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告知承诺或将取代繁琐证明,“证明你妈是你妈”等奇葩证明将消失

“这种方式大大减少了老百姓到行政机关跑腿,还要到其他机关开具证明办事的麻烦,大大节省了老百姓和企业办事的成本。”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根据司法部近日通知,在未来5年里,曾让人“跑断腿”的证明程序,一度困扰民众的奇葩证明将逐渐消失,被书面的告知承诺取代。

2019年5月14日,司法部公开《开展证明事项告知承诺制试点工作方案》,确定在天津、河北、辽宁、上海、江苏、浙江、福建、山东、广东、海南、四川、陕西、甘肃等13个省(市)和公安部、司法部、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自然资源部、交通运输部等5个国务院部门开展证明事项告知承诺制试点。

据司法部行政执法协调监督局局长赵振华公开介绍,证明事项告知承诺制是指行政机关在办理有关许可登记等事项的时候,以书面的形式将法律法规规定证明的义务或者证明条件一次性告知当事人,然后申请人书面进行承诺,已经符合这些条件、标准和要求,同时也愿意承担承诺不实的法律责任。这时候行政机关就不再向其索要证明,直接予以办理。之后,行政机关通过核查、网上信息互联互通来审查这些条件。

“这种方式大大减少了老百姓到行政机关跑腿,还要到其他机关开具证明办事的麻烦,大大节省了老百姓和企业办事的成本。”赵振华称。

这一举措的背景是,人们取消繁琐证明的呼声由来已久,一系列证明事项正被迅速取消。

近年来“证明你妈是你妈”等奇葩证明屡被曝光,繁琐而重复的证明要求一度饱受诟病。2018年6月,国务院第11次常务会议决定,顺应企业和群众呼声,全面清理各类证明事项。

按照国务院要求,凡没有法律法规依据的一律取消,能通过个人现有证照来证明的一律取消,能采取申请人书面承诺方式解决的一律取消,能被其他材料涵盖或替代的一律取消,能通过网络核验的一律取消,开具单位无法调查核实的证明一律取消。

随后,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做好证明事项清理工作的通知》。司法部先后印发了多个文件,组织各地区、各部门开展的证明事项清理。

司法部印发的《全面深化司法行政改革纲要(2018—2022年)》提出,在统筹推进行政执法体制机制改革方面,将大力推进证明事项清理工作,组织各地区、各部门彻底清理证明事项,清除奇葩证明、循环证明和重复证明,组织各地区、各部门公布并持续完善证明事项清单,推行证明事项告知承诺制试点工作。

尽管司法部开出了“五年为期”的时间表,但直观的数据显示,此项工作的推进速度较为迅速。截至2019年4月底,各地区、各部门共取消证明事项13000多项,其中,各地区取消地方性法规设定的证明事项400多项、地方政府规章和规范性文件设定的11000多项、无依据的500多项;各部门取消部门规章和规范性文件设定的证明事项1100多项。

从种类上看,此次司法部组织清理的证明事项主要涉及五类:一是对法律事实的证明,如身份证明、出生证明、死亡证明;二是对法律关系的证明,如亲属关系证明、婚姻状况证明;三是对资格、资质、能力或水平的证明,如职称证明、培训证明;四是权利归属证明,如住所、办公地点、检测场所使用权或所有权证明;五是其他客观状态的证明,如备案证明、验资报告、收入证明、住房公积金提取证明等。

当大量的证明事项被取消,相关替代方式应运而生。“对不能直接取消的证明事项,通过法定证照、书面告知承诺、政府部门内部核查和部门间核查、网络核验、合同凭证等方式办理。”司法部副部长刘振宇在发布会上公开表示,司法部的一项重点工作是做好证明事项告知承诺制试点工作。

事实上,告知承诺制并非鲜事,但此前更多应用于商业许可、建设项目审批和市场监管等行政审批领域。上海作为国内最早实行行政审批告知承诺的城市,早在1999年,就率先开展了行政审批告知承诺制度的改革试点。

“证明事项告知承诺制是政府办理公民事务中的一种创新,大大简化了办事流程,以公民的承诺来代替复杂的证明信息收集、传递、验证过程。”上海政法学院副教授龙怡称。

“告知承诺制一定程度上引进了服务行政的理念,实现了行政机关向现代的契约化和柔性管理化方向转变,提高了群众参与行政管理的民主开放度。”上海市法学会理事李孝猛也认为,告知承诺制既降低了行政管理成本、提高了行政效率,也减少了申请人的成本费用。

但不可忽视的是,告知承诺制此前在行政审批领域实践中出现的诸多困境与风险。

龙怡提到,“研究表明,告知承诺制应用最多的卫生许可证办理和工商企业注册登记实践中,也出现了一些问题。比如未履行许可条件,可能给第三方带来风险;事后监管困难,削弱了行政管理效能,导致卫生监督工作量的大幅增加等等。”

李孝猛则曾撰文称,“告知承诺制的法律属性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因为其关系到行政审批机关、申请人以及第三人的权利义务和责任承担,同时,告知承诺制的法律属性问题一直没有明确。”

针对这些潜在风险,赵振华表示,“将通过全国一体化的在线政务服务平台、国家数据共享交换平台、全国信用信息共享平台、政府部门内部核查和部门间的行政协助等方式对申请人承诺的内容进行核查。”

此外,司法部也将探索建立失信惩戒模式,依法建立申请人的诚信档案和虚假承诺的黑名单制度,加大失信联合惩戒力度。

龙怡则建议,“告知承诺制作为我国传统行政许可实施方式与西方发达国家的行政许可实施方式的中间产物,要想在我国发展推广必须有完善的社会征信体系。应该完善预审制度并加快社会信用体系建设。”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13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