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被遗忘的“上海凌琳日化”,如今靠旅游零售刷脸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被遗忘的“上海凌琳日化”,如今靠旅游零售刷脸

酒香不怕巷子深,“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销量跌了,但是宫灯杏仁蜜的价格和质量却稳健,历史也没有洗掉她的原质。

文 | 化妆品财经在线 谢雪曼

录音 | 李文博

如果你出生在六、七十年代,那么你对宫灯、咏梅这些品牌应该会有些许记忆;如果你出生在八、九十年代,你或许听说过宫灯杏花蜜、咏梅柠檬霜、上海女人雪花膏。

在国内的大多数景区里,像南京夫子庙、上海城隍庙、重庆磁器口,你有很大几率会看到一家名为“上海女人”的化妆品店铺。店铺墙壁上通常会挂着各色各样的月份牌,但不变的是月份牌上那个身着精致旗袍,烫着漂移卷发的摩登上海女人。

它的姊妹品牌还有宫灯、咏梅等经典国货品牌。这些散发幽幽女人香的品牌,正是上海凌琳日化在缓缓地向世人讲述那段让人魂牵梦萦的流金岁月。

“上海女人”的海派风情

说起上海女人,可以想起《倾城之恋》里孤注一掷的白流苏,也可以想起《花样年华》里风情万种的苏丽珍,浮现在人们脑海里的大多是穿着旗袍的女性形象。不过,张爱玲也在小说《沉香屑—第一炉香》里将上海女人比作“粉蒸肉”,软糯白嫩。

财妹想起来的,却是一个个印着美丽女子头像的扁圆的铁盒,打开便是散发浓郁馨香的白色膏体。对,就是雪花膏,在国外护肤品“侵占”梳妆台后,已经变得很少见的本土护肤品。

20世纪30年代,上海作为中国“工业革命”发源地,民族产业得到了蓬勃的发展。上海牌手表、上海牌轿车、上海牌缝纫机相继诞生。

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上海”品牌于1932年创立,成为那个时期的第一代中国护肤品牌。同年,国内首创香脂类产品——“雪花膏”诞生。1958年,第一款上海杏仁蜜诞生,一时间,“上海”“宫灯”“咏梅”等国货品牌成为沪上乃至全国的时尚风向标。

上海广生行生产的雪花膏,就在上世纪初的巴拿马工业博览会上荣获金奖。那时候,雪花膏风靡一时,街上随处可见广告和画报。上海夜来香水润雪花膏就是其中最经典的雪花膏品牌之一。上海牌护肤品现已拥有众多护肤系列,包括上海传统系列、上海男士系列、上海玫瑰系列等。

为了体现优雅、经典、怀旧的理念,上海凌琳日化有限公司推出上海女人肌肤护理系列,无论在包装设计、瓶身选型、香型选择还是品相设置方面都紧扣主题。包装上采用了上世纪三十年代潮流兴的扁圆铝盒和圆筒纸盒;香型则选择了香甜馥郁的檀香。在继承经典配方的基础上创新,加入预防皱纹、淡化斑痕等护肤功效。

在上海女人系列的基础上,该公司又相继开发了玫瑰晨露、上海风情等护肤品系列,凭借复古包装和现代工艺逐渐得到了消费者们的认可。

宫灯、咏梅——只有香如故

除了“上海女人”品牌,在网友评选的“网络高人气国货护肤品”榜单中,两个来自上海凌琳日化旗下的黑马选手名列前茅:售价仅10元左右的宫灯杏仁蜜和咏梅奶液。

宫灯牌护肤品1962年问世,曾经是上海化妆品的代表之一,1968年,上海日化二厂注册“宫灯”品牌。上海咏梅则创立于1932年,也是浓郁老上海风情的代表。

上世纪90年代,光是杏仁蜜一年的销量就是4000万瓶。但到了2002年,销量就跌到了1000万瓶一下。接下来的几年时间里,宫灯杏仁蜜的销售数量逐年下滑,但是价格浮动却很小:从1968年的的定价1元左右,到九十年代的1元3毛左右,再到通货膨胀的今天的10元。

有种说法称,宫灯杏仁蜜的配方属于“机密”,就算在凌琳日化,也只有三个人知道。遗憾也幸运的是,宫灯、咏梅没有遵守市场的游戏规则—砸钱为品牌宣传造势,几十年来,品牌宣传只是人们的“口口相传”。凌琳日化方面认为,维护品牌的广告宣传的确重要,但是“羊毛终究是出在羊身上”。

酒香不怕巷子深,“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销量跌了,但是宫灯杏仁蜜的价格和质量却稳健,历史也没有洗掉她的原质。

值得一提的是,没有按常理投资广告营销上的上海凌琳日化,却很乐意投入大量精力开发以旅游市场为主的新兴渠道。虽然宫灯、咏梅只有香如故,但在全国主要城市的著名旅游景点,都能看见“上海”牌的身影。

在我国国内旅游总收入、旅游人次逐年增加,旅行休闲已成为大众生活常态的当今,选择在经典商业街“刷存在感”也是不错的路径。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