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JMedia】从《道士下山》看华语片中的道家文化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JMedia】从《道士下山》看华语片中的道家文化

无论孔子、老子、释加、耶酥,都是智者仁者,但由他们的弟子所创立的教派,为了在大众中求得更多信众,更大利益,却无不“难免卑鄙”

作者:李小飞

陈凯歌拍《道士下山》,最让人感兴趣的是这位第五代大导演,以道士何安下作为男主角,将中国道教的生活作为电影中的主要元素,而影片的原作者徐皓峰,其修道多年的经历也早已成为被广为传播的,其人生传奇性的一部分。

但可能很少人会联想到,在陈凯歌的父亲陈怀皑那一代,道士如果在电影中出现,和陈凯歌的电影完全不同,一定代表着某种邪恶力量。比如很有代表性的,《智取威虎山》中的定河道人,其实是国民党潜伏的特务头子。甚至连赵丹主演的明朝电影《李时珍》中,李时珍的《本草纲目》初稿,都被山中的道士团伙一把抢去,扔到香炉里烧了个干净。

这当然与建国初期的镇压反动会道门运动有关,特别是著名的镇压一贯道,一贯道并非道家宗派,而是杂揉了道、佛、民间神话等的一个大杂烩组织(可参考徐克《黄飞鸿》系列的白莲教,刘家良《十八般武艺》中的义和团)。

形意拳一代宗师薛颠就因信一贯道而死于这次镇压活动中(一说逮捕枪毙,一说拒捕,被解放军堵到院里用机关枪打死)。镇压的原因和中国的底层会道门往往与封建迷信,敛财犯罪有关,但更重要的原因是一贯道卷入党派斗争,接受台湾国民党的任命从事反共起义准备。当时还拍摄了政宣电影《一贯害人道》,其中的情节其实并非虚构。

徐皓峰有一金句说:“人一旦成为群体,就难免卑鄙”,诚哉斯言。无论孔子、老子、释加、耶酥,都是智者仁者,但由他们的弟子所创立的教派,为了在大众中求得更多信众,更大利益,却无不“难免卑鄙”(当然程度有所不同)。老子骑牛出关,只留下五千字。而后世道教的创立,已与他关系并不大,或者只是借其名目。后世道教大致分为两派,一派注重炼丹修仙,主要服务于帝王富贵,一派注重画符捉妖,当然主要就是服务于底层劳动者。

50年代之后,道家不再于大陆电影中出现,但在香港,道家文化却成了香港电影“全是过火,尽皆癫狂”的娱乐文化的一部分,其中最具代表性的自然是林正英饰演的捉僵尸道长系列形象,其中很多道教的仪式,画符,都表现得有模有样。

徐克的《倩女幽魂》中也有大量的道士捉妖的情节,但基本上只是娱乐,像燕赤霞作为道士念的咒居然是“般若波罗蜜”的佛家用语。第三部张学友演的道士,也拿画符捉妖大做搞笑文章。《太极张三丰》中袁祥仁演的道士,平时总喜欢拿个球玩,因为道家的思想是圆的,结果让张三丰悟出太极拳。

佛家其实也并非是全无世俗的宗教,但在从胡金铨到杜琪峰的一系列香港电影人中,佛却都是超然灵性的代表。而道家,往往代表的是谐趣生动的民间文化。香港,因为传统文化不论糟粕还是精华,都没有被强行铲除,所以奋斗而出的香港电影人,多少都对道家文化有所耳闻,他们将其用在电影中,不是认真,而是纯粹当成娱乐元素。比如已经和道士形象完全联系在一起的演员林正英,在45岁去世时,葬礼也采用的是佛教仪式,而不是道教的(详见魏君子《林正英之死》)。

李安的《卧虎藏龙》,其中对道家的表现非常有趣,表面堂而皇之,但有很多暗指,后经徐皓峰影评指出,李安在采访中承认,始为大众所知。比如碧眼狐狸对李慕白说的:“你师父可惜太小看女人,即使入了房帏也不肯把功夫传给我,叫他死在女人手上,一点也不冤枉”。其实暗指了道家阴阳双修之类的活动。所谓入了房帏,就是所谓“房事”一词的由来。这样看来,李慕白与玉矫龙的关系,也就不再简单了。

当然21世纪,大陆电影中对道家的政治性歧视已不复存在,毕竟,连李一道长都成了中国首富的精神导师了。所以也有山东某地要发展旅游业,据称投资8000万拍摄《止杀令》,拍出来比电视剧更粗糙。只不知造就几位富豪,可惜了山东的纳税人们,又集体被代表了一次。

作者李小飞,作家、编导,著有《再弹一弦江湖曲》、网络节目《电影纵贯线》《中国功夫史》《鹦鹉说》等。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