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美国大学录取新增“逆境分”,促进公平还是矫枉过正?

“逆境分”总分为100分,50分以上为“条件艰苦”,50分以下为“环境优渥”,学生条件越不利,分数越高。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潘金花

美国学术能力评估考试(SAT)主办方全美大学理事会(College Board)决定为考生新增“逆境分(adversity score)”,将学生的社会、经济背景纳入考量。有高校人士认为这将有效促进生源的多元化,但也有批评声指出,如此一来高校的录取过程将变得更加不透明,甚至可能出现反向歧视。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新增的“逆境分”全称为“总体不利水平(Overall Disadvantage Level)”,是“环境背景评分表(Environmental Context Dashboard)”的一部分,总分为100分,其中50分为中间值,50分以上为“条件艰苦”,50分以下为“环境优渥”,即学生上述两大条件越不利,分数越高。

“逆境分”将考量15个因素,覆盖社区环境、家庭环境、中学环境三大领域,包括社区犯罪与贫困率、家庭收入与教育水平、中学课程严谨度与免费午餐比例等。“逆境分”仅会随SAT得分等资料一同送往高校招生办,学生本人将不会被告知。

美国大学理事会首席执行官大卫·科尔曼(David Coleman)说,理事会一直致力于挖掘被埋没的人才,“有许多出色的学生,他们在(SAT)分数上会低一些,但他们克服了更多困难。我们不能对SAT分数所反映的贫富差异坐视不理。”

素有“美国高考”之称的SAT一直都被批评展现的是学生的“财力”,而非学术能力。《华尔街日报》指出,白人学生的SAT分数平均比拉美裔及非裔学生高出133分与177分,父母收入超过20万美元的学生,也比家庭收入在6万美元(美国家庭收入中位数)以下的学生高出约170分。

根据家庭收入、种族、父母教育水平的不同,SAT分数所体现出的差异。数据来源:美国大学理事会

今年3月曝光的美国史上最大宗高校招生舞弊案,再次将SAT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为让孩子有机会入读名牌高校,涉案家长支付了几万至几十万美元的贿款,通过修改答案、雇人代考等形式提高了孩子的SAT分数,引发公众对考试漏洞与教育公平的大讨论。

美国大学理事会选在这个时机宣布新增“逆境分”,一方面也平息了美国社会的批评声浪。SAT总分现为1600分,1400分即算作高分,科尔曼表示,同样的分数,一个来自条件艰苦的学生,一个来自环境优渥的学生,前者的潜力会更让人刮目相看,“哪怕分数上差一点,但对比他们所经历的艰苦,(这样的表现)仍然令人惊叹。”

自去年起,全美已有50所高校采用了“逆境分”,美国大学理事会计划在今年下半年将范围扩大至150所高校,并于2021年在全美铺开。

耶鲁大学是首批采用“逆境分”的高校之一,该校本科招生办主任昆兰(Jeremiah Quinlan)表示,在耶鲁大学这几年录取的新生中,已有约20%来自低收入家庭或身为家庭第一代大学生,比例较前几年翻了一倍。昆兰说,“逆境分”更直观地体现了学生的经历,有效丰富了新生的背景。

杜克大学本科招生办主任古登塔格(Christoph Guttentag)也认为,“逆境分”可以促进教育公平。他说,“熟悉招生流程的人都清楚,机会原本就不是均等的。为能更深入地了解每一位申请者的背景,我们一直在努力,而这个工具将会是朝这个方向迈出的积极一步。”

但也有观点认为,“逆境分”不过是体现了SAT的片面。美国国家公平公开考试中心(National Center for Fair & Open Testing)公共教育部总监西弗尔(Robert Schaeffer)说,“‘逆境分’变相承认了SAT是一门‘马太效应式’的考试,脱离了学生的社区与家庭背景,就不该被使用。”

批评人士一直在呼吁高校以学生在中学的整体表现作为录取参考,这种看法得到了不少学校的认同,包括印第安纳州立大学、新罕布什尔大学在内的院校现已不再要求申请者提交SAT或ACT(同样用作大学本科录取参考的标准化测试)成绩。

虽然“逆境分”将学生的社会经济背景纳入了考量,但其本人无法知晓分数,美国大学理事会也未公开相关因素的具体考量标准,只表示将参考人口普查等公开数据,整个过程反而显得更加不透明

《华尔街日报》指出,许多来自中等家庭的孩子将因此进退两难。父母们倾尽全力,将他们送进私立学校,或是搬去更好的学区,这些条件都将被打上“优渥”的标签,但与更富裕家庭的孩子相比,他们的资源与机会却又相对有限。波莫纳学院招生办主任赛普(Adam Sapp)也说,“逆境分”有时无法真实展现某一类申请者的情况,比如拿着奖学金在寄宿学校读书但家庭收入较低的孩子,以及国际学生。

“逆境分”还可能会带来反向歧视。目前,美国已有八个州禁止了“肯定性行动(affirmative action)”,即不得根据种族、肤色等因素给予优惠待遇,一些追求多元化的高校也因为将申请者的种族背景纳入考量遭到了起诉,如哈佛大学就被指控歧视亚裔学生,对他们采用更严格的标准,但却对非裔与拉美裔学生多加照顾。根据美国大学理事会提供的数据,亚裔学生的SAT分数平均比白人学生还要高出100分。

佛罗里达州立大学教务助理副校长巴恩希尔(John Barnhill)也说,在名额一定的情况下,若给予家境与出身一般的学生更多机会,那么在家境优渥的学生中落后的个体自然会面临更激烈的竞争。该校也在去年采用了“逆境分”,其非白人学生的录取率从37%提高到了42%。

“逆境分”的考量因素并不包括种族,但其代表的少数背景同样能折射出学生的身份,可以算作是“肯定性行动”禁令下的擦边球。

20年前,在加州与华盛顿禁止公共教育领域的“肯定性行动”后,美国大学理事会也曾推出过一个类似的项目,名为“奋斗者(Strivers)”。该项目会根据学生的社会经济背景(包括种族)计算出一个SAT预计得分,如果学生之后的SAT实际得分比预计得分进步200分或以上,就会获得“奋斗者”称号,拥有少数背景的学生由于预计得分较低,往往能取得更大的进步,也因此更有可能因为具备潜力而被录取。但该项目很快就在学校、家长等各方的抵制下终止运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9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