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昔日股神不再炒股了,上海莱士去年亏损超15亿,主业盈利持续承压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昔日股神不再炒股了,上海莱士去年亏损超15亿,主业盈利持续承压

曾经的千亿市值跌去大半。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梁昌均

医药界昔日“股神”上海莱士(002252.SZ)四年炒股之路以去年巨亏跌落神坛,公司因此出现首亏,而主业也持续乏力。

上海莱士4月25日晚发布的年报显示,公司去年实现营收18.04亿元,同比下降约6%;净亏损15.18亿元,同比下降282%,系公司自2008年上市以来首次亏损。

该公司出现亏损主要受炒股失利影响,其此前主要持有万丰奥威(002085.SZ)和兴源环境(300266.SZ)两只股票,2018年其股价累计跌幅分别约56%、80%。数据显示,去年公司证券投资收益为-11.10亿元,公允价值变动损益-8.70亿元,两项合计-19.94亿元。

上海莱士去年炒股损失情况 资料来源:公司年报

因抛售万丰奥威部分股票并对信托计划实施了清算,截至去年底上海莱士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入当期损益的金融资产也大幅减少近90%至3.27亿元。目前上海莱士仍持有万丰奥威4220万股股份,系其第八大股东。

上海莱士还对其四年炒股之路的血泪史进行了总结,自2015年炒股以来,截至去年底公司累计实现公允价值变动损益-2610万元,投资收益-1.06亿元,累计损失1.32亿元;截至今年4月22日,累计实现公允价值变动损益1019亿元,实现投资收益-1.06亿元,累计损失近9577万元。

上海莱士表示,未来将不再参与新的证券投资,原有的证券投资也将在适当时机逐步退出,公司的战略和发展将全力聚焦于血液制品主营业务及生物制品相关产业的深耕和精琢。

但上海莱士的主业却持续乏力,盈利规模加速下降。公司营收在2017年下降17%后继续下降,意味着产品销售增长乏力;同时去年在扣除约-16.73亿元的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同比大幅下降近75%至1.55亿元,上年降幅超30%,显示主业盈利进一步承压。

上海莱士目前拥有包括白蛋白、人免疫球蛋白、凝血因子三大类共11个产品。截至去年底,公司共计拥有单采血浆站41家(含分站1家),采浆范围涵盖国内11个省/自治区,2018年全年采浆量近1180吨,同比增长不足10%,相较上年超过20%的增幅也明显下降。

人血白蛋白、静丙(静注人免疫球蛋白)是公司的两大核心产品(如下图),去年分别实现营收7.16亿元、5.81亿元,同比均下降近13%;去年其他血液制品合计实现收入5.07亿元,同比增长近18%,在一定程度上对冲了另外两大产品下降所带来的对公司业绩的影响。

从盈利来看,上海莱士虽然通过营业成本控制,推动主业毛利率持续增长至去年的66.74%,但去年增长迅猛的费用成本依旧严重侵蚀了主业盈利,其中销售费用增长明显,管理费用的增长亦继续压缩盈利空间。

数据显示,去年公司销售费用近1.91亿元,同比暴增244%,占营收比重从不足3%增至近11%。公司称,这主要系销售模式转型,推广费和销售人员薪酬增加所致。

自去年两票制在全国推行实施以来,血液制品行业也面临销售模式变革。去年上海莱士重新布局商业网络,一方面建立与百余家新商业公司的业务合作,重建产品价格体系,同时公司也着手组建以学术推广为主的自营团队直面终端,营销体系从此前的市场代理模式向商业渠道销售与终端市场销售并存的模式转变。但效果并不理想,上海莱士去年血液制品销售量约526万瓶,同比增长不到1%,产销率仅有77%。短期来看,公司销售模式改革仍需一定的调整和适应推广期。

同时,因上海莱士去年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产生较多中介费用,以及子公司郑州莱士停产改造和上海本部停工大修导致停工损失增加等,也导致公司去年管理费用增长近47%至3.75亿元。这也不得不使公司减缩了研发投入,去年公司研发费用0.96亿元,同比下降近1%。

对于过去的2018年,上海莱士称之为富有挑战的一年,一方面公司受资本市场波及,承受了风险投资损失;另一方面公司海外并购重组正式拉开帷幕,迎来了战略发展的新机遇。

自去年2月,上海莱士启动海外并购,但重组方案历经重大调整,最终拟发行股份作价超130亿元收购基立福持有的血液检测企业GDS合计45%股权。公司已于4月18日收到了证监会的反馈意见,最后能否落地仍存在审批风险。

资本市场也并未因此次重组给予上海莱士好脸色,去年12月复牌后连续拉出10个跌停,期间市值蒸发超630亿元,曾经的千亿市值跌去大半。近期该股横盘震荡,4月26日截至收盘上涨2.93%,报9.48元/股,总市值472亿元。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