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对有条件减税不买账,“黄背心”再次上街要求马克龙下台

“从过去五个月的示威活动中,他什么都没学到,没有给出任何政治上的答案。”

第24次“黄背心”示威活动现场。图片来源:Twitter

记者 | 肖恩

当地时间周六(4月27日),法国第24轮黄背心游行示威活动如期而至,数万名民众涌上街头。示威者再次用行动表示,他们对总统马克龙的亲民演讲和“人性化”新政策并不买账。

在首都巴黎和斯特拉斯堡等城市街头,示威者们手持写着法国国家格言“Liberté, Egalité, Fraternité”(自由、平等、博爱),以及“怒气!”等内容的标语,还有人戴着法国大革命时期象征自由和解放的弗里吉亚帽,并高喊“马克龙下台”。

巴黎的游行尚算平和。警方封锁了通往总统府爱丽舍宫的道路,并禁止示威人群在香榭丽舍大道集结。示威者们也基本遵守警方的指示。参与组织示威活动的法国总工会(CGT)也形成了自己的安全队伍,帮助警方隔离带有暴力倾向的示威者。不少左翼政党人士也参与了巴黎的示威活动,包括激进极左政党“不屈法国”(France Unbowed)领袖、现任欧洲议会议员梅朗雄。

但在东部城市斯特拉斯堡,氛围则剑拔弩张得多。约2000名示威者聚集在位于该市的欧洲议会中心附近,试图向议会大楼前进。组织者希望以这种方式引起国际关注。目前距离欧洲议会选举仅有一个月的时间。

根据法国电视台播出的现场画面显示,示威者与警方发生对峙,向对方投掷石块瓶子等物品。冲突地点距欧洲议会总部仅一公里。据路透社报道,当地警方多次发射催泪弹驱退示威者。

在此前的23周里,斯特拉斯堡基本没有爆发武力冲突,但考虑到在其他城市出现的暴力行为和对公共建筑的破坏,当地政府封锁了欧洲议会和其他欧盟机构所在的区域,禁止示威者进入。

“黄背心”运动领导人之一瓦莱特(Thierry Paul Valette)表示,马克龙已经错失了满足示威者要求的关键机会,“黄背心”运动必须继续。“从过去五个月的示威活动中,他什么都没有学到。他没有给出任何政治上的答案。”瓦莱特说。

25日,马克龙在爱丽舍宫举行了一场长达两个半小时的马拉松式记者会,对为期三个月的全国大辩论进行总结,也被视作是对“黄背心”运动交出的答卷。马克龙承诺削减价值50亿欧元的税收,并根据通胀率提高贫困人口补贴,该项措施将覆盖1500万法国人。

但他同时还提出要延长工时,拒绝征收“富人税”,并坚定的捍卫他的“亲商”策略,强调将继续推进法国经济改革。

法国财政部长勒梅尔(Bruno Le Maire)26日表示将降低所得税的最低标准,但不会以增加公共债务作为减税的代价,继续扩大财政赤字。减税措施将会在2020年1月施行。

财政部国务秘书鲁纳歇(Agnès Pannier-Runacher)认为,当人民真正感受到马克龙减税带来的影响后,他们会更加相信他提出的改革措施。

然而法国调查机构Elabe 25日的民调显示,76%的法国人认为马克龙的方案不会带来任何改变,78%的人则称不期望大辩论和政府宣布的一些政策调整能够结束“黄背心”运动。

在巴黎工作的Stephen Broquin表示,大辩论的目的不是要解决任何事情,而是马克龙参加欧洲议会选举策略一部分。

尽管对于马克龙给出答案法国人的不满已经溢于言表,但参与抗议人数却在减少。法国内政部表示,截至当地时间27日晚7点,当天全国有约2.36万示威者参加“黄背心”运动,其中巴黎有2600人,总人数较上周的2.79万人有所下降。这也是去年11月“黄背心”运动爆发以来参加人数第二少的一周。去年11月“黄背心”运动刚爆发时,共有超过30万人参加。

但运动组织者则称,本周共有6万人参加游行示威,而他们上周统计的数据是9.8万人。

《华尔街日报》报道称,法国民众已经对“黄背心”运动产生疲劳感,示威者们对于如何利用该运动迫使马克龙进行改变也产生了分歧。在去年11月作为先锋之一参加示威的卡车司机德鲁特(Eric Drouet)表示,他准备休息一下了。“太多对家庭的威胁,太多仇恨,太多轻蔑,太多辱骂,我累了,对不起。”德鲁特在脸书上发文说。

彭博社认为,周六的示威活动并不能完全代表民众对于马克龙的演讲的回应,有不少示威者选择周六在家休整积蓄力量,参加下周三(5月1日)将进行的劳动节大游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