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天下长安》会成为压垮欢瑞世纪的最后一根稻草吗?

欢瑞世纪的前景非常不明朗,有可能面临着退市的危机。

《天下长安》剧照

文 | 浮萍

年报季大家都不好过,但是没想到欢瑞世纪竟然公开和审计师事务所起“争执”。

5月3,日伴随着欢瑞世纪2018年年报发布的,还有负责其审计的天健会计师事务所的一份公告,声称因为《天下长安》应收账款问题和被证监会立案调查两个重大因素,对于欢瑞世纪的年报发布非标准审计意见。

何为非标准审计意见?

这是针对上市公司财报发表的意见,简单来说就是会计师事务所在审计上市公司财务时,没有办法确认上市公司财务的真实性,所以发表非标准审计意见,以撇清自己的责任。

或者翻译更直白一点就是:年报财务资料虽然呈现出来了,但是不代表我们完全认同,财报里面存在着一些问题。而欢瑞世纪的问题就是《天下长安》的应收账款和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存在重大风险。

《天下长安》踩古装剧和演员高片酬两个雷,顺利播出存疑

电视剧《天下长安》讲述了隋末唐初,在群雄争斗、门阀混战中崛起的李唐王朝一步步走向贞观盛世的故事,该剧目前已完成销售,售价为5.67亿元。

这部电视剧是张涵予首次触电荧幕,所以备受关注,根据欢瑞世纪的年报,张涵予的个人片酬达到6000万元。

这部电视剧一直传言定档播出,但是一直没有确定,属于长期积压剧,放在今天的语境下更难播出。如果说此前《天下长安》无法播出是因为限制古装剧导致的,那么今后无法播出则是因为踩中了演员高片酬的这颗雷。

2018年11月9日,国家广播电视总局正式发布《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关于进一步加强广播电视和网络视听文艺节目管理的通知》,其中进一步规定,(电视剧)单个演员的单集片酬(含税)不得超过100万元,总片酬不得超过5000万元人民币,并且每部电视剧网络剧(含网络电影)全部演员片酬不超过制作总成本的40%,其中主要演员不超过总片酬的70%。

并且近期广电重申限酬令,表示将对不符合要求的剧目永久取消剧目播出、制作资质等,态度明确,意味着更加严格的政策,更严峻的市场形势。

张涵予的6000万元的片酬明显远超红线,所以欢瑞世纪和张涵予都陷入了两难,播的话不符合条件,不播的话损失降更大。

因为《天下长安》已经预售,所以在会计科目上形成应收账款,根据欢瑞世纪2018年年报资料显示,其应收账款金额高达5.06 亿元,公司管理层按照账龄分析法计提坏账准备 0.25 亿元。

审计所认为其无法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以判断上述情况对应收账款可收回性的影响,因此无法确定是否有必要对《天下长安》相关应收账款的坏账准备作出调整,所以给出了非标准的保留意见。

这样表述的核心就是,在《天下长安》应收账款是否计提减值的问题上,管理层和审计事务所意见不同。

三年9亿业绩承诺高悬,欢瑞世纪怎敢轻易计提减值

欢瑞世纪之所以不同意《天下长安》计提减值,是因为欢瑞世纪面临着巨大的业绩对赌压力。

欢瑞世纪在IPO这件事情上一直比较曲折,最终是2016年借壳星美联合上市的,当时欢瑞世纪方面承诺2016年、2017年和2018年分别实现归母净利润不低于2.41 亿元、2.90 亿元和 3.68 亿元;同时实现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分别不低于 2.23 亿元、2.70 亿元和 3.43 亿元。

2016年和2017年欢瑞世纪单年份都完成了业绩承诺,以归母净利润数据为例,2016年和2017年分别为2.7亿元和3.92亿元,完成了上述业绩承诺。但是2018年仅完成了3.25亿元的归母净利润,没有达到承诺的业绩数额。

幸运的是欢瑞世纪的业绩承诺也可以计算三年累计数据,这样的话三年累计承诺实现归母净利润8.99亿元,实际完成9.87亿元,完成率为109.84%;承诺完成扣非净利润8.36亿元,实际完成9.17亿元,完成率109.64%。

目前情况下是归母净利润还是扣非净利润,欢瑞世纪都属于刚刚好完成的状态,如果此时将《天下长安》计提减值,会直接影响2018年的归母净利润和扣非净利润,也将导致欢瑞世纪无法完成业绩承诺。

这对于借壳上市的欢瑞世纪来说是无论如何无法接受的事情,所以欢瑞世纪管理层才会冒着巨大的风险,坚持《天下长安》少计提减值。

值得一提的是,因为《天下长安》的计提减持无法确定,所以欢瑞世纪2018年的最终业绩也无法确定,所以欢瑞世纪业绩承诺的完成情况也无法确定,审计师事务所迟迟不愿意出具审计报告。

欢瑞世纪基本面恶化:高应收账款+高存货+证监会立案调查

《天下长安》的应收账款计提减值,暴露出了欢瑞世纪高应收账款的问题,在其他影视公司纷纷商誉减值+应收账款减值的组合拳排雷之际,困于业绩承诺期的欢瑞世纪无法施展拳脚。

年报资料显示,截止到2018年末欢瑞世纪的应收账款为23.22亿元,相比较于2017年的17.2亿元增加了35%,如此巨大的应收账款相当于欢瑞世纪2018年营业收入13.28亿元的1.7倍,相当于净利润3.24亿元的7倍。

与其他影视公司高应收账款不同的是,欢瑞世纪的所形成的应收账款剧目大部分都难以播出。欢瑞世纪一直以来都以古装剧为主,所以在这一轮“限古令”中受影响极大,除了《天下长安》难以播出,其他的诸如《锦衣之下》等也存在着难以播出的风险。

无法播出就无法回款,就存在着形成坏账的风险。

同时欢瑞世纪还面临着高存货的问题。年报资料显示,截止到2018年末欢瑞世纪的应收账款为12.73亿元,相比较于2017年的7.52亿元增加了近70%。

这其中也都是以古装剧为主,比如超级大制作的《江山永乐》计算在年报里面的存货额就高达3.48亿元,金额超过了2018年的净利润,能否如期制作完成并且上映,存在着巨大的不确定性

高应收+高存货增加了欢瑞世纪当下的困境,加上资金链紧张、大股东质押问题、被证监会立案调查等问题,欢瑞世纪的前景非常不明朗,有可能面临着退市的危机。

来源:文娱商业观察

原标题:《天下长安》会成为压垮欢瑞世纪的最后一根稻草吗?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2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