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42万授权费近乎白菜价,专资办暂停票房数据授权推自家APP

专资办此举被外界解读为统一数据,防止出现真假数据满天飞的尴尬情况,但是本质上,这是专资办从授权分销数据转为独占数据,因为目前在专资办自有的全国电影票房APP上,仍然可以查阅票房的实时数据。

文 | 文娱商业观察 浮萍

《复仇者联盟4》高歌猛进之时,电影票房数据江湖迎来历史上的首次重大调整。

今日有媒体爆出从今年5月1日开始,专资办正式停止对社会同步票房数据。这意味着目前市面上所有的商业化票房数据,包括APP猫眼专业版、灯塔专业版、拓普数据等在内都将暂时拿不到一手电影票房数据,只能靠估算的数据来提供服务。

这对于行业数据服务商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式的,没有了准确、权威、核心的票房数据,这些专业APP的价值将会大大降低,对于很多APP来说,这是他们商业模式的底层数据之一。

专资办此举无疑触动了第三方数据服务商的利益,而这将直接会导致服务商与监管部门之间的利益博弈,文娱商业观察从经济学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认为暂停授权的可能性比较大,最终多方还是会握手解决数据授权的问题。

票房数据年授权费42万,专资办公益属性明显

要了解这件事情对于行业的影响,得先从专资办电影票房数据的运作模式说起。

专资办成立于1991年。主要负责电影专项资金的收缴、使用与管理;全国电影信息系统的建设、管理,以及电影数据的统计、监督;指导、监督各省级电影专资委工作。

换言之,专资办的使命之一就是围绕票房数据做工作,包括监督票房数据的真实性、打击偷瞒票房数据等行为。经过多年二十多年的运转,已经形成一套票房数据收集的机制,是目前国内唯一精准的电影票房数据来源。

猫眼专业版和灯塔专业版等商业化票房数据提供商的运营模式是先根据自己的卖票系统数据估算实时票房,然后在第二天的上午10-12点根据专资办的权威数据进行校正,得到最终准确的票房数据。

所以可以理解为猫眼专业版和灯塔专业版等票房数据本质上来自于专资办的分销,即支付给专资办一定的费用,拿到最终权威的数据,以给市场做参考。

对于这一费用,也是比较良心的价格。根据拥有这项数据分销权力的艺恩咨询的历年财报数据显示,在2018年支付给专资办的数据使用授权费为42.45万元,相比于2014年的72万元、2015年的60万元和2016年的60万元的价格是不断下降的。

以艺恩咨询2018年的数据使用费来看,目前行业总共五六家服务商一年上缴专资办的数据使用费不过两三百万,远远无法覆盖这套体系的运转费用,不过因为专资办是广电总局旗下的行政性单位,也非常符合非营利性定位。

数据授权不开放,对艺恩的冲击明显大于猫眼、灯塔专业版

专资办停止数据授权的影响是巨大的,但是对于各个公司的冲击力显然是不一样的。

像猫眼专业版和灯塔专业版所受的影响相对来说会小一点。单就日票房数据来说,因为猫眼和淘票票本身就有消费者的购票数据,结合影城的座位图来估算,准确率会高一些。

但是更细化的一些指标,比如影城日票房数据、院线日票房数据,因缺乏权威的数据来源,误差的可能性会更大一点。

而一些没有核心交易数据的提供商,比如艺恩、时光网、拓普数据等严重依赖专资办数据的服务商,将会受冲击比较大,他们由此衍生出来的大数据服务商业模式也会受到大的损失。

以已经挂牌新三板,专门以文娱行业大数据服务的艺恩咨询2018年年报资料数据为例,其2018年的的数据产品收入1984.4万元,占当期营业收入3311.99万元的59.98%,成为公司的绝对支柱性业务。

所谓的数据产品主要是以软件 PC 终端使用费为主,依托数据库访问权年费的销售,这里的数据库主要就包括电影票房及其细分数据。

艺恩咨询2018年的第一大客户万达传媒2018年的销售额为313.62万元,占当年营业收入的比重为11.28%,其主要的服务项目就是“EBOT 日票房决策智库、EFMT电影营销智库”服务。

如果艺恩拿不到电影票房的权威数据,那么其业务将会遭受重大影响。

专资办国家机关属性制约,票房数据难以商业化

专资办此举被外界解读为统一数据,防止出现真假数据满天飞的尴尬情况,但是本质上,这是专资办从授权分销数据转为独占数据,因为目前在专资办自有的全国电影票房APP上,仍然可以查阅票房的实时数据。

专资办的自有全国电影票房APP是2015年10月2日上线的,在运行了3年多的时间里,因为功能相对单一而下载量不是很大,在Apple Store 上的评论只有14个,与之相反的是猫眼专业版4.97万个评论,灯塔专业版178个评论。

而一旦数据对外授权终止后,全国电影票房数据APP的重要性将凸显,成为全网唯一可以实时准确、权威显示票房数据的公开渠道,对于影视行业从业者、爱好者的参考重要性不言而喻。

但是中国电影票房受限于国家机构单位属性,很难将如此有价值的票房数据商业化。缺乏合理的商业化则会导致软件开发、运营成本很难覆盖掉,难以实现盈利,即使是有国家财政的扶持,仍然很难长久健康的发展。

况且国家机关的体制性因素很难有持续改进产品的动力,这也是为什么APP推出后很难流行的主要原因,这相当于互联网数据推动产业发展的纪念成绩被抹掉,不太符合专资办的初衷。

所以文娱商业观察预计,在未来几个月市场博弈的情况下,数据授权仍然会向第三方开放,目前的状态只是暂时的。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