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洋河股份今年一季度现金流暴跌94%,与五粮液差距扩大

数据显示,2018年,洋河股份旗下白酒、红酒和其他,分别贡献营业收入约为229.13亿、2.74亿和9.73亿元,同比变动各在+19%、-4%和+116%左右。

文 | 五谷财经

继贵州茅台、五粮液之后,4月29日晚间,洋河股份(002304.SZ)也终于发布了2018年年度报告,实现营业收入约为241.6亿元,同比增幅在21%左右;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81.15亿元,相较于2017年66.27亿元,增幅在23%以内。

对此,洋河股份方面表示,2018年,公司聚焦“发展转型”、“消费升级”两大风口,全面强化创新力和执行力,综合竞争力不断提升,全年实现收入和净利同比增长。“梦之蓝销售强势攀升,梦之蓝高端品牌形象进一步提升。”

在此之前,据媒体报道,梦之蓝年度销售已经突破百亿,但是,令投资者感到遗憾的是,洋河股份方面并未在公告中透露梦之蓝的具体销售情况。

据洋河股份董事长王耀透露,2018年,除了对主导产品进行品质再升级,洋河股份还推出了梦之蓝手工班、苏酒头排酒两款高品质白酒,引领了品质创新潮流。

数据显示,2018年,洋河股份旗下白酒、红酒和其他,分别贡献营业收入约为229.13亿、2.74亿和9.73亿元,同比变动各在+19%、-4%和+116%左右。

洋河股份方面在公告中指出,2018年,公司发力渠道极致化工作,团购、家宴不断拓展,梦想汇等圈层活动不断深化,粉丝粘性持续提升。同时,价格管控、配额管理不断强化,刚性执行高效落实,切实推动了市场氛围的整体向好。

截止2018年底,洋河股份的预收款项余额约为44.68亿元,与2017年底不到42亿元相比,增幅在6%以上。

换言之,从2018年各项财务指标来看,洋河股份的确实现了良性发展,不过,2019年第一季度,洋河股份的业绩表现则没有那么靓丽了。

公告显示,2019年第一季度,洋河股份的营业收入约为108.9亿元,与去年同期95.38亿元相比,增幅在14%左右;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40.21亿元,相较于2018年第一季度34.75亿元,增幅在16%以内。

而2018年第一季度,洋河股份的营业收入约为95.38亿元,同比增长26%左右;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34.75亿元,同比增幅在27%左右。

也就是说,随着收入和净利的基数逐步变大,洋河股份的收入和净利增幅也在缓慢回落之中,值得警惕!

2019年第一季度,五粮液实现营业收入约为175.9亿元,与去年同期接近139亿元相比,增幅在27%左右;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64.75亿元,相较于2018年第一季度约为49.71亿元,增幅在30%以上。

2019年第一季度,贵州茅台实现营业收入约为216.44亿元,与去年同期174.66亿元相比,增幅在24%左右;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112.21亿元,相较于2018年第一季度接近85.07亿元,增幅在32%左右。

贵州茅台、五粮液和洋河股份并称“茅五洋”,然而,对比一下以上数据,就能发现与贵州茅台、五粮液比起来,2019年第一季度,洋河股份的收入和净利增幅明显逊色很多,而且,洋河股份与五粮液之间的收入和净利差距也在显著扩大之中。

举个例子,2018年第一季度,五粮液在收入和净利上,分别超过洋河股份15亿和44亿元左右;但是,2019年第一季度,五粮液在收入和净利上,分别甩开洋河股份25亿和67亿元。

“2019年以来,白酒股价都在修复之中,其中贵州茅台、五粮液和顺鑫农业表现更为突出,不仅重回了2018年的股价峰值,而且,股价也是再创新高,但是,洋河股份的股价表现并不突出,如今看其业绩,算是窥见端倪了,”一位证券人士告诉《五谷财经》,各大证券机构都会自行在市场上进行草根调研,或是到上市公司去沟通交流,因此,证券机构应该摸透了洋河股份的业绩情况。

数据显示,2019年第一季度,洋河股份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接近1.23亿元,同比跌幅在94%左右;2018年第一季度,该指标约为18.92亿元,则同比62%左右。

洋河股份方面指出,主要原因系上期末预收经销商货款和备货保证金增加幅度较大,本期经营活动流入现金减少,上年末提高员工工资,本期支付给职工以及为职工支付的现金增加,以及本期支付的各项税费增加,经营活动现金流出相应增加,致使本期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下降。

但是,与洋河股份不同,2019年第一季度,五粮液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约为79亿元,与2018年第一季度不到24亿元相比,增幅高达230%左右。

对此,五粮液方面透露,主要系本报告期营业收入增加及银行承兑汇票到期收现增加所致。

更让投资者感到担忧的是,2019年第一季度,洋河股份预收款项约为19.74亿元,和2018年底约为44.68亿元相比,降幅在56%左右。

洋河股份方面给出的理由则是,主要系期初预收经销商货款本期符合收入确认条件结转收入所致。

也就是说,2019年第一季度,洋河股份收入和净利之所以增长,主要是将以前的预收款项进行了确认,这也解释了其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大幅萎缩的原因。

但是,与2018年第一季度末相比,洋河股份2019年第一季度末的预收款项保持了同比增长势头。

与洋河股份一样,相较于2018年底135.77亿元,贵州茅台2019年第一季度末的预收款约为113.85亿元,也在下滑,降幅在16%以上。

与2018年第一季度末约为131.72亿元相比,贵州茅台2019年第一季度末预收款余额也在萎缩之中。

同时,2019年第一季度,贵州茅台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约为11.89亿元,与2018年第一季度约为49.36亿元相比,降幅高达76%左右。

对此,贵州茅台方面在公告中表示,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减少主要是存放中央银行和同业款项净增加额及支付的各项税费增加。

据媒体报道,市场推测,2019年第一季度,贵州茅台业绩增长的动力之一或来源于预收款确认带来的报表收入增长。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