开始加速倾斜。

据《纽约时报》报道,石油产业一度为叙利亚提供了20%的政府收入,内战爆发前,叙利亚原油日产量达35万桶,超过一半用于出口,但战争打响后,该国多处主要油田都落入了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IS)和库尔德武装手中。

据叙利亚《祖国报》报道,目前政府控制区内的原油日产量仅为2.4万桶,远不能满足13.6万桶的日需求,因此石油主要依赖进口,但从6个月前伊朗停止向叙利亚提供信用额度起,就再也没有运油船抵达过叙利亚的港口了。

为保障供应,叙利亚政府在今年年初起开始与私营部门会面,希望能签订成品油进口合同,但受经济制裁影响,运油船均无法靠近叙利亚港口,政府只能想办法撬动国内的油田。尽管叙利亚政府现控制着近三分之二的领土,但其北部的主要产油区仍由库尔德武装控制,而就在上周,西北部的反对派武装还切断了一条主要的运油要道,进一步限制了政府控制区的石油供应。

截至2019年3月13日,叙利亚各方控制区域情况 图片来源:aljazeera

在阿萨德政府宣布战胜恐怖主义、誓言夺回每一寸土地后,叙利亚反对派的影响力开始日渐缩小,随之被掩盖的还有他们想要修订宪法、解决冲突的诉求。《华尔街日报》指出,八年内战未能将阿萨德政权击垮,也难以使其退让,因此美国等西方国家开始采取经济制裁手段,营造“油荒”困局。叙利亚《祖国报》也指出,政府正面临一场“经济战争”。

这也进一步说明了叙利亚战后经济的脆弱性。虽然叙利亚政府军收复了失地,但贫困与匮乏的加剧正在打击民众的信心。

据《金融时报》报道,目前,叙利亚的极端贫困人口比例(每天生活费低于1.9美元)已较2011年翻了一倍,达69%;世界银行数据显示,2009年至今,该国56%的企业均已倒闭或迁走;该国失业率也从2010年的不足10%,飙升到了2015年(最新数据)的50%多。

叙利亚裙带资本主义的盛行,以及政府对石油、建筑等关键产业的控制,似乎也与“阿拉伯之春”到来前并无太大不同。哪怕没有制裁,劳动力流失、基建薄弱、腐败剥削等问题也会使其经济发展寸步难行。

腐败与管理不善在“油荒”危机的处理上已有体现。匿名脸书帐号“叙利亚在这里(Syria is Here)”曾揭露官员插队且超额加油的现象,随后叙利亚政府才削减了公务用车的一半加油额度。另一个脸书主页“#叙利亚(Hashtag Syria)”在提出补贴燃油油价可能会上涨的观点后,还被指是在制造恐慌,该主页运营者也因此被捕,引发舆论争议。

没有人知道这场危机什么时候才能到头,但民众别无他法。67岁的出租车司机Abdu Masrabi等了4个小时,总算加了一点油,他对法新社说,虽然这点油用不了多久,但他还是得每天出车,“如果我停下来了,我和孩子们就没饭吃了。”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