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霍尔木兹海峡动武阴云下,伊朗为何“部分”中止履行伊核协议?

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国际问题专家马晓霖认为,伊朗“示强”但留有余地,是想通过国际社会赢得舆论支持,向美国施压,本质上还是希望留在协议之内。

2019年1月30日,美国“亚伯拉罕·林肯”号航母在大西洋进行训练。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记者 | 潘金花

在美国宣布退出伊核问题全面协议一周年之际,伊朗致信欧盟及英国、法国、德国、中国、俄罗斯驻伊大使,称伊朗将减少履行伊核协议中的承诺。伊朗方面强调,这一决定“合法且可逆”,并不意味着退出协议。分析人士认为,伊朗在展现强硬的同时,仍给自己留有回旋的余地。

5月8日,伊朗总统鲁哈尼在电视上宣布,已向伊核协议其他签署方递交了关于伊朗对美国单方面退出协议反制措施的信函。据伊朗法尔斯通讯社报道,伊朗副外长阿拉格希、外长扎里夫已就此事分别致信签署方驻伊大使及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莫盖里尼。

鲁哈尼在发言中表示,伊朗将于8日起,在《联合全面行动计划》(JCPOA,通称“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的框架内采取第一步行动,根据第26条和第36条有关的权利保护内容,停止履行部分协议承诺,伊朗将不再向其他国家出售浓缩铀与重水,并要求伊核协议其他签署方在60天内履行各自义务,绕开美国次级制裁,保护伊朗在石油与金融领域的利益。

不过他也强调,这并不意味着伊朗退出伊核协议。“我们今天选择的道路不是战争,是外交,”鲁哈尼说,“但换了一种新的语言与新的逻辑。”

根据2015年7月签署的伊核协议,伊朗限制了铀浓缩产能,以换取解除针对它的大部分国际制裁。国际原子能机构多次证实伊朗遵守了伊核协议,在去年5月美国退出协议后的报告中,该结论一直未变

此前据伊朗伊斯兰共和国通讯社报道,伊朗在美国退出协议的一年间保持了克制,但由于伊核协议其他各方未能遵守自身承诺,伊朗除了做出减少履行协议承诺的决定外别无选择。

鲁哈尼在发言中表示,伊朗已准备好就核项目进行协商。但他也强调,伊朗将从8日起重新储备低浓缩铀与重水,如果欧洲国家无法履行承诺,伊朗将恢复阿拉克(Arak)重水反应堆项目。

据《卫报》报道,7日,已有一名法国消息人士率先发出警告,认为如果伊朗违背协议承诺,欧洲国家将不得不对伊朗实施制裁。该消息人士透露,他们并不希望伊朗在8日宣布违背核协议的决定,因为这意味着欧洲国家将必须根据协议条款恢复对伊朗的制裁,他们不想看到这一幕发生。

《卫报》指出,在美国退出伊核协议后,伊朗政界不断向总统鲁哈尼施压,要求他宣布反制措施。而在美国退出协议一年后,伊朗政府开始对欧洲国家建立可行金融机制的努力失去耐心,该机制原旨在允许欧洲企业继续与伊朗进行药品及人道主义商品贸易,绕开美国的次级制裁。但面对美国政府的警告,几乎所有欧洲大企业都已撤出伊朗市场。

据俄新社报道,伊朗外长扎里夫8日在莫斯科与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会面时表示,只有俄罗斯与中国一直对伊朗与伊核协议表示支持,其他签署方实际上并无作为。但他同时也强调,伊朗减少履行协议承诺的决定“合法且可逆”,并未违反伊核协议的内容,且还留有60天的外交期限。

对此,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国际问题专家马晓霖向界面新闻表示,伊朗停止履行部分承诺实际上是在留有余地地“示强”,想通过国际社会赢得舆论支持,向美国施加压力,但本质上还是希望留在协议之内。

美国自去年退出协议起就已恢复对伊朗的制裁。最近,美国又将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列为“恐怖组织”,并宣布彻底制裁伊朗石油出口,强化对伊朗核活动的限制。马晓霖指出,美国采取这些手段并不是因为伊朗违约在先,而伊朗如果此时彻底退出协议,反而给了美国更多制裁的理由。

美伊之间矛盾的升级不仅让伊核协议其他签署方骑虎难下,伊拉克等美国在中东地区的盟友也进退两难。《金融时报》援引伊朗-伊拉克商会数据指出,伊拉克是伊朗非石油产品的第二大出口目的国,截至3月底,在过去12个月,伊朗共出口了440亿美元的非石油产品,其中89亿美元的商品出口伊拉克,同比增长36%。此外,伊朗还向伊拉克出售电力与天然气。

7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临时取消德国行程突访伊拉克,在前一天美国宣布向波斯湾部署“亚伯拉罕·林肯”号航母战斗群和一个轰炸机特遣队后,再次指出伊朗为地区威胁

伊朗外长扎里夫此前曾表示,伊朗与美国之间的战争并非不可避免,但他不排除在霍尔木兹海峡一带和美国可能有发生军事冲突的危险。目前,该海峡在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控制之下,所有通过海峡的船只都要与他们接触。

对此,马晓霖向界面新闻表示,伊朗在霍尔木兹海峡的强硬姿态是必要的,相应地也会在中东地区及美军所在地采取一定措施,美国会对此有所察觉,并作出预防性的回应,但双方发生冲突的可能性不太大。

马晓霖说,对于伊朗这样一个民族构成相对单一、政权稳定的“大块头”国家,攻打它的成本非常高,且大规模进攻有可能形成持久战,对美国在波斯湾沿岸的军事基地以及沙特阿拉伯、阿联酋、巴林等盟友国家带来威胁。马晓霖认为,美国仍将在一定的军事压力下,更多地选择经济、贸易、金融制裁,通过造成伊朗内部的困难,动摇伊朗政府的决心。

8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伊核问题全面协议是联合国安理会核可的多边协议,对国际核不扩散体系与中东地区的和平稳定都至关重要,理应得到完整和有效地执行。中方赞赏伊方迄今严格履行全面协议的义务,坚决反对美方对伊实施单边制裁和所谓的“长臂管辖”,对美方有关做法进一步加剧伊核问题的紧张局势表示遗憾。

耿爽说,维护和执行全面协议是各方的共同责任,中方呼吁有关各方都能保持克制,加强对话,避免紧张局势轮番升级。中方将与有关各方保持沟通,继续为维护、执行全面协议作出努力。同时,也会坚定地维护本国企业的合法和正当权益。

对此,克里姆林宫表示,俄罗斯将继续遵守伊核协议。克里姆林宫发言人佩斯科夫说,伊朗停止履行部分伊核协议承诺,显然与先前(华盛顿)的决定有关,由“不合理的压力”所引起,莫斯科将与伊核协议其他签署方保持沟通以挽救协议。

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对伊朗遵守伊核协议与联合国安理会决议表示赞赏,指出事态发展至此“不能被接受”,而这一切都由美国“不负责任的行为”所引起,是美国背弃了此前的承诺。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1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