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收购狂”长城影视的“资本之殇”

深陷泥潭,长城影视拟增资扩股的方式进行“自救”。

文|壹娱观察 一弓人

中国股市一片“飘绿”。这其中包括曾经狂飙激进并购的长城影视。

2018年年报发布后长城影视连续3个交易日跌停,稍微回暖后,上周5月6日长城影视又吃了一个跌停。

在这份财报中,长城影视实现营业收入14.47亿元,亏损了4.14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344.04%;扣非后亏损4.31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500.52%。而在当日发布的2019年一季度财报中,长城影视仍然在持续亏损,金额达到了1093.57万,同比下降了40.6%。

审计机构称对长城影视的持续经营能力产生重大疑虑,长城影视2018年财报被出具带强调事项段的无保留意见。而在上周5月6日晚,长城影视发布了2019年以来公司第三次部分银行账户被冻结的公告,合计11个银行账户被冻结。

长城影视是一家典型依靠资本运作扩张业务的影视公司,在其狂飙突进的收购历史上曾创下4年收购近20家公司的“辉煌”。2015年后并购政策趋严,长城影视企图收购顾长卫家族的首映时代,最终以失败告结。此外主营业绩不佳,各项财务指标纷纷均“暴雷”。

影视借壳第一股的并购扩张

长城影视原名江苏宏宝五金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江苏宏宝”)。2013年长城影视以22.9亿元借壳江苏宏宝上市,2014年6月江苏宏宝正式更名为长城影视,成为A股首家借壳上市的公司,此后有欢瑞世纪、完美世界等采用这一资本运作方式实现“变身”。

借壳上市后,长城影视便开启了“买买买”的模式,据公开资料显示,目前其主营业务有影视剧、广告及实景娱乐。壹娱观察(ID:yiyuguancha)粗略统计,长城影视借壳上市后在4年时间内累计耗资近30亿元参与并购18家公司。

2014年,长城影视以作价合计不超过3.24亿元的价格收购上海胜盟100%股权、浙江光线80%股权;2015年长城影视自筹资金12.21亿元收购东方龙辉60%股权、上海微距60%股权、上海玖明51%股权、浙江中影51%股权、诸暨创意园100%股权。

2016年长城影视4.51亿继续收购东方龙辉30%股权、上海微距30%股权、上海玖明25%股权。而在2017年后长城影视仍多次修改交易方案,拟收购首映时代,在被证监会否定交易方案后,2018年长城影视宣告终止收购首映时代。

在长城影视收购的公司中,其中不乏广告公司和影视公司。但在2017年后,长城影视似乎将其目标转向了旅游行业。

壹娱观察发现,长城影视收购过南京凤凰假期旅游等9家旅行社51%股权、4A级景区安徽马仁奇峰文化旅游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马仁奇峰文化”)64.5%股份、淄博新齐长城影视城有限公司83.34%股权,耗资共计9.2亿。

壹娱观察还注意到,在这耗资近30亿元的18起并购中,其中收购的资金多来自长城影视的自筹资金。而从其对多家影视公司的收购方式来看,对于当时的长城影视来说,似乎根本“不差钱”。

有投资人告诉壹娱观察(yiyuguancha),并购的方式比自身的公司更加容易扩展公司规模,撑大市值,但完全依靠并购不利于公司的长远业绩。

靠收购迅速“增肥”,2014年-2016年长城影视的营收和净利润均呈正增长。但在这4年的收购中,公司营收与净利增幅却背道而驰,增幅分别为144%、-14%。2014年-2017年,长城影视实现营收分别为5.1亿元、9.93亿元、13.56亿元、12.45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97亿元、2.32亿元、2.56亿元、1.70亿元。

2018年年报显示,长城影视收购的上海胜盟、浙江光线、东方龙辉等16家公司的商誉账面资金有13.5亿元,2018年计提的商誉为3.77亿元。商誉计提后,年报显示,长城影视账面上还有9.73亿的商誉,占该公司净资产的183.55%,商誉金额超过了公司的净资产。

从长城影视近5年的业绩看,在2017年后公司净利润、营收开始大幅下降。2018年,长城影视旗下两家广告公司上海胜盟和浙江光线业绩过了承诺期,造成商誉减值。计提商誉后,长城影视的业绩经过了“大洗澡”,2018年公司亏损金额达到了4.14亿元。

长城影视近5年业绩  数据来源:网络公开数据

影视业季疲乏,转向旅游业务

曾拍摄出《红楼梦》《大明王朝》《武则天秘史》等传统知名影视剧,长城影视在行业中树立了传统剧的地位,但人们对长城影视的印象也如这些影视剧一样停留在了过去。

2018年长城影视的巨亏还与影视业务的下降有关。长城影视2018年影视业务实现营业收入6134.91万元,同比下降了69.8%,6000万的营业收入可能也只是一部中型网剧的收入。长城影视称收入主要来源于电视剧《大西北剿匪记》《末代皇帝》《孤单英雄》《太平公主秘史》《五星红旗迎风》等剧。

但是影视业务的营业成本为9047.46万元,毛利率为-47.47%。也就是说,长城影视还需要贴钱制作或发行《大西北剿匪记》《末代皇帝》等剧。

事实上,长城影视的影视业务自2016年就开始显露“颓势”。2016年长城影视影视行业营收为3.74亿元,同比下降5.49%,2017年影视业务收入为2.03亿元,同比下降了45.64%,长城影视有靠收购首映时代来实现影视行业业务增长的“驱动”。

2016年,长城影视公告了收购首映时代的方案,交易价格为13.56亿元,增值率高达3168.99%。交易案被否后,新的交易方案为长城影视10.6亿元收购首映时代87.5%股权,首映时代估值为12.1亿元。相比于13.56亿元,首映时代的估值下降。但是,最终还是没有“过会”,2018年9月,长城影视最终不得不放弃收购,其影视业务的业绩也一直萎靡不整。

过去长城影视能够打造《红楼梦》《大明王朝》这样的剧,这些剧无论是道具、演员的服饰或者制作的时间成本都比一般的剧高,但是爆发力又很难像偶像剧一样引发关注。

从2018年年度的营收情况来看,长城影视开始转向了广告和旅游。

2018年长城影视广告业务保持稳定发展,实现营业收入8.05亿元,比上年同期增加11.77%。公司广告营销板块主要由上海胜盟、浙江光线、上海微距、东方龙辉、浙江中影、上海玖明6家子公司构成。

另外报告期内,长城影视实景娱乐板块取得大幅度增长,实现营业收入5.80亿元,同比增长80.41%。其中子公司马仁奇峰游客量突破107万人次,实现净利润7172.46万元。另外在2018年,长城影视对外投资设立了金寨长城红色教育基地有限公司。

长城影视公司延伸业务:马仁奇峰玻璃桥  图源于长城影视公司官方网站

在2018年财报中,长城影视认为“诸暨长城影视很好的完成了公司内部剧组及外部剧组的拍摄及取景工作,接待剧组约10个”。但在2019年1月,长城影视却宣布要将诸暨影视城(即“诸暨长城影视”)100%股权以3亿元的成交价格转让出去。

2015年6月,长城影视支付3.35亿元现金,购买诸暨影视城100%股权,将其变为公司的全资子公司。转让价格低于购买价格,长城影视收到了深交所的问询函。曾有媒体暗访诸暨影视城,发现其设施陈旧维护欠缺,收入模式有待改善。

深陷泥潭 贱卖诸暨影视城

“贱卖”诸暨影视城引发的关注,但长城影视在资产负债及违规担保、银行帐户冻结却又是其“买买买”后的后遗症。

2019年4月29日,长城影视新增逾期债务公告,公告显示长城影视新增1.73亿元的债务,此前,3月9日,长城影视还发布过债务逾期约1亿元。另外控股子公司淄博新齐长城影视城有限公司逾期金额为 1578.86万元。2018年年报显示,经审计后长城影视净资产为2.38亿元,截止目前逾期债务就已经超过了其总资产。

事实上,长城影视的资产负债率居高不下。2013年到2018年,长城影视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35.43%、60.45%、66.18%、75.76%、82.41%。从其资产负债率的变化来看,长城影视在2014年开始高杠杆运行,而这一年也是长城影视开启多项现金收购的模式。

在其两次逾期债务公告中,长城影视均称公司目前正通过加快回收应收账款、降低对运营资金的消耗等方式保证日常经营活动资金需求。长城影视2019年一季度报告显示,公司营收账款为7.55亿元,但是其负债合计达到了23.48亿元。

负债之下,长城影视多家银行账号被冻结。冻结金额不多,长城影视居然称冻结的账号里不会存放大量资金,公司主营业务并未通过这些被冻结的银行账号。长城影视还试图安慰投资者,执法部门可能还并未查到其主要银行账号。

除此之外,长城集团还涉嫌违规担保,违规担保金额达到了3.5亿元。受此影响,长城影视控股股东长城集团的股份被轮后冻结中。截至发稿,长城集团持有长城影视股份 1.95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7.12%,累计被司法轮候冻结 1.7亿股,累计轮候冻结10 次,占公司总股本的32.37%。

深陷泥潭,长城影视拟增资扩股的方式进行“自救”。4月18日,长城影视发布公告,公司控股股东长城集团及实控人赵锐勇、赵非凡与科诺森签署合作协议,科诺森拟对长城集团增资扩股不低于15亿元或与长城集团开展股权合作。

但这15亿能否拯救业绩下滑、处于债务危机中的长城影视?还需要拭目以待。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