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万达电影2018年净利降15%,执行总裁刘晓彬被降薪百万

《复仇者联盟4》的火爆是短暂的,并不能持久改变院线股的低迷。

文|文娱商业观察  浮萍

《复仇者联盟4》火了,也带火了万达电影。

因为万达电影是国内IMAX高端影院的代表,所以《复仇者联盟4》间接利好的就是万达电影,最直接的是横盘有大半年时间的万达电影股价短时间内被大幅度拉升。

资料显示3月29日官方定档消息发布的当天万达电影股价收盘为21.52元/股,截止到上映前一天(4月23日)的收盘价为26.42元/股,累计上涨22.77%,期间更是一度触达28元/股的高点。

上映之后利好出尽,万达电影股价开始出现跳水,上映首日跌幅就高达3.79%,报收于25.42元/股,其后多日一直处于疲软下跌的状态。

股价虽然下跌,但是票房高涨可以获得实实在在的收益。截止到今天晚上八点,《复仇者联盟4》票房已经突破23亿元,达到23.5亿元,成为萧条影市中的一次小高潮。

影院业务疲软,整体净利润下降14.58%

《复仇者联盟4》的火爆是短暂的,并不能持久改变院线股的低迷。

文娱商业观察此前已经详细分析过横店影视和金逸院线的财报(《横店影视2018年年报解读:每卖一张电影票亏6毛钱,2019预计关店5家》),指出影院面临的经营困境:竞争加剧,放映业务毛利越来越低,影院赚钱越来越难。

作为院线行业的领头羊,万达电影也逃脱不了这一大趋势。

其2018年年报显示实现营业收入140.88亿元,相比较于2017年的132.29亿元增长6.49%;但是2018年净利润12.95亿元,相比较于2017年的15.16亿元下降14.58%。

营业收入实现增长,但是净利润下滑,最大的原因是营业成本高企。万达电影2018年的营业成本为98.16亿元,相比较于2017年的89.83亿元增长9.27%,超过营业收入的增幅。

具体到影院业务,盈利能力进一步被压缩。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观影的毛利率在2018年为10.33%,比2017年下降了1.73%,幸亏有卖品、广告等高毛利的业务支撑,万达电影才能保持一定的盈利能力。

高管待遇整体上升,但有人被降薪百万

万达电影业绩不理想,但却没有苦了高管,2018年给他们的报酬总额比2017年略涨。

万达电影2018年年报资料显示2018年共支付给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的税前报酬总额为2979.55万元,相比较于2017年的2854.7万元略有增长。

这样的增长不是平均主义,体现在各个高管身上都不一样,有人薪资调升近百万,也有人被降薪百万。

具体来说,公司总裁、总经理级别的高管税前报酬都出现了一定程度的下降,其中公司董事、执行总裁刘晓彬下降的最厉害,2018年的税前报酬为737.78万元,这一金额相比较于2017年的831.8万元下降近百万元;

而税前报酬上升的主要集中在副总裁级别的高管,其中公司副总裁卜义飞2018年的税前报酬总额为252.76万元,相比于2017年的165.4万元上调近90万元。

万达向来以高薪酬著称,在文娱商业观察2017年针对影视类上市公司高管平均薪资的统计中,万达电影就以人均394万元高居TOP3,远远甩开其他影视公司高管的人均薪资。

高薪资背后是高压力,这也是万达电影留不住人的主要原因,在强大压力面前,万达电影的高管流动性非常高,业内著名的华谊叶宁、北京文化宋歌等人都曾经是万达出来的。

资金链趋紧:货币资金减少59%,长期贷款增80%

万达电影不仅业绩下降,资金链同样出现了一定的紧张情况,和今年大部分影视娱乐公司的情况一样,但是有两点表现的特别明显。

一是货币资金的大量减少。截止到2018年末账上货币资金为13.49亿元,相比于2017年末的28.51亿元下降幅度高达59%。

货币资金的减少和万达影视注入万达电影没有多少关系,因为这个重组案是以全股份对价的形式进行的,不涉及到任何的现金交易,而是偿还贷款及利息、影城建设支出。

至于偿还贷款及利息,关联到2018年的另一个典型表现:贷款极速增加。

年报资料显示,2018年底的长期借款的数额为37.58亿元,相比于2017年的20.8亿元增加超过80%,大部分都是2018年的新增借款,用于日常经营。

挤占现金流的除了影城扩建的开支,还有一部分是应收账款和存货的双增加,降低了资金周转的速度。

财报资料显示,2018年末万达电影的应收账款为17.19亿元,相比于2017年的11.57亿元增加48%;存货金额为1.92亿元,相比较于2017年末的1.73亿元增长10%。

532.92万股到期解禁,股东套现压力大增

2019年盘横在万达电影上方的解禁,是一个大问题。

万达在完成IPO的2015年就马不停蹄地开展资产并购重组,先是以12亿元的价格收购慕威时尚文化传播(北京)有限公司100%的股权,其中对价的30%(约3.6亿元)以现金方式支付,70%(约8.4亿元)由公司向其发行股份方式支付。同时,

后又以10亿元向世茂影院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发行股份购买其持有的15家影院运营公司100%的股权。

因为最终交割完成是在2016年1月份,因此在2019年1月份会有最后一批532.92万股的解禁,且都是上述收购对价的个人股份,包括张龙、马大鹏、王宇新、逄宇峰等原收购公司的创始人。

如今这些人要么已经“功成身退”离开万达、要么在万达体系内逐渐被淡化,且有些人如马大鹏本身就有过股票减持的历史,所以最后一轮股票解禁,这些被收购公司创始人减持套现的可能性大增。

532.92万股数量不多,解禁市值也在小千万级别,但对于万达来说始终是负面因素,这一轮减持套现过后,原来非万达系的人和钱将会都被清理干净。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