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浓烟之下:被烧毁的城市空气

在空气污染面前,我们都是“小强”。

说起火焰可能带来的危害,人们通常会想到这样的关键词:毁灭,废墟,灰烬,财产损失,人员伤亡——肉眼可见的伤害往往占据人们最多的注意力。而那些建筑倒塌扬起的烟尘,树木烧毁遗留的粉末,化学物品释放的有毒气体,以及烟雾中近乎隐形的污染颗粒物,若没有明显的气味和形态,便极易变得“不值一提”。

这些不起眼却有百害而无一利的物质,其源头可以是一场毁灭森林的大火,也可以是一个用脚便可踩灭的小火堆。它们有的来自于大自然的不可抗力,有的受人为因素影响,成为一种传统或方法不断延续。但当滚滚浓烟在城市上方升起,便意味着火焰在“不问出处”地、以其独有的节奏消耗吞噬着燃烧物,并将自己近乎无形的“武器”洒向大地。在人口密度大的城市里,一呼一吸,人们便可中招。

 

“不可抗”的自然之火

近日,因为森林和灌木丛引发的大火四处蔓延,墨西哥首都墨西哥城被笼罩在烟雾之中。如乌云蔽日一般,城内一度难辨黑夜白昼,能见度极低。

大火烧毁了约413公顷的草地、灌木丛和其他易燃植物。而由于墨西哥城地处山谷,加上高压天气系统的影响,浓烟进入城内便难以散去,连带着空气中的污染物一同被困在谷底。

墨西哥城政府做出反应,宣布进入空气污染紧急状态,提醒民众尽量留在室内不要外出,并对机动车实施限行。墨西哥足球甲级联赛也推迟了原定于15日在首都举行的比赛。

墨西哥城的名字经常与空气污染联系在一起,这里的人们也早已对污浊的空气司空见惯,但窗外模糊不清的街景也使不少人警惕起来:市内主干道上骑车、轮滑或做有氧运动的人比往常少了一些,出行的人们也纷纷戴起了口罩。

当地时间2019年5月14日,墨西哥墨西哥城,空气污染严重。
当地时间2019年5月14日,烟雾笼罩下的墨西哥城。
当地时间2019年5月14日,墨西哥墨西哥城。空气污染严重,出行的人们戴起口罩。
当地时间2019年5月14日,墨西哥墨西哥城。空气污染严重,出行的人们戴起口罩。
当地时间2019年5月14日,墨西哥墨西哥城。烟雾之中的日落。

去年在加州肆虐数十日的山火直窜入城,破坏了大量房屋,引得居民纷纷逃离。在火灾期间,一家收集空气质量检测的网站“Berkeleyearth”数据显示,北加利福尼亚、旧金山、斯托克顿和萨克拉门托这几座城市进入了世界“PM2.5污染最严重的城市”名单。旧金山与火灾严重的纳帕县直线距离大约60公里,但市内也已被橙色的火光和烟雾笼罩,且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烟味。

即使加州的学校大多以停课的方式应对恶劣的空气,但一些学校仍无法处理学生咳嗽出血或出现呼吸疾病的状况。而由于口罩的储备严重不足,学校附近商店的口罩也早早售罄,竟导致“学生高价倒卖口罩的‘荒谬’事件”频频发生。

火灾产生的烟雾释放出微小的颗粒物,足以伴随人们的呼吸穿过鼻腔进入肺部。据《柳叶刀》的一项研究显示,空气中的可吸入颗粒物会加重哮喘,降低肺功能,增加心血管事件包括中风的风险。哈佛大学大气化学和环境工程教授Daniel Jacob表示,在世界“PM2.5污染最严重城市”名单中,印度的城市占据了大多数席位;而这些受到大火影响的地区,其污染程度比起印度污染最严重时,有过之而无不及。

当地时间2018年11月9日,美国加州山火肆虐。
当地时间2018年11月17日,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奇科市。一只小狗也戴起口罩。
当地时间2018年12月10日,美国加州,成千上万英亩的土地被野火烧毁,数百栋建筑变成灰烬。
当地时间2018年11月9日,美国加州山火肆虐。

 

人为“生起”的大小火堆

在中国,每年都有那么几天,星星点点的火堆会遍布在城市的大街小巷。“烧纸钱”是中国民间习俗之一,历经千年沉淀,如今的花样也越来越多:烧“汽车”,烧“别墅”,烧“手机”,烧“美元”。所谓“纸钱纸钱谁所作,人不能用鬼行乐”——“逝去的人在阴间会用纸钱”,人们即使对这一说法充满怀疑,也不影响他们以“烧纸钱”这一方式,在清明节或中元节等特殊节日里表达对亡灵的思念和哀悼。

然而,“烧纸钱”又会对空气质量产生怎样的影响?成都市环保局的一位负责人表示,焚烧纸钱所产生细颗粒物甚至比PM2.5、PM10的体积还要小,集中烧纸钱则会导致空气中PM2.5、PM10和一氧化碳等主要污染物的浓度明显上升。这些细颗粒物侵入人体肺部,对人体健康造成危害的程度堪比吸烟。

此外,许多纸钱作坊生产的锡箔纸钱,实际是用铅箔代替,燃烧后会产生大量的氧化铅。焚烧这类纸钱会使有毒的微粒在空气中漂浮,人体吸入呼吸道后严重时会引发铅中毒。如此看来,在那些众人集中烧纸的节日里,能够自如行走在城市街道中,穿梭在熊熊火堆间,也称得上是身体素质强大的表现。

如今中国很多地区已出台“禁烧令”,呼吁人们用更环保的方式祭祀先祖,例如以鲜花代烧纸、网上纪念堂、天堂信箱等。

2016年04月04日,江西省抚州市,清明节在抚州烈士陵园公墓,市民扫墓还保持传统烧纸钱等习惯,空气污染非常严重,这里航拍展示了烟雾缭绕的公墓场。
2016年8月15日,四川雅安,青衣江边,千人烧纸祭奠逝去的亲人,星星点点的火光连成一片红色。  华西都市报:杨涛
2015年4月5日,河南省濮阳市清丰县纸房乡一家纸扎店内,店主为顾客制作的清明节的祭祀品花样繁多。
2018年11月6日晚,河北秦皇岛,市民在海港区文明祭祀点位使用流动祭祀车。

在影视剧甚至现实中,当面对想要摆脱和抛弃的事物时,人们往往恨不得将其“一把大火,烧个精光”。火代表着完全毁灭,化为灰烬,风吹过便可了无痕迹。因为这种“安全”、直接又彻底的特性,火的使用也成为了人们在解决日常生活生产中遗弃物的有效途径——在众多对垃圾的处理方式中,焚烧是目前世界各国处理城市垃圾普遍采用的方法之一。比起卫生填埋和高温堆肥,焚烧不会占用大量土地,对垃圾的分类和成分含量也没有过高要求。

但焚烧垃圾这件事,远远没有“一把大火”来得那么简单。如今人们听到“垃圾焚烧厂”这几个字时,无论是在附近上学、居住或工作,都对它避之不及。在很多人心中,垃圾焚烧厂意味着刺鼻的气味和脏乱的环境,其排放出的漫天烟雾中甚至还可能藏着有毒的气体。这种想法的产生不无道理——垃圾焚烧过程中产生的有毒物质多达几十种,其中包括毒性强大的二噁英气体、加重雾霾的酸性气体及烟尘、以及可依附于空气的重金属颗粒等。

比起利用设备降低污染的垃圾焚烧厂,露天焚烧垃圾对环境和人体健康的危害更为严重——露天焚烧一个家庭产生的垃圾所释放出的有害物质,堪比一个垃圾焚烧厂的排放。并且由于设备的缺席,该过程会产生大量有毒致癌气体,可直接导致肺癌、呼吸道感染、哮喘等多种疾病,对人体健康伤害极大。

当地时间2018年12月12日,法国巴黎郊区的一家垃圾焚烧厂烟囱冒出浓烟。
2015年7月13日,海口市扩建垃圾焚烧发电项目,预计可满足市周边5至10年生活垃圾处理。
当地时间2018年6月6日,海地太子港,垃圾焚烧。

身处并不会被“一击毙命”的“毒气”中,人们该如何应对?

此次墨西哥城火灾引发空气污染,即使政府发出警报劝告人们留在室内,也并没有打乱大多数人的外出计划。生活在墨西哥城的28岁的奥利维亚·梅扎,在烟雾弥漫的周日仍穿着轮滑鞋出门遛狗。

“不知道为什么,我已经习惯这里的空气了。”梅扎说,“我们就像蟑螂一样,很难被杀死。”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 更多精彩内容与互动分享,请关注微信公众号“乙未光画志”(ID:JMmoment)和界面影像新浪微博

 

0

相关文章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