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导演崔斯韦专访:从编剧到导演,一位青年创作者的类型片笔记

“犯罪动作类型电影”、“中国首部接受中国落地化完片担保服务的国产电影”,硬扛《复联4》、头顶诸多标签的《雪暴》,究竟又会呈现怎样的一出好戏?

文|壹娱观察 杜威

编辑|陈默

在《复仇者联盟4:终局之战》(以下简称《复联4》)正以锐不可挡之势怒刷内地票房之时,4月30日还有4部国产影片上映,共同角逐将要到来的“五一档”,《雪暴》就是其中颇受期待的一部。

该片不仅集结了张震、廖凡两位中生代实力派演员坐镇,影片类型还是近年中国热门的犯罪动作类型电影。根据灯塔专业版显示,《雪暴》想看人数超过5.3万,在同期上映的影片中居于前列。截至发稿,从排片占比上看,除《复联4》《何以为家》之外,《雪暴》目前排在第三,在同期上映的国产片中位居首位。

在《雪暴》上映之前,壹娱观察(ID:yiyuguancha)采访到了该片导演崔斯韦,这一次我们从导演口中了解到不少这部影片的幕后故事。

《雪暴》拍摄现场

《雪暴》虽然在2017年就拍摄完成,但因为大量后期工作和档期选择等原因,正式上映的时间一直延后到2019年,最终选择在今年“五一档”上映。谁知,又正面撞上了《复联4》。当被问及为什么不再去调整档期时。崔斯韦对壹娱观察直言,投资方和我们主创人员都认为没必要再躲它(《复联4》)了,我们是国产电影,总有人要负重前行。

除了“犯罪动作类型电影”之外,《雪暴》还有一个标签,那就是“中国首部接受中国落地化完片担保服务的国产电影”。这个标签也让《雪暴》和崔斯韦在行业中多了一些不一样的意义。

“编剧十几年,我有自己的表达需求”

崔斯韦,在喜爱中国荒诞喜剧的影迷中一定不会陌生。之前他以编剧的身份联手宁浩创作了《疯狂的赛车》《无人区》,还与黄渤一起打造了去年热映的《一出好戏》。

崔斯韦的编剧成绩有目共睹。他的作品不仅对中国黑色幽默和荒诞喜剧的类型电影有了革命性创新,而且还在电影市场上占据一席之地,获得票房口碑的双丰收。

这次的《雪暴》崔斯韦选择拿起导筒,还是他所熟悉的犯罪题材,不同的是不再是荒诞喜剧和黑色幽默的表达方式。在这次的作品表达上,他希望以写实手法拍摄出对森林公安、边防警卫的崇敬之意以及对真实人性的深刻揭露。

“我从业编剧已经十几年了。在电影行业,不管任何主创部门都会有一个潜在的表达的需求,有的时候会感觉文字是有隔阂的,你所表达的内容和观众所接受的有时候是不对等的。以及编剧与导演之间的分工不同,作为编剧你很难完全诉说自己的想法。”基于这个想法崔斯韦动了想当导演的念头。

《雪暴》主演海报

自此,崔斯韦开始更细致地发现和探寻身边的故事。崔斯韦作为一个户外运动爱好者,在一次出行时不仅见到了东北的雪季和笼罩着“雪暴”的长白山,更得知还有一群自己以往并不熟知的人——森林公安,在这样一个极端的天气下依然坚守着自己的岗位。在崔斯韦看来,在人迹罕至的漫长边境线上、在远离城市烟火的极端环境中,他们的职业可以说是孤寂和浪漫的。

出于编剧的本能,他敏锐地捕捉到在这个职业下有着怎样扣人心弦的故事,由此也开始了长达数年的剧本创作时间。故事完成之后,崔斯韦发现身边的导演或出于题材小众或考虑到极端天气的拍摄难度都对这个故事望而却步。终于在2015年崔斯韦决定亲自上阵当导演执导这部对自己来说有着不一样意义的作品。

相比其他首次执导影片的导演,对于崔斯韦来说,自己多年的编剧经验对这次《雪暴》的拍摄给予了很大的帮助,尤其是在文本的理解和对影片宏观性的把控上。

崔斯韦告诉壹娱观察,为了节省拍摄周期,戏是都打乱了的拍。这场戏可能只有两分钟,但是可能要分四次拍摄。在错综复杂的拍摄,拼凑出来的东西,如何确保影片的更完整性。之前编剧的履历是非常重要的。“对文本的理解我比任何人都清楚,对影片宏观性的掌控更清楚,我要的是什么我很清晰。”

或许正是得益于此,让崔斯韦第一次执导影片,且是拍摄环境如此艰苦又有难度的影片,就在拍摄周期之内顺利完成了。据介绍,《雪暴》一共拍摄86天,“完成拍摄的后一天就到了2017年的春节了”。

编剧的经历给崔斯韦的导演工作带来极大帮助,而这次以导演身份创作作品同样也给了崔斯韦另一种收获。在他看来单纯做编剧是有盲点的,“你觉得你描述足够到位了,但其实不是电影化的,你无从判断,因为没有那面镜子”。

而这种收获也可以作用到崔斯韦的编剧工作以及其他方面的成长上。“其实不光对你的编剧能力,对你做人,你的生活方式和你看待问题的方式都会有一个新的调整和认知。做编剧就是闷头干活的人,不用接触太多的人,但你做导演,面对所有人。”崔斯韦感慨地说。

“我做导演了,就要表达我的审美和个体所在”

崔斯韦坦言自己初次执导,要完成这么庞大和艰难的摄制工程,其中意料之外的事情太多了,其中长白山独特辽阔的自然风光,可以让你的电影更加赏心悦目,让电影情节更具有张力。但极端的生存条件,同时也会让你无时无刻不面临来自大自然的挑战。

导演崔斯韦在《雪暴》拍摄现场

崔斯韦提起那段拍摄时光依然记忆犹新。零下30几摄氏度以及2800米左右海拔的极端天气中,剧组成员每天要在4点起床,6、7点钟做好一切准备,因为光线需求8点30分才能开始第一个镜头的拍摄。而到了下午晴天戏份的拍摄时间只能维持到16点20分左右,阴天戏份的拍摄时间则会相应多一些。

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主演们80%的戏份是在户外雪地之中拍摄的,在最低气氛零下42摄氏度的极端天气下,张震要匍匐在雪地之中裸露着脸庞拍摄。”字里行间,不仅能感受到这部电影拍摄的不易,也可以从细节看到参与这部电影的主创们的敬业与专业。

其中令崔斯韦印象最深的一场戏是第一场的“砸金车”的戏。当时拍摄地在海拔2400米以上,实测温度零下40几度,从最近通车点到拍摄的山顶每年从十一到来年对五一是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上去的。雪深7、8米,人掉进去就直接看不见了。“在这样的条件要拍摄一场抢劫金车的重头戏,难度太大了。这场戏断断续续拍摄了半个月。”

《雪暴》实景拍摄地海报

这一次的《雪暴》拍摄,崔斯韦并没有选择他惯用的荒诞喜剧和黑色幽默的方式,而是通过写实的手法对影片进行创作。

“因为这故事来源于现实,这是每一个森林公安每天所面临的真实生活。还有就是我个人的偏好问题,作为编剧时,《疯狂的赛车》《无人区》那是宁浩导演,一个成功导演的艺术风格。而我做导演了,就要表达我的审美和个体所在。”崔斯韦如是说。

崔斯韦希望可以借助《雪暴》传达出对森林公安、边防警卫的敬意,让更多的人去关注和了解这样一个群体,同时这样的拍摄手法也对拍摄地长白山、中国东北大好河山给予了一种更为真实的呈现。当然,他也希望观众可以通过整部影片可以看到在极端环境之下真实人性的某种展现和感悟。

无论是从题材、故事还是拍摄手法来看,《雪暴》都更趋于传统意义上的“硬汉”风格。不过根据灯塔专业版想看用户显示,《雪暴》的女性受众占比居然高达62.2%。年龄在20-24岁的受众占比为37.1%,位居第一;30岁(不含)以下受众占比70.9%。城市分布上,二线城市占比最高44.1%。

通过数据分析,二线城市年轻女性成为了这部“硬汉风”影片的主要受众群体。而对于这个现象,崔斯韦也大呼想不到,“我们之前还担心这部影片会不会没有女性观众,可我走进电影院看见多半数都是女性观众,她们普遍表示很喜欢,有可能这几位主演大哥太帅了吧!”崔斯韦打趣地说。

在谈到对影片未来的期许上,崔斯韦格外坦然。“我没有多想,也不紧张。作为创作者我的任务完成了,剩余的让作品去说话,作品去发声。当然我的小期许,当然是帮助投资人能够赚到钱。”

《雪暴》的“完片担保”:会有监督,但不妨碍创作

贴在《雪暴》这部影片上的除了“犯罪题材影片”、“首部描写森公安群像影片”这样的标签外,还有一个值得行业关注的标签,即《雪暴》是首部接受中国落地化完片担保服务的国产电影。

2016年,和力辰光与《雪暴》完成了中国本土首例“完片担保”协议。根据公开报道显示,本次合作由和力辰光作为完片担保的主导,借助美国专业管理团队的管理经验,最后由太平洋保险公司出具保单。这也被业界认为是第一起真正意义上的由中国本土保险公司出具的落地保险单。

和力辰光董事长李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雪暴》的出现,将成为一个标准。

壹娱观察也曾在《完片担保到底是什么?一篇文章给你说透》一文中就完片担保的相关内容做了详细介绍。

在崔斯韦看来,完片担保是一个完整的健康的工业化体系的重要一环,虽然我们还处于摸索和完善之中,但必须要尝试和接触完片担保。

谈起《雪暴》在“完片担保”协议下的创作时的感受,崔斯韦直言,完片担保的优势明显,可以预防风险、控制进度、完善摄制计划、节约成本。“我们是一次很好的尝试,最重要的是完片担保并没有影响我的创作。”

《雪暴》张震版海报

当然,崔斯韦也承认,首次接触完片担保的压力还是存在的。为了在90天的拍摄周期内拍完,崔斯韦不得不对拍摄计划进行各种调整,当然其中也有对影片拍摄方案的一些妥协。可这些在崔斯韦看来是正常良性的工业化模式的运转。

“完片担保会有监督,但不会过多干预我的创作。其实为了压缩拍摄周期我们可以选择将一半的戏份放到北京摄影棚去拍摄,但是我的主创和演员们都认为一定要全部实景拍摄。这样拍摄出来的气息才是正确的。这样计划的调整,他们(完片担保方)也能够理解,但是要做出详尽的计划安排。”

在电影工业已经相当成熟的好莱坞,完片担保早已是一种“标配”的存在方式。中国电影市场飞速发展,正在努力缩小与好莱坞之间的差距,此次完片担保的引入,就有分析认为,是中国本土电影工业化发展的一个必然的选择。

深处电影行业之中,尤其是一直在内容创作的第一线,崔斯韦对于中国电影在创作过程、环节上逐渐“工业化”的趋势也有着比较直观的感受,其中最明显的一点则是专业化程度的提高。

“我的前后期团队都是国内团队,他们都很专业,他们的工作流程也更加趋于专业化了,包括拍摄辅助设备的匹配,物理特效等等比我以前认为的要好。技术越来越强,我们影片中的雪,实景拍摄不太均匀,需要补雪,那我们看到实际效果十分不错。”

其实,围绕在《雪暴》上的话题早已经层出不穷,而新人导演、合作顶级演员、极端的拍摄环境、来自完片担保的压力,等等问题,无时无刻不让身为导演的崔斯韦面临着更多挑战。

在整个采访过程之中,崔斯韦始终以一种坦然的心态面对这些问题,对于这次执导作品的机会,则更多的是感谢。

“如果我不做导演,有些问题我永远意识不到。拍摄过程里认识到创作剧本时剧情、细节设计和铺排的不合理,这些用实践耥出来的深刻认识,最后都会反馈到我对剧本的认识上。”崔斯韦感慨道,这次导演经历,对我的帮助太大了!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