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2018旅游上市公司业绩速评:年报里的十宗“最”

华侨城A、中国国旅、携程分别以营收481亿元、470亿元、309亿元占据营收榜前三强。利润榜上,同样是这三名,只是顺序稍有调换,华侨城A、携程、中国国旅分别以112亿元、55亿元、39亿元占据前三强。

截至目前,各旅游上市公司2018年业绩已经披露完毕,又到了“旅游上市公司年报速评”出炉的时刻。

2018年,在新旅界重点关注的179家旅游类上市公司(含A股、港股、美股、新三板)中,华侨城A、中国国旅、携程分别以营收481亿元、470亿元、309亿元占据营收榜前三强。

利润榜上,同样是这三名,只是顺序稍有调换,华侨城A、携程、中国国旅分别以112亿元、55亿元、39亿元占据前三强。

根据各家2018年的业绩和综合表现,新旅界评出了2018年上市旅企十宗“最”,来呈现旅游类上市公司的百态一隅。

最亮眼:华侨城A

上榜理由:营收481亿元,净利润113亿元,均为旅游上市公司最

新旅界点评:华侨城A 2018全年实现营业收入481亿元,同比增长13.7%;净利润113亿元。华侨城A的资产规模、收入和利润指标均达到历史最高水平。这是华侨城A连续第二年赢得营收和净利润榜双料冠军,如此巨大的体量还在保持高速增长,可谓“大象起舞”。

取得这样的好成绩,可以说华侨城A赶上了“好时代”。当前,不管是各级政府,还是普罗大众,对旅游的偏爱和热情都空前提升,旅游迎来黄金发展期。对于行业龙头来说,“大机遇面前不投机”,踏踏实实做好本职工作,大象也能起舞。

最快崛起:希努尔(雪松文旅)

上榜理由:2017年旅游营收48万元,2018年旅游营收9.8亿元。

新旅界点评:希努尔曾以服装销售为主,2017年9月被雪松文旅收购,将其作为旅游资产的整合平台。2017年,希努尔业务中98%为服装,到了2018年服装业务仅占40%,超过57%为旅游收入。旅游收入一年里从48万元蹿升至9.8亿元,这让希努尔快速完成角色转换,由服装上市公司变为旅游类上市公司。

可以预见,希努尔进行更名的日期或许不远了,目前其全称还是“希努尔男装股份有限公司”。

最佳新秀:复星旅文

上榜理由:2018年12月,复星旅游文化集团正式登陆港股,上市后首份年度报告显示,2018年营收同比增长37.9%,并且成功扭亏为盈,实现盈利3.89亿元。

新旅界点评:复星旅文2018年正式开业首个旅游目的地项目“三亚亚特兰蒂斯”,这对其业绩增长和实现盈利的帮助功不可没。复星旅文年报显示,2018年三亚亚特兰蒂斯共接待320万名游客,运营收入7.5亿元,考虑到其2018年4月份才正式营业,这个成绩可谓一炮而红。

2019年一季度,仅三个月时间,三亚亚特兰蒂斯接待超过140万游客,接近2018年全年游客量的一半。如此迅猛的增长和火爆的市场反馈,复星旅文堪称“2018最佳新秀”。

最高商誉:携程

上榜理由:截至2018年末,携程商誉高达580亿元。

新旅界点评:2018年11月,证监会的一条会计监管提示,令“商誉”这一颇为冷门的词汇广为人知。证监会认为,近年来,商誉账面价值占上市公司总资产、净资产的比重越来越高,可能对公司实际经营成果产生重大影响。后续进入业绩预告披露季,一大波儿上市公司上演了商誉暴雷,可谓十分“配合”证监会的提醒。

旅游上市公司中,商誉呈现“贫富分化”的态势,几家大公司承包了绝大部分商誉。例如此前新旅界统计的39家重点旅游上市公司总商誉868亿元(往期回顾),其中携程独占了580亿元,约为总额的2/3。

当然,高商誉是好是坏需要辨证的看,商誉归根结底取决于上市公司收购企业的内在价值,这也意味着不同企业之间的商誉不具有可比性。踏踏实实、用心经营的企业,商誉虽高,但通过并购整合一路做大做强,创造更好的回报。

最“脱离苦海”:国旅联合

上榜理由:脱离当代系,重回国资旅游集团怀抱。

新旅界点评:国旅联合曾是老牌旅游上市公司,中国国际旅行社总社、南京市旅游总公司等5家国企在1998年联合成立的,中国国旅总社是国旅联合最初的控股股东,主营温泉度假村业务。后来随着市场的变化,南京地区温泉竞争激烈,国旅联合陷入盈利困境。

2014年民资当代系接手国旅联合,并开始了漫长的“折腾”,刚开始宣布转型“泛文娱”,后来又看中“大体育”,一方面剥离了全部的旅游资产,另一方面收购了互联网游戏广告公司、互联网粉丝营销公司、在线体育社区等。动作虽多,但由于没有突出的核心主业和扎实的经营能力,国旅联合始终步履维艰。

2018年8月,当代系漫长的折腾结束,江西省旅游集团接替其成为第一大股东。可以预见,国旅联合势必会抛弃“乱七八糟”的互联网业务,专注成为江西省旅游集团整合江西文旅资源的大平台。

最佳雇主:避暑山庄

上榜理由:员工人均薪酬36.7万元(数据来源:choice),位列第一。

新旅界点评:游客最关心旅游公司服务好不好、项目好不好玩,投资者和股东最关心旅游公司盈利高不高、增长快不快,而旅游公司员工最关心的一定是薪酬的多少。由于旅游是劳动密集型产业,人力成本较高,最赚钱的、规模最大的旅游公司通常不是最大方的雇主。

2018年,最大方雇主由承德避暑山庄荣获,人均薪酬约36.7万元。2018年避暑山庄营收4938万元,归属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907万元。2018年末避暑山庄员工总数66人。

最大亏损:华天酒店

上榜理由:营收只有9亿元,净亏损7亿元。

新旅界点评:2018年酒店行业经营普遍不如人意,但华天酒店如此巨额的亏损依旧令人惊愕。2018年营收比上年下滑9.87%,净亏损7亿元,与上年几乎持

华天酒店主营业务已经连续4年大幅亏损。华天酒店曾解释亏损原因,“由于前期的快速扩张,目前我国酒店业整体处于供大于求的状态。经济型和高端连锁酒店受供给过多、政府政策等方面的影响,供大于求局面较为明显。”

其实,之所以亏损如此严重,还在于华天酒店之前“饮鸩止渴”的策略。华天酒店原本最值钱的资产是华天大酒店,一直为自持物业。但在2013年,华天酒店为了改善盈利情况,将旗下物业出售,再进行返租。简单说,这就是“卖老本”。如今老本卖光了,原本不需要交租的华天酒店背负了沉重的租金压力。“饮鸩止渴”的经营模式迎来了“毒发”时刻。

最大减员:腾邦国际

上榜理由:2018年员工总数比2017年减少1381名。

新旅界点评:谈到最大减员,新旅界最先想到的是最近爆发欠薪丑闻的东方园林,然而来自财务报告的数据显示,东方园林仅减员800多人,腾邦国际才是2018年减员最多的,绝对值减少1381名。2017年腾邦国际拥有员工3745名,到了2018年末仅剩2364名,减员比例高达36.9%。

如此剧烈的减员,或许和腾邦国际的资金紧张有关,近几年腾邦国际保持高速扩张态势,连番收购旅游公司,加速布局俄罗斯、东南亚等国际航班,为了筹集资金,2018年腾邦国际累积进行了39次股权质押。股权质押比例过高加上2018年下半年大盘连番下跌,引发大股东平仓风险。腾邦国际也因此成为深圳国资驰援民资的第一批企业。

最多坏账:东方园林

上榜理由:2018年坏账准备金13.9亿元,坏账损失2.95亿元。

新旅界点评:虽然东方园林做了不少全域旅游业务,但本质上仍是园林类公司。其实,园林公司最难过的坎儿不是生产,甚至也不是销售,而是回款难,尤其是挂着PPP名头的项目。

在PPP项目建设期内,园林企业通常需要垫付金额较大的建安费、工程建设其他费用等,相关费用均作为政府回购时可用性服务费的计算基数,按照合同约定的投资回报率在回购期内进行回款。但受到地方政府预算管理制度及付款制度的影响,PPP项目的回款周期较长。近两年,东方园林大量承接了这类项目,导致应收账款和坏账损失急剧增加。

2018年末,东方园林应收账款高达103.7亿元,为此计提了坏账准备金13.9亿元,并确认坏账损失2.95亿元。高速扩张承接项目,漫长的回款周期和高额坏账,也难怪东方园林发生严重的资金链危机。

最迷你:泛高网络

上榜理由:2018年营收140万元,员工总数10人,旅游上市公司中规模最小。

新旅界点评:泛高网络是一家新三板公司,定位互联网体育娱乐整合平台,目前主要聚焦在高尔夫领域。线上为广大体育爱好者提供免费的体育资讯信息及赛事信息;线下为用户提供各类体验活动,如赛事活动、主题旅行、论坛等。

2018年,泛高网络营收140万元,同比下滑76%。主要原因是由于政府打击腐败和官员的不当消费,高尔夫市场受到较大冲击,2018年泛高网络线下活动收入为0元,线上广告也大幅缩减,员工人数也相应缩减。因此成为最迷你旅游上市公司。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