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莎之花:拍给妻子看的“情书"

华莱士·史蒂文斯有“十三种看黑鸟的方式”,我也很想知道在我的观念中有多少种“看花的方式”。

撰文 | 林路

莫雷尔1948年出生于古巴哈瓦那,1962年随父母移民美国,1977年获得鲍登学院(Bowdoin College)的本科学位,并于1981年获得耶鲁大学艺术学院的艺术硕士学位。1997年,他获得鲍登学院荣誉学位。他是国际摄影中心2011年无限艺术奖的获得者。作品被收藏并展示在许多画廊、机构和博物馆中。他的出版物包括《爱丽丝梦游仙境》(1998),《房间里的相机》(1995),《书中书》(2002)和《摄影暗箱》(2004)。

在阿贝拉多·莫雷尔(Abelardo Morell)最新的系列作品中,他采用了传统的静物主题——一瓶鲜花——将其推向并超越了静物摄影的界限,带来赏心悦目的视觉效果。

◇《丽莎之花》 #1, 2015

莫雷尔是一位有着无尽好奇心的艺术家,经常在单幅画面中探索图像的复杂性和想象空间。他的照片让人感一种神秘和超现实的气氛,可以使观众放慢速度,小心翼翼地审视,而这正好解构了艺术家所呈现在我们眼前的画面。而且他的影像具有持久力,长期留在观众的记忆和想象中,就像是第一次曝光之后的种子,让观念有了漫长的生长过程。从为他妻子丽莎的单张浪漫照片的拍摄开始,在几年的时间里让这些花成了他对缪斯的痴迷。在一个看似无穷无尽的创造力的拍摄过程中,他又将自己的创作限制在一个有限的空间里。

莫雷尔回忆说:

我有一个悠久的传统,在丽莎生日那天送她一大束鲜花。但在2014年2月,我心里想,“也许我可以拍摄这些鲜花,让它变得更为持久。”但是我不想做常规事情。 我想,是否可以通过某种奇怪的方式,让鲜花成为炫耀羽毛的孔雀?通过这样的炫耀,引起她的注意并获得她的赞赏。甚至于,我想让她感到小小的震惊。

这以后,我觉得既然已经有了这样一张照片,为什么就不多呈现一点?这对我来说是一个重要元素——也许它是我的现代主义起点——一旦启动,就可能驱动我可以探索各种各样的主题。华莱士·史蒂文斯有“十三种看黑鸟的方式”,我也很想知道在我的观念中有多少种“看花的方式”。

最后呈现在新书中包括了60多个经典的案例,按照创作的时间顺序呈现图像,反映了个人化的想法和过程的演变。书的开头,有艺术家与劳伦斯·韦斯勒之间的严肃对话,后者是几本关于视觉艺术家书籍的获奖作者。在观看了每一页令人惊叹的图像后,莫雷尔给了一些慷慨的陈述,让我们得以进入他的创作过程,了解每一幅画面的精彩之处。

◇《丽莎之花》 #2, 2015

我尝试将许多不同的花朵组合在一起,看看会发生什么。在传统胶片摄影中,我在这里使用的技术称为双重或多重曝光:两个或多个底片夹在一起形成有趣的复合效果。我最喜欢的一些经典手法,源自摄影家哈里·卡拉汉(Harry Callahan)当年的创作思路。这幅画面中我想要一种秋天的感觉,花因其自身的重力和年龄自由坠落。

◇《丽莎之花》 #19, 2016

对于这张照片,我使用了一种印刷制作者使用的丝网框架。关于丝绸的可爱之处在于它的半透明性,使得漂亮的阴影与产生这些阴影的物体相结合。这个框架近似于大幅面照相机拍摄的方式,成像时的颠倒世界。我喜欢在框架的边缘,图像中的一些花朵从阴影变为明显锐利的痕迹。

◇《丽莎之花》 #26, 2016

十七世纪的荷兰花卉画作,对我这一系列中的许多照片产生了重大影响。在尽管在他们的一些作品中,花瓶中的花朵不可能堆积很厚很高。但是受其启发,在这幅画面中,我通过将不同深度和高度的几层花朵叠放在一起,使花束变得非常高大而密集。同时保持焦点始终的清晰度,呈现了一个巨大花束的幻觉。

◇《丽莎之花》 #70, 2017

这张照片尽管不是直接来自电影导演道格拉斯·塞克(Douglas Sirk)电影中任何一个场景。但是,我认为它来自于电影《深锁春光一院愁》(All That Heaven Allows)的精神。据说塞克喜欢使用某些强烈的色彩来表达他的女性角色中压抑的情绪和烦恼。这张图片夸张的颜色,可能也是对国内状态不安的隐喻。

◇《丽莎之花》 # 27, 2016

这与#1和#2类似,但邻居带来的婚礼花束非常花哨。

◇《丽莎之花》 #36, 2017

我在一张桌子上放一个带花的花瓶,然后从后面点亮,在门口投下一个阴影。这张照片的想法来自我的相机暗箱实验,我可以在外面投影,世界变成了室内设计。

◇《丽莎之花》 #55, 2017

更多的拼贴作品。尝试展示一次挖掘,就像考古学揭示了历史的层次。我从侧面点亮这张照片,给它一个明显的三维外观。这个图像中的一切都有触觉,包括苏格兰胶带。

◇《丽莎之花》#55, 2017

在这里,框架充当了通向柔软和散射光的世界的通道。在某些方面,这张照片感觉就像让·谷克多(Jean Cocteau)的电影《美女与野兽》,这是一部关于结界和幻想的精彩作品。它也有点像约瑟夫·苏德克(Josef Sudek)在布拉格的家中拍摄的静物照片,带有光芒四射的朦胧感。

◇《丽莎之花》 #74, 2017

我喜欢这样的布光方式,它看起来像水银的质感,也像一朵花。

摄影家曼努埃尔·艾尔瓦雷兹·布拉沃(Manual Álvarez Bravo)有一幅令人惊叹的照片:一个女人的脚旁边有一滩水。我在职业生涯的早期就看到过,它让我震惊,也是让我想成为摄影师的影像之一。

◇曼努埃尔·艾尔瓦雷兹·布拉沃被称为最具诗意的艺术家,其作品。

事实证明,水坑也可以创造出花朵。

 

*兰阇(qdlanshe)

一个致力于“影像故事+视觉阅读”的传播平台, 好故事需要特别的观看方式、观看角度,我们的初心是用影像记录时代,为万物讲好故事 。

 

 

0

相关文章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