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颜强:蓝衣三千士——英格兰联赛伦敦德比亲历

足球变了,足球变得更好接受,变得更加社会主流化,变得更干净,也变得更贵了。

那三千人的声音,全场90分钟都在高亢而震撼着。其中大概有那么几十秒,其余五万人在狂吼“fuck off Mourinho……”,稍微压制了三千人的呐喊,然而阿森纳和切尔西的整场联赛,能让我耳膜震荡的,还是那三千人的声音。

 
他们一刻都没有休止,他们一直在呐喊,在战斗,在享受。
 
这是2015年4月末的伦敦德比,阿森纳主场对阵切尔西。零平之后,我和几位朋友去到会员区喝点东西,酋长球场硕大的落地窗外,是通向阿森纳地铁站的外平台。不少阿森纳会员围在玻璃窗前,观看外面平台上的情景:大概一两百名蓝色球迷,面对着这一片巨大的玻璃窗,载歌载舞、举蹈庆祝并且挑衅着。
 
又过了半小时,我去到距离地铁站更近的俱乐部办公室入口,等候几位朋友。这时那两百切尔西球迷从面前走过,继续在歌舞、在呼喊、在肆无忌惮地庆贺和嘲讽。
 
 
这场比赛,如果赛后透过媒体,大家获悉的,无非是“boring,boring,Chelsea”的球迷呼喊,以及穆里尼奥赛后“十年无联赛冠军”之boring的嘲讽回应。我在现场看到的,是这三千客队球迷,嚣张甚至跋扈,但绝对激情澎湃的鼓舞和庆祝。
 
“这比赛都不骂人,看台上都不对抗,还叫什么比赛啊?”我的兄弟张静同学在比赛之中,和我抱怨过两三次。他和我多年前就是同事。张静不是阿森纳球迷,只是过来参与商务谈判的。他真正支持的,我估计只有北京国安。但是那三千人的喧闹,始终刺激着这个只是来看热闹的看客。下半场比赛,当三千人鼓噪得实在太摄耳夺目时,张静突然站起来,冲着那遥远的三千人,大骂了一声“SB!”
 
他会厌憎切尔西球迷吗?肯定不会。可如此举动,他在现场做出,是自然的行为,哪怕作为一个俱乐部邀请的客人,这样的做法不合适。不合适而自然,因为温文尔雅的中产阶级掩饰、循规蹈矩的商业规则约束,在那一刹那间,变得没有约束力。
 
我在想,如果不骂这一声粗口,张同学恐怕都不认为自己来伦敦看了一场传说中应该很带劲的德比。
 
 
为什么这么安静?为什么这么温文?为什么这么缺乏激情?因为足球变了,足球变得更好接受,变得更加社会主流化,变得更干净,也变得更贵了。
 
这个球场所销售的季票价格,应该是全球职业足球俱乐部最高的,最低联赛季票超过一千英镑。这个球队踢出的足球风格,在温格执教之后,以细腻流畅、充满创造力闻名。这个球场应该是目前世界上最好的专业足球场之一,六万座席全无视觉阻挡,配套设施舒适而人性化。然而这个球场,至少在这一场比赛,激情属于那蓝衣三千人。
 
一种粗犷豪迈奔放夹杂有点任性肮脏的激情。一种追根溯源,或许要在working class属性里,才能找到的足球激情。这种激情,是另外那些并非沉默,却对比起来感觉有气无力的五万七千人,发散不出来的。可能我坐的位置,距离传统死忠北看台不够近,听不明白他们的声音,然而这个球场里的声浪起伏,那三千人始终在浪尖跳跃。
 
足球变了,足球流氓消失了,球场里的脏话、随地小便的情形,不会在这种顶级联赛豪门大战中出现了。足球变得更加电视友善、赞助商友善、投资人友善了。足球的现场观众也在变,年龄越来越大;现场球迷的社会层级,在英国这样一个潜意识里最九品中正制的社会里,变得越来越高了;现场球迷的购买力,也越来越强了。
 
但是这个巨大剧场里,声音和文化也变了。
 
张静同学走出球场时,和我说了一句:“这比赛真没劲。”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