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禁原油出口、限核能开发、卖对手军火:伊朗称美国这是搞“经济恐怖主义”

“要将伊朗彻底从全球原油市场中移除是不可能的,伊朗原油输出减少将加剧全球原油市场面临的威胁。”

伊朗东南部的哈赫巴哈尔港口。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记者 | 肖恩

5月2日起,美国正式中止对伊朗的原油出口豁免,试图全面禁止伊朗原油出口。3日,美国又宣布强化对伊朗核活动的限制。这已是特朗普上台以来美国第三次加码对伊朗的制裁,这些强硬举措势必会将伊朗推向绝境,由此引发了全球原油市场震动,以及国际社会的不满。

去年5月,美国单方面宣布退出伊核协议,重启对伊朗的经济制裁,并要求相关国家在2018年11月4日停止进口伊朗原油。11月,美国又宣布加码制裁伊朗,但允许伊朗原油的八个最大进口方继续从伊朗进口限量的原油,其中包括中国、土耳其、印度、韩国和日本等。

美国此前的制裁已使伊朗原油出口减半至100万桶/天,甚至更少,而中止对伊朗原油出口的豁免,则意味着美国要将伊朗的原油出口削减至零。

作为回应,伊朗总统鲁哈尼4日在伊朗电视台的直播讲话中表示,伊朗将继续出口原油,同时加强非石油产品的出口,以应对美国的制裁。鲁哈尼提出,美国试图减少伊朗的外汇储备,因此伊朗需要增加硬通货收入,同时减少支出。此前伊朗已威胁关闭石油运输要道霍尔木兹海峡。

熟悉石油政策的伊朗官员说,5月起伊朗的原油出口将跌至50到70万桶/天。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欧佩克)知情人士则表示,伊朗原油日出口量很可能一直维持在40至60万桶/天的低点。美国对委内瑞拉的制裁和欧佩克主导的减产行动已经让全球原油供应出现缺口,而这一局面在伊朗原油出口下滑后还将加剧。

但咨询公司SVB Energy International总裁Sara Vakhshouri表示,5月份原油出口为零后,并不代表伊朗将中断所有运往中国和印度的原油。伊朗将继续向中国和印度运送原油作为债务偿还。此外还会有一些原油通过走私渠道被运往其他国家。

路透社称,自美国去年11月恢复原油制裁以来,伊朗的原油出口变得更加不透明。德黑兰不再向欧佩克报告其生产数字,也没有关于出口的明确资料。伊朗的一些原油出口已经不为人所知,因此更难评估实际出口量。

欧佩克秘书长巴尔金都称,要将伊朗彻底从全球原油市场中移除是不可能的,伊朗原油输出的减少,将加剧全球原油市场面临的威胁。巴尔金都表示,欧佩克秘书处正和伊朗石油部商讨对策。

有专家指出,无论是从机制、人力还是资源上看,美国都无法完全禁止伊朗同伊拉克和土耳其等边境国家的贸易往来,尤其是对伊朗原油有极高依赖性的土耳其。土耳其外长恰武什奥卢表示,土耳其无法在短期内更换原油进口国,因为这需要升级炼油厂的技术,同时也会造成一定损失。

根据SVB Energy International统计的数据,2018年5月以前土耳其每月从伊朗进口原油100万吨。在那之后,土耳其从伊朗日进口原油量仍有7.3万桶。

《印度斯坦时报》消息,印度外长斯瓦拉杰也已致电蓬佩奥,称无法马上找到替代的原油进口源,要求允许大选中的印度继续从伊朗进口原油。印度平均每年从伊朗进口原油2350万吨。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也表示,中方已就此事向美方提出交涉,坚决反对美方实施单边制裁和所谓“长臂管辖”。

在原油出口制裁之外,美国也再次强化了对伊朗核活动的限制。美国国务卿蓬佩奥3日宣布,这是为了完全杜绝伊朗拥有核武器的可能。他在美国国务院当天发表的声明中说,自5月4日起,任何帮助伊朗布什尔核电站在现有反应堆基础上进行扩建、或是将浓缩铀运出伊朗以换取天然铀的行为,都可能面临美国的制裁。

布什尔核电站是伊朗与俄罗斯的合作项目。根据2015年签订的伊核协议,俄罗斯和一些欧洲国家帮助伊朗维护已有的核装置,并参与将伊朗的核设施转化为民用设施。

作为对蓬佩奥声明的回应,伊朗议会发言人拉里贾尼表示,伊朗将继续在核协议框架下进行铀浓缩活动。

俄罗斯也表态支持伊朗,拒绝按照美国的制裁剧本行事。俄罗斯外交部副部长里亚布科夫4日说,美国针对伊朗的制裁威胁不会阻止俄方与伊朗在核能等领域的合作。俄罗斯近年一直受到美国制裁,已对美方这种“非法伎俩”有所适应,伊朗在面对美国制裁方面则更有经验,因此俄方对美方的类似威胁很冷静,不会向要挟低头。

仍坚持伊核协议的欧洲国家也不赞同美国的做法。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莫盖里尼以及法国、德国、英国三国外长4日发表联合声明,对美国决定不再向进口伊朗原油的部分国家和地区给予制裁豁免表示遗憾和担忧,并对美国决定终止豁免伊朗在伊核协议框架内的部分核不扩散项目表示忧虑。

声明还说,欧盟和法德英将继续与其他欧洲伙伴共同努力,维护对伊合法贸易,包括通过INSTEX结算机制保障对伊贸易。

今年初,法国、德国和英国发表联合声明,宣布建立与伊朗贸易的INSTEX结算机制。该机制全称为“贸易往来支持工具”,是在美国主导的全球金融体系之外运作的支付机制,能帮助欧洲企业绕过美国对伊朗的单方面制裁,使欧盟继续与伊朗进行贸易。

在受到伊核协议其他参与国反对之际,美国也在着手拉拢海湾盟友对制裁措施和打压伊朗方面的支持。

美国国防部防务安全合作局3日向国会通报称,国务院已经批准美国向巴林和阿联酋出售合计大约60亿美元的军火,分为三笔交易进行。

其中包括向巴林出售价值24.8亿美元的“爱国者”反导弹系统及相关支持设备,内含36套MIM-104E型“爱国者”制导增强型导弹;向巴林出售价值约7.5亿美元的多种导弹以支持巴林现有F-16系列战斗机编队;向阿联酋出售总价值27.3亿美元的“爱国者”导弹及相关设备。

分析人士指出,美国在海湾地区依赖沙特、阿联酋等盟友一同遏制伊朗的影响力。就在上月,美国国防部披露与美国最大军火制造商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签订数十亿美元合同,由这家企业为美国和沙特制造“萨德”反导系统拦截导弹。

针对美国的一系列举措,伊朗外长扎里夫表示,美国的制裁是“经济恐怖主义”,是企图通过施压改变伊朗的政策。扎里夫强调,制裁不会有任何政治效应,伊朗已和伙伴国家商讨对策进行自卫,并称美国的做法是在迎合以色列的利益。

过去一年,美国的制裁已对伊朗经济构成了极大冲击。根据国际货币组织(IMF)的数据,美国重启对伊制裁以来,伊朗国内的通货膨胀率飙升至40%,4.2万里亚尔才能兑换1美元。IMF预计,今年伊朗的国民生产总值(GDP)还将继续下滑6%。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