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南非大选非国大志在必得,但该如何迈过不平等和经济两道坎?

党内腐败、经济停滞、失业率走高,南非政府将面临多重挑战。

拉马福萨参加2018年金砖五国领导人会议。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记者 | 肖恩

当地时间周三(5月8日),南非大选拉开帷幕。截至北京时间9日18:00,在已统计的35.94%投票中,执政的非洲人国民大会(非国大)得票率为55.75%,远超第二位的民主联盟(24.97%),前景非常乐观。正式结果预计将在11日之前公布。

这是66岁的现总统西里尔·拉马福萨(Cyril Ramaphosa)去年上任以来第一次大选,也是该国结束种族隔离政策后第六次大选。而志在必得的拉马福萨背后,却是一个已经被腐败侵蚀的政党和一个内外交困的国家。

据官方统计,参加本次大选的注册选民有2670万人,约占南非总人口的47%。本次大选共有48个政党参加。选前民调也显示,非国大优势明显,获胜几无悬念。自1994以来种族隔离政策结束以来,非国大就一直处于执政党地位。

南非种族关系研究所最新民调显示,在投票率达到70%的情况下,非国大将会获得53%的选票,民主联盟和经济自由战士党将分别获得24%和14%的选票。

南非选民在投票时选择的是政党,获得半数以上选票的政党即成为执政党,其领导人将就任总统。选举采用比例代表制,即各政党按照得票比例获得相应数量的议席。也就是说,一个政党在全国范围内每获得0.25%的选票,就可以获得议会400个议席中的一个。

尽管看似已十拿九稳,但还有另外两个不确定因素揪着拉马福萨的心。一是非国大的得票率。2014年大选时,非国大的得票率有62.2%,而在2009年大选中非国大获得了69%的支持率。如果这次非国大的支持率跌至60%以下,拉马福萨将面临来自党内竞争者的施压,而他们有很多人都是前总统祖马的亲信。两个主要反对党民主联盟和经济自由战士党也可能会获得更多议会席位,增加非国大日后施政的阻力。

其次是各选区省份的归属,尤其是最富有的豪登省。2014年大选时非国大也赢得了除西开普省(Western Cape)以外所有省份支持,而作为南非第二富有的西开普省一直由民主联盟党掌控。但过去五年,非国大在豪登省的支持率有所下滑,2016年的地方选举中就有不少选民转而支持其他政党,其中两座最富裕的城市约翰内斯堡和首都比勒陀利亚都落入了民主联盟党之手,使非国大感到前所未有的压力。

在失业率居高不下的背景下,受社会经济形势影响较大的年轻人群体对政府信心不足,使得非国大以往的压倒性优势在逐渐减弱。据英国广播公司(BBC)援引当地调查显示,有600万30岁以下的年轻人并没有登记投票。

今年23岁的古姆代(Lucky Gumede)表示,所有的政党都在做同一件事:许下承诺,再打破它,因此投票对他来说毫无意义。25岁的诺法拉(Toto Nophala)则称,只要给他一份工作,他愿意为任何人投票。

对于很多对种族隔离政策没有深刻印象的年轻人来说,他们看到的仍是这个国家不尽人意的公共服务、高失业率和不平等现象。根据世界银行的统计,目前南非15-24岁的年轻人中有一半没有工作,成为全球年轻人就业率倒数第三的国家。但整体上看,南非白人聚居区的失业率仅有7%左右,接近全球平均水平。“空洞的承诺”成为年轻人贴在政府身上的最显眼的标签。

此外,尽管该国实现民主已有25年,世界银行还是将南非评为最不平等的国家,涉及收入、发展机会和必要的公共服务等。根据世界银行给出的数据,2011年到2015年,南非最富有的10%人掌握着全国71%的财富。而南非人口中有55.5%生活在贫困线以下(月可支配收入低于83美元,约合564元人民币),其中绝大部分是有色人种,64.2%是黑人,而白人仅占1%。根据《金融时报》报道,南非黑人家庭收入平均比白人家庭低20%。

黑人是南非受贫困影响最大的群体。图片来源:CNN

非国大内部的腐败也使得其他年龄段的选民对该政党和拉马福萨的态度两极化。57岁的工人肖克(Reckson Chauke)把票投给了非国大,并表现出了对马拉福萨绝对的信任。他表示,拉马福萨在反腐败上已经做了很多。而1994年就开始投票的索托恩(Johanna Sothoane)却第一次没有把票投给非国大。她表示非国大党内的腐败是事实,她已经对此感到厌烦,而拉马福萨并没能说服她。

25年前,曼德拉率领非国大在多民族民主选举中胜出,结束了统治南非43年的种族隔离政策。2017年,拉马福萨当选非国大主席,次年接任祖马成为总统,如今南非国内对拉马福萨个人的支持率已然高于他背后的非国大。如何解决非国大的腐败,同时抵抗反对党崛起的力量,是马拉福萨不得不面对的两个首要问题。

南非社会研究公司公民调查(Citizen Surveys South Africa)3月的一项民调显示,79%的南非民众认为腐败正在加剧,只有22%认为国家正在朝正确的方向走。

鉴于此,反腐成为拉马福萨竞选的核心内容。在选举前非国大最后一次集会上,他公开对非国大党内官员进行了严词批评,称没有人能对腐败作出任何解释,并承诺会顶住所有压力打击腐败。在前往投票站投出自己的一票后,拉马福萨向记者承认“腐败已经阻挡了解放的道路”,并为此表示抱歉。一年多以前,祖马就因为丑闻缠身而提前卸任。

疲软的经济和土地改革也在动摇着非国大在南非的地位。作为非洲工业化程度最高的经济体,南非经济在过去25里起伏较大。自2013年以来,南非经济增长率从未超过2%。2018年,受到年初旱灾的影响,南非经济增长率约为0.8%。2019年经济增长率预计有1.5%。

南非经济发展状况。图片来源:世界经济论坛

世界银行的区域主管乌姆(Paul Noumba Um)在《克服贫困和不平等》报告中指出,南非经济具有双重性,既是一个小范围的高技术、高生产力经济体,又是一个大范围的低技术、低生产力经济体。这种双重性就导致了工资水平上的高度不平等,进一步反映了劳动力市场的两极分化。

根据世界经济论坛2018年全球竞争力报告,南非位居140个经济体第67位,较之前下降了5位,主要原因是传染病增加和犯罪率上升,对经济增长和国家发展产生负面影响。

BBC驻约翰内斯堡记者哈丁(Andrew Harding)表示,非国大的困顿现状促使其采取激进的手段,计划将更多的土地在短期内交到占人口绝大多数的黑人手里。目前占人口少数的白人仍掌握着南非的大部分土地。去年,非国大宣称将推动修改宪法,允许无偿征收土地。在此之前,非国大采取的是“自愿买卖”的模式,由政府从白人手中购买农业用地,再重新分配给黑人,但进展缓慢。

民主联盟党则表示,土改不应该是粗暴地将土地从一个人手里转移到另一个人手里,而是主张在政府预算中将土改置于首要位置,以及腾出闲置的政府土地。

此外,彭博社非洲经济学家博隆德(Mark Bohlund)指出,快速增长的劳动力和停滞的经济之间的矛盾将是下任南非政府要面临的核心挑战。但要如何应对挑战,南非人民还在等待拉马福萨的答案。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2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