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不爱追星追频道,论一名资深卫视粉的自我修养

在这个媒体信誉度普遍下降的娱乐时代,还有一群人依旧保持着对电视事业的热情,怀揣着更高的理想追求,这其实也不失为一种信仰。

文|文娱商业观察  阿木

如果一个粉丝pick的不是任何一个偶像明星,而是一家电视台,那么从行为路径上,我们就可以将其鉴定为“卫视粉”。

顾名思义,卫视粉是指对于某个卫视频道高度喜爱,达到了一种迷恋的状态,对于电视台播出的内容照单全收,更有甚者,拒绝观看其他频道内容。

通常情况下,卫视粉活跃在微博、贴吧、抖音、豆瓣等社交平台。成为一名卫视粉原因有很多种,与所在省份、从事工作、成长经历都有可能相关,又或许是与频道风格相契合,或者是与喜爱的某个主持人或明星相关等。

与其他粉丝群体相同,卫视粉也有自己的专属昵称,通常都与频道logo相关,大多数都是水果台,而且通常会有粉丝和喷子给出的两种称谓。

作为一支日常关心电视台工作的粉丝群体,卫视粉没日没夜地奋斗在与友台比收视率、比明星阵容、比品牌影响的道路上,必要时也会和追星一样斤斤计较卫视的咖位或排名。

为收视率高低撕得头破血流

明星粉一般最为注重的是人气势力榜,而卫视粉最为看重的便是频道收视率。

当自家电视台的收视率上涨时,沾沾自喜、洋洋得意;当自家电视台的收视率下滑时,闷闷不乐、郁郁寡欢。传闻最早说电视台收视率造假也是从卫视粉的口中开始的。

卫视粉通常把自家节目和电视剧在酷云等平台的实时观看率与最终呈现的索福瑞收视率进行比较,当出现较大落差时,便开始怀疑友台购买收视率。

这种怀疑的声音在去年年底达到高潮。长期问鼎卫视收视冠军的湖南卫视,收视率一度下滑,最后CSM的年度排名不敌北京卫视。芒果粉纷纷为自家卫视打抱不平,即使数据上不如人意,但是坚信品牌影响力仍旧无愧于心。

就在去年,著名电视剧导演郭靖宇发长文实名举报电视台收视率造假,称80集电视剧需要花7200万来购买收视率。而且不少卫视平台要求与制作方签订对赌条约,即必须要达到一定的收视率成绩才同意播出。

这也就是卫视粉口中通常提及的“偷”收视率,由于部分制作方确实签订过上述条约,所以不少项目都涉嫌通过不正当手段获取更高收视率。

而且在去年跨年演唱会播出期间,有网友反映,在观看其他卫视跨年晚会时,突然出现江苏卫视跨年演唱会广告并被强制跳台,这一事件直接引起了两家粉丝的对骂。

虽然该事件后来已经解释了是由于合作方的插屏广告推广行为,但是不少芒果粉的心中依旧是选择相信,这是不择手段地在抢收视率。

除了对于收视率的造假疑云,还有一大引起非议的便是收视率的样本。一般情况下,电视台在本地的收视率会更高,所以本地样本数的多少,直接与收视率挂钩。

如北京卫视所在地北京占据的样本数极高,所以其他家平台习惯性称其为“本地台”,前不久,更是被浙江卫视在春推会上官方吐槽,“北京本地13个点,相当于杭州本地38个点”。

还有另外一家被指责为“样本台”的是江苏卫视,由于南京在收视率样本采集中也同样具有较高份额,所以此前《非诚勿扰》等节目的高收视率,也被质疑是样本在帮忙。

为拉明星阵营吵得不可开交

收视率的问题,从真正意义上讲,卫视粉其实插不上手,但是,在拉明星粉的问题上,他们可以说是竭尽全力。

五大卫视在长期发展中,都结交了一些明星资源。通常情况下,都是与自家平台有综艺或电视剧合作的艺人,这些艺人在卫视粉的心目中,也会是好感度满满。

被芒果粉奉为三大收视福星的,分别是赵丽颖、钟汉良、陈乔恩。

赵丽颖在湖南卫视首播的电视剧向来都是收视飘红,此前的《花千骨》《楚乔传》等更是破了当年收视纪录,今年年初的《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更是救金鹰剧场于水火之中。

而钟汉良的《最美的时光》《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等作品,以及陈乔恩的《偏偏喜欢你》《笑傲江湖》等作品在湖南台播出时,也同样具有良好的表现。

东方卫视的番茄粉最喜爱的明星当属张艺兴。“小绵羊”在《极限挑战》里的“团宠”担当,让粉丝刮目相看,平台更是十分中意。近日,东方卫视更是宣布,张艺兴独挑大梁的网剧《黄金瞳》,即将亮相东方卫视周末白天档。

外加之东方卫视与正午阳光的合作密切,连续播出了对方的多部电视剧,《琅琊榜》《欢乐颂》《大江大河》等,所以王凯、杨烁等原与正午阳光经常合作的艺人在番茄粉心中也具有重要位置。

荔枝粉对于薛之谦、毛不易、刘宇宁等歌手都情有独钟,江苏卫视连续推出的多档音乐类节目《蒙面唱将猜猜猜》《金曲捞》《无限歌谣季》等都是这些熟门熟路的阵容。

蓝莓粉主要是pick自家王牌栏目的常驻嘉宾,其中以“跑男兄弟团”为主,还有好声音的导师阵容、刚刚收官的王牌家族等。基本上卫视频道的大型活动和晚会,都会优先考虑这些艺人。

有趣的是,由于北京卫视和郭德纲早年间存在过节,一直没有解开,北京台基本上全面封杀德云社演员,而选用的是已经从德云社出走的李菁、何云伟等人。

而德云帮主郭德纲则带着相声这一北方传统艺术,常驻东方卫视平台,接连开辟多档喜剧栏目,去年更是推出了《相声有新人》这一垂直类栏目。

还有一大引起争议的事情,就是前几年芒果与天娱群星关系密切,往来频繁,但近几年由于大量的期满解约,曾经的天娱群星与芒果台的深度合作也在逐渐变浅。

当李宇春、张杰等芒果台的常客,出现在江苏卫视跨年演唱会的舞台上时,不少芒果粉丝都对他们展开了激烈的攻击,甚至用上了“忘本”等字眼。

同样被芒果粉攻击的还有演员陈坤,由于2018年《天盛长歌》在湖南卫视播出时,收视率惨不忍睹,接连创造新低,不少卫视粉把责任推脱到了演员身上。

但是该剧豆瓣评分8.2,不少剧迷又将责任推还给了平台,认为平台气质与该剧风格不符,双方互不相让,直到今天江湖上依旧打得不可开交。

为推频道形象可谓呕心沥血

卫视粉与其他粉丝一样,都会在周围疯狂安利自家电视台的新节目和新剧,同时,也会对电视台内部团队做得不恰当的地方提出批评。

上至电视台台长,下至每一位工作人员,都难以逃脱卫视粉的吐槽,有时甚至是辱骂。

近几年来,伴随着对于电视台贪污的反腐工作进展,每当抓住一只“蛀虫”,卫视粉都要展开一通远程的单方面的思想教育工作。像此前原安徽台台长张苏洲和赵红梅贪污,害安徽台一蹶不振,至今依旧被海豚粉拿出来说事;还有刚刚落马的湖南台副台长黄伟,也同样躲不掉被芒果粉diss。

在经历《人民的名义》收视高潮后,湖南卫视金鹰独播剧场遭遇了重大的滑铁卢。一年多的收视低迷,使得芒果粉对于湖南台节目交易管理中心主任陈汝涵长期进行人身攻击,甚至是网络暴力。

除了对于电视台内部人员的不满,卫视粉的日常工作还包括对于电视台即将上新的电视剧和节目进行预判、对于电视台编排制度上的建议、以及对于市面上刚开机项目的推荐等。

在电视台宣传新项目时,不少卫视粉都会展开收视预测,大多数情况下,卫视粉基本上可以从外部品相上看出一部电视剧的播出效果,但是有时候也会出现偏差。

像最近开启周播的《封神演义》,一开始被芒果粉嫌弃是多年积压剧,并不被看好,结果收视出来时却让人刮目相看。

在电视台的编排制度上,卫视粉通常也会推荐一些已播或未播的内容。比如说,某某电视剧可以放在白天播出;某某综艺节目可以在下午重播;隔壁台即将播出某某大剧,我台应该用什么电视剧来对打等。

比如这几天的《新闻联播》常常因为时政要闻而超时,不少芒果粉就建议,如果超时时间过长,可以取消十几分钟的金鹰独播剧场,毕竟对于剧场不利,剧迷也会觉得不舒服。谁也没有想到,这样一条建议真的被采纳了。

卫视粉还有一大日常就是推荐最新开机的电视剧项目,比如说某某明星的新剧正在拍,台里一定要派人拿下。甚至于有些电视剧已经有播出平台洽谈时,卫视粉也会直接建议自家台与友台正面抢电视剧资源,行话叫做“截胡”。

更有一些卫视粉还会给频道写调整意见或节目策划,而且在社交平台发帖已经不能够满足他们对于电视台上进的迫切要求,还会通过直接往台长邮箱里写信,来期盼电视台可以做出相应改变。

虽然说卫视粉在部分问题上有时候会比较偏执,但是在这个媒体信誉度普遍下降的娱乐时代,还有一群人依旧保持着对电视事业的热情,和怀揣着更高的理想追求,这其实也不失为一种信仰。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