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字节跳动为何推出“飞聊”?它像极了微信、即刻和豆瓣

一番体验下来,刺猬君觉得飞聊=微信+即刻+QQ空间+微博+豆瓣+聊天宝。

文|刺猬公社 石灿

编辑|铁林

5月19日夜间,一款名为“飞聊”的社交App在微信朋友圈大规模出现,很快,飞聊分享界面显示,它受到了微信的限制。

据天眼查信息显示,飞聊App来自字节跳动,介绍称,今日头条即将上线一款名为“飞聊”的重量级社交产品,不会内嵌在今日头条内,而是将推出独立 App。飞聊一周前在App Store上线,两天前进行了第三次版本更新。

飞聊App在App Store

去年,刺猬公社获悉,字节跳动研发了两款飞字开头的社交产品,一个叫飞书,一个叫飞聊。飞书与Lark对标钉钉,飞聊和多闪对标微信。

一番体验下来,刺猬君觉得飞聊=微信+即刻+QQ空间+微博+豆瓣+聊天宝。它主要有五个特色:

  1. 兴趣小组:在小组中与别人聊天;

  2. 生活动态:通过照片、视频、文字与好友分享自己的日常生活;

  3. 聊天互动:语音转文字,海量GIF表情包;

  4. 特效相机:美颜滤镜相机,有很多贴纸和配乐;

  5. 心情贴纸:很多贴纸,你随便选。

但飞聊的主界面与腾讯系的即刻App十分相似,二者都采用黄色作为主色调,即刻内容板最著名的是“我的圈子”,通过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的方式,用兴趣驱动人们的沟通欲望,“去发现有趣的即友”。

飞聊本质不是一款兴趣社交工具,而是一款兴趣社区产品,在以后的发展中,社区性质要大于工具性质,这也决定了它成为不了微信的对手。

但不妨碍飞聊的对手是腾讯系社交产品。飞聊在App Store的slogan是:让兴趣相遇。这slogan与即刻倡导的“找到自己人”十分相似,即刻对外的自我介绍是:“即刻”是一个聚集年轻人的同好社区。

飞聊的兴趣小组功能与豆瓣的小组功能很像,都通过兴趣集合一帮人,然后围绕同一个话题在一个小圈子里讨论。二者在产品设计上如出一辙,不过,飞聊的小组功能比较简单,豆瓣的小组功能比较复杂。

左边为飞聊动态,右边为豆瓣小组

飞聊的生活动态功能与微博动态、即刻动态、微信朋友圈相似,都用了相同的信息流展示方式。飞聊的整个界面主功能只有三个,“消息”“动态”和“我的”,它把通讯录放置到了界面右上角,弱化了通讯录社交,重点放在了社群运营、动态展示和用户设置上。

字节跳动收购锤子科技后,飞聊团队把聊天宝曾引以为傲的语音转文字功能用上了,你给好友发送信息有四个高频选择方式:直接拍照、发送相册图片、发送表情包、发送语音文字。

前两个不用多说,语音文字功能有三种选择:摁住按钮录下一段声音,可以选择同时发送文字和语音给好友,也可以仅发声音,或者仅发送语音转录出来的文字给好友。这一功能在微信尚未实现。

聊天界面中,飞聊团队把语音通话、视频通话、位置、名片和红包功能隐藏到了三级界面中。

在飞聊中拉好友的方式有三种。第一种,开通权限允许飞聊阅读你的通讯录;第二种,分享二维码或者邀请码给朋友,二维码传递场景多是腾讯系社交产品,比如微信、QQ和即刻。

在即刻社区里,有人说飞聊的设计非常有逻辑,质感很足,但也有人说涉嫌抄袭,“想打败即刻的不会是另一个即刻”。字节跳动为什么要推出一款新社交软件呢?

字节跳动一直在大文娱版图中试水,短视频、图文阅读都成功了,现在还差长视频和社交。这次推出飞聊,原因之一在于,多闪没能成功,或者说,飞聊一定会被推出来,多闪只是字节跳动攻占社交领域的一员大将而已。

因为它们的媒介出发点完全不一样,多闪从短视频出发,飞聊从图文出发,媒介能决定很多东西,比如信息密度、信息私密程度、语言表达形式,等等。

QuestMobile数据显示,今年2月春节期间,多闪最高日活跃度只达到1095.7万,春节后,用户活跃度下落,到了2月末,日活跃度徘徊在了454.7万。而来自艾瑞咨询、AppAnnie的数据都显示,多闪的表现呈疲软态势,排名和月独立设备数都在下降。

最开始,这款产品是打着与微信硬碰的架势而来的,开放公测阶段,人们涌向这款噱头十足的短视频社交软件,但因为条件限制,苹果版测试名额只有1万个,很快,名额被抢光,只有安卓版可以无障碍下载。

AppAnnie的数据

艾瑞咨询的数据

截至2019年1月12日,抖音的国内DAU已经超过2.5亿,MAU已经超过5亿。从体量上看,抖音已经成为一款国民级产品。

即便如此,抖音也一直存在着一个问题:大量用户在抖音上看到优质的内容后,想与上面的人进行互动,除了私信、评论以外,并没有更多的社交渠道给他们沟通交流。加上抖音内容在某些传播渠道上受到制约,抖音总裁张楠曾坦言,“基于短视频,抖音上的用户正在产生新的社交需求,而这些需求,并没有很好地被满足。”

多闪第一任产品经理徐璐冉曾分析,那些具体的需求源自于人性的恐惧。害怕别人对自己的动态评头论足,想发一条动态,最后放弃了;害怕个人空间被工作动态填满,想给自己找一个私人自留地;害怕社交压力带来的精神烦躁,想区别不同的空间场域;担心错过关心的人的动态,导致关系疏远,想用更丰富的互动方式来展现自己。

她提到的这些“痛点”功能,全被飞聊采用了。

多闪曾采用了国内外很多款主流社交软件流行的Story(故事)功能,比如微信视频动态、微博故事、ins故事、YouTube故事、Facebook故事,他们通常会把这个入口放在用户的头像里,点击头像就能看视频,这个功能让不少原本有些木讷的社交App焕发新生机,变得更有趣。

当初抖音选择用短视频切入社交领域,原因之一在于,如果它选择图文作为切入口挺进社交领域,一下子就要面对无数个国内外社交巨无霸,对于一个理智的初入者来说,强行介入巨头擅长的领域,想与之分一杯羹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经过了几个月的尝试,事实证明,短视频社交在目前并不成熟,也没有迅猛发展的趋势。相比于微信的简洁、直接、高效来说,多闪更像QQ,好玩、有趣。前者是刚性需求,必不可少;后者是软性需求,可有可无。

在抖音,最令人着迷的一部分并非短视频,而是短视频的留言区,那里集散了网友们的各种神逻辑,不少人因为有趣的评论而着迷于抖音。

但抖音的评论区并不适合评论,由于界面设计过于侧重信息流,很多有趣的评论没有被前置,为了展示更多评论,很多有趣的评论也会被折叠,如果这一设计能借鉴网易云音乐评论区,会变得更有趣。

这部分资源没有被利用起来,就浪费掉了,抖音团队曾经想用多闪把那部分用户传输到多闪,形成一个生态小闭环,但没有很成功。

飞聊本质上与皮皮虾、懂球帝等社区App相似——也就是产品将兴趣类似的网民连接到一起。如果抖音能把评论区的用户引到飞聊,这应该能成为一个重要流量入口。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